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穿越小说 > 情深不知所起 > 第134章 周总请自重

第134章 周总请自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34章周总请自重

    上了飞机,正当飞机准备起飞,空姐温柔地提示将手机关机或者调到飞行模式的时候,周亦白的手机忽然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周柏生打过来的。

    因为飞机要起飞了,所以,马上,周亦白接通了电话。

    “亦白,江年还活着,你见到她了?”电话接通,手机里,立刻传来周柏生不可思议的声音。

    “嗯。”淡淡的,周亦白答应一声,抬手轻抚了一下对面小家伙的小脸蛋儿,又道,“我现在起飞回东宁,回去之后再跟你说。”

    话落,他直接掐断了电话,然后,将手机调到了飞行模式。

    “小白,你是不是跟妈妈一样,每天有很多工作要忙?”看着周亦白挂断电话,小家伙脆生生地问他道。

    江年的私人飞机挺大的,只要是出行,飞机底部的货仓,就会装上两辆订制的防弹的迈巴赫,这两辆迈迈巴赫不仅防子弹,还能防一般的炸弹,就算是四个车轮都被打爆了的情况下,车子也能以每小时70码的速度前行。

    飞机上的空间就更大了,分好几个部分,厨房,卧室,工作室,浴室洗手间,还有娱乐区,客人专区,所以,周亦白在飞机上,只要江年不想见到他,便完全可以不用见到他。

    小家伙知道江年不怎么喜欢周亦白,所以,上了飞机后,便拉着周亦白去了娱乐区玩,江年和李何东便直接进了工作室,她和李何东这个董事长兼总裁的特别助理,确实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而这些事情,很多确实是机密,是绝对不能对外泄露的。

    当然,江年不想让周亦白上飞机,绝对不是因为怕周亦白偷听到了她的工作内容,会对她和华远集团不利,只是,纯粹不想看到他而已。

    “你妈妈很忙吗?”看着面前的小家伙,周亦白不答反问。

    “嗯。”小家伙重重点头,“妈妈很忙很忙的,以前多数时候,都是爸爸陪我玩,妈妈忙工作。”

    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周亦白英俊的狭长眉峰却是狠狠一拧,深邃的眉目间溢出心疼来,摇头道,“我不忙,以后我也可以像小卿的爸爸一样,陪着小卿玩。”

    “真的吗?那太好了!”立刻,小家伙高兴地大叫。

    周亦白点头,笑,“嗯,真的!”

    很快,飞机起飞,飞往东宁市,飞行的时间大概是三个小时左右,江年和李何东一起,立马就进入了工作状态,讨论关于j.m的重组问题。

    之前的j.m已经彻底成为了一盘烂棋,烂的不能再烂,现在,华远买下了j.m,由谁来接手j.m,j.m的文化要怎么转变,j.m以后的发展方向,所有的一切,都是需要江年来考虑,制定,所以,她很忙,真的很忙,忙到争分夺秒,半刻也不能浪费。

    在工作室里和李何东一起看了很多资料,讨论了大概一个小时后,空姐敲门进来,体贴地为他们送来了丰盛的午餐。

    “小卿呢?”待空姐布置好了午餐后,江年问她道。

    “回太太,小卿和周总一直在娱乐室里玩,玩的很开心。”空姐恭敬地回答道。

    “嗯。”江年淡淡点头,没有半点儿不放心,只是起身,淡淡吩咐李何东道,“何东,你先吃吧,我去趟洗手间,回来我们边吃边继续。”

    “好。”李何东点头,目送江年出去,不过,却并没有先动筷子。

    虽然江年在他的面前,从来不摆老板娘或者老板的架子,但是,对江年,李何东是从心底的敬佩,就像对陆承洲一样。

    飞机上,有四个洗手间,其中一个,就在工作室和娱乐室之间的位置,江年赶时间,便选择了最近的位于工作室和娱乐室之间的洗手间,当她去到洗手间的时候,却没料到,周亦白刚好从洗手间里出来,两个人面对面,差点碰上,还好,两个人都反应及时,刹住了车。

    看着站在洗手间外,近在咫尺,和自己不过隔了几公分远的眉目如画般的江年,周亦白那深邃的眸光,几乎是霎那就变得炙热起来,心跳的迅速,也不由自主地开始加快。

    “周总,如果方便完了,就请让一让!”淡淡的,江年掀眸看周亦白一眼,清清冷冷地开口道。

    “好。”近在咫尺,感受着江年身上比起以前来更加诱惑人心的气息,周亦白心跳如擂鼓般地答应一声,然后,与江年位置错开,让到了一旁。

    周亦白让开,马上,江年便进了洗手间,然后,“砰”的一声轻响,将洗手间的门关上,也将自己和周亦白,隔绝开来,在不同的世界里。

    她的世界,只有陆承洲,而他的世界,只有她江年。

    看着被迅速关上的洗手间门,周亦白站在门外,愣愣地看着那扇洗手间的门,然后,习惯性地去口袋里摸烟。

    不过,烟摸出来之后,才想起来这是飞机上,不能抽,所以,又放了回去。

    等在外面,大概两分钟的样子,洗手间的门又“咔嚓”一声,从里面拉开了。

    江年一抬眸,当一眼看到还守在门外,而且显然忐忑不安的周亦白时,她的眼底,一丝一毫的诧异都没有,直接便走出洗手间,然后转身要回工作室。

    只不过,她才走两步,她的手腕,便被一只被汗水打湿但却格外滚烫的大掌给拽住了,不得已,江年停了下来。

    “阿年,你回来了,真好!”握着江年的手腕,紧紧握住,看着她跟以前一样纤柔的背影,周亦白抑制不住,竟然微微湿了眼眶。

    听着“阿年”两个字,如此亲昵的称呼,又从周亦白那里脱口而出,江年的眉心一蹙,有些烦躁地倏尔回头,可对上的,却周亦白那双定定地看着她的猩红的眼。

    他在忏悔吗?在向她忏悔!

    呵

    江年笑了,意味不明的,她看着周亦白笑了,出口的声音仍旧是那样清清冷冷地道,“周总,你知道我现在最痛恨的是什么吗?”

    周亦白定定地看着她,哑着嗓子问道,“是什么?”

    “呵”淡淡的,江年又是一声冷笑,回答道,“不择手段地利用我儿子,达到自己的目的。”

    话落,江年用力一把从周亦白的大掌中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又抬腿,大步离开。

    周亦白站在那儿,靠在墙壁上,看着江年越走越远的背影,却是扬起唇角,笑了。

    骂他无耻也好,下流也罢,不择手段都好,只要能看到江年,看到她好好的,他都无所谓!

    “在等我吗?吃吧!”江年回到工作室,见李何东正拿着文件在看,没有动筷子,淡淡开口道。

    “嗯。”李何点头,放下文件,拿了筷子,先递给江年。

    江年接过,说了声“谢谢”,然后,开始吃午饭。

    江年的胃口不好,吃了小半碗米饭,两块牛肉和一些青菜后便放下了碗筷,李何东看到,不禁有些担忧地皱了皱眉头,看着她道,“江总,如果老板还在,看到您这样,他会很不安心。”

    江年看着李何东,拿过一旁的湿纸巾擦了擦手和嘴角,微微一笑道,“我争取晚饭的时候多吃点。”

    李何东看着她,只得无奈笑了笑,问道,“你决定让谁来出任j.m的总裁?”

    看着李何东,江年沉吟一瞬,淡淡道,“顾北吧。”

    “顾北?!”李何东手里还端着饭碗,拿着筷子,皱了皱眉,“他不会愿意的。”

    顾北是陆承洲的生前好友,比陆承洲年轻几岁,是位非常出色的职业经理人,在全球范围内都炙手可热,之前陆承洲曾请他出任另外一家收购的金融公司的总裁,但他拒绝了。

    江年淡淡一笑,“不试试怎么知道。”

    李何东看着江年,扬了扬眉,不置可否,只是又问道,“他人在英国,您打算亲自去请他?”

    江年点头,淡淡“嗯”了一声道,“总要有点诚意。”

    j.m集团是陆承洲的念想,华远既然买下了j.m集团,就绝对要把j.m做到行业最好,否则,她对不起陆承洲。

    “嗯。”淡淡的,李何东答应一声,因为他知道,江年其实跟陆承洲一样,他们一旦做出的决定,很难改变,并且,他们做出的决定,基本都不会有错误。

    “你赶紧吃吧,吃完我们再接着聊。”说着,江年起身,往舷窗边走去。

    万米的高空上,舷窗外,除了层层叠叠的白云,便是刺眼的万丈阳光,但是看着窗外,江年的唇角,却微微扬起一个幸福的弧度来。

    承洲,现在我离你的距离,是不是很近,舷窗外的阳光,是不是就是你的笑脸。

    我去请顾北出任j.m的总裁,由他来管理j.m,你也会赞同的,对吗?顾北他是我能想到的,最适合的人选。

    “太太,这儿有老板给您的一段视频,您要不要休息一下,先看看。”李何东匆匆把一碗饭吃完,然后擦了嘴角,拿了平板电脑,走向了江年。

    ——陆承洲给她的一段视频。

    几乎是立刻,江年便回头,看向了李何东手里的平板电脑。

    李何东看着她,把手里的平板递到江年的面前。

    江年接过,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李何东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出去,把究竟留给江年一个人。

    待李何东出去之后,江年来到位置上,坐了下来,然后,抱着平板,点开陆承洲留给她的视频,一瞬不瞬地盯着,看了起来。

    视频应该是在一年前左右录的,因为五年来,每陆承洲每一个阶段的样子,都深深地刻在江年的脑海里,不可能抹去,更不可能忘记。

    “小年,你还好吗?真想看到你开怀大笑的样子,抛下所有的忧虑,就像我们滑雪时你摔倒在我怀里,就像我们一起看到极光时你兴奋的跟孩子似的时候,那时候的你,美极了。”

    看着视频画面里对自己那般温柔宠溺的陆承洲,江年忍不住,几乎是霎那,便湿了眼眶,泪水汹涌,夺眶而出。

    “你应该去了马来西亚,买下了j.m,你应该也见到了周亦白。”

    ——周亦白。

    江年眉心颤动,泪水彻底模糊了视线。

    为什么在那么早的时候,陆承洲就已经预料到了一切,要提到了周亦白。

    “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想我提周亦白,但过去的有些事,我还是想让你清楚。”视频画面里,陆承洲仿佛看到了江年眼眶里涌出来的泪,那深邃又无比温柔宠溺的眉目里,溢出心疼来,“当年知道你和周亦白离婚之后,我很兴奋,马上就飞去了东宁,我当时的目的,就不止是让你加入华远集团,更大的目的,是让你爱上我,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所以,在那之前,我就调查了你和周亦白的所有事情,当知道你和周亦白并非真夫妻的时候,我更是欣喜若狂。”

    看着视频画面里变得有些兴奋的陆承洲,江年捂住嘴巴,笑了起来,但两行泪水,却如汩汩的小溪般,不断地流淌下来。

    原来,那么早之前,陆承洲就爱上了她。

    “不过,在调查你和周亦白的时候,我也调查到了一些别的事情,比方说韩潇是周亦白同母异父的哥哥的事情,比方说,韩潇和叶希影勾结,一个想要嫁进周家,一个想要得到周家的财产,联合陷害周柏生和周亦白的事情!你毕业答辩的前一晚,周柏生脑溢血入院,第二天,也就是你毕业答辩那天,叶希影和韩潇联手,利用周柏生和陆静姝逼婚周亦白,之后为了对付韩潇,周亦白重伤入院,所以完美的错过了营救你的时间。”

    视频里,陆承洲说着,忽然扬起唇角,无比俊朗地笑了起来,看着江年道,“小年,周亦白他不是不爱你,只是,他那时还太年轻,心还太软,考虑还不够周全,没有我的老谋深算,所以才与你失之交臂。”

    “呵老谋深算。”看着视频画面里的陆承洲,江年笑,“承洲,我就是喜欢你的老谋深算呀,我就是喜欢你,就是爱你。”

    “小年,你还年轻,你的人生路还有很长,在这漫漫人生路上,我不希望你孤孤单单一个人,在累的时候没有人可以依靠,在苦的时候没有人可以诉说,在寂寞的时候没有人陪伴,在漫长的黑夜,没有人拥你入怀!”

    “不,承洲”看着视频,听着陆承洲那无比轻柔的低低醇厚的嗓音,江年泣不成声,“承洲,我有你就够了。”

    “我不怕死,我最怕的,是我死后,你再也得不到幸福和快乐,答应我,我走后,敞开你的心扉,去接受其他的男人,让另外一个男人代替我,继续爱你,呵护你,陪你一直到老。”

    “不,不,不”视频结束,江年抱着平板电脑,也彻底哭成了泪人。

    她靠在椅背里,闭上双眼,紧紧地抱着平板电脑,仿佛那电脑就是陆承洲般,有他的温度,带着他的气息,两行泪水,无声无息,不断地从眼角的位置滑了下来。

    因为太过思念,又太过悲伤,又或许,是飞机上的噪音过大,以至于,她都完全没有注意到,外面一大一小两个人靠近的脚步声。

    “妈”

    外面,小卿拉着周亦白,正要来找江年,当他们走到工作室的门口处,小卿开口要叫妈妈的时候,周亦白立刻却伸手,捂住了小卿的小嘴,然后蹲下身去,对着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小白,怎么啦?”小卿的个头还不高,在门口的位置,没有办法看到工作室里,江年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里,紧紧地抱着平板电脑,闭着双眼泪流满面的模样,所以,他好奇地问周亦白。

    周亦白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和他商量道,“可不可以让我和你妈妈单独呆一会儿?”

    “你要干什么?”马上,小家伙闪着黑亮亮的大眼睛追问。

    “不干什么,我只是想和她单独呆一会儿,说几句话,绝对不惹她生气,可以吗?”商量的,周亦白征求小家伙的同意。

    “嗯,好吧,那我把妈妈先让给你一会儿,我呆会儿再来。”揪起细细的英俊的小眉头想了想,小家伙最终点头。

    周亦白笑,由衷道,“谢谢!”

    “不客气!”小家伙咧开小嘴一笑,这才松开了周亦白的手,转身离开。

    目送小家伙离开,周亦白这才站了起来,也不进去,就站在门口的地方,幽深的黑眸如泼墨般,无比沉重又疼惜的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了江年那张全是泪水的小脸上。

    她的小脸白净,不染一丝粉黛,透亮的泪水,从眼眶不断涌出,滑过她白净的脸颊,滴落在她胸前的位置,打湿了胸前衬衫的一大片。

    可是,江年那么悲伤,完全都没有察觉到。

    她为什么会哭,而且哭的这么伤心,这么难过,仿佛全世界都碎了。

    看着看着,周亦白的一颗心都跟着碎了,情不自禁的,他便抬腿,慢慢地朝江年走了过去,然后,抑制不住地抬手,温热干燥又带着微微粗粝的指腹,朝江年的脸上落了下去

    “承洲!”脸颊上那带着熟悉的触感传来,江年猛地睁开双眼,同时一声急切地低唤。

    也就在江年睁开双眼,唤出“承洲”两个字的时候,周亦白的手,彻底僵在了那儿,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整个人也僵在了那儿,连呼吸都被截断了。

    透过模糊的泪眼,当一眼确定了眼前的人不是陆承洲,而是周亦白的时候,江年眼里的悲伤与思念,瞬间被冷漠所取代。

    那种冷漠,拒人与千里之外。

    “谁让你进来的?”看着周亦白,和他那幽深的却无比疼惜的目光撞上,江年冷冷开口,没有一丝温度跟温情。

    “阿年,你在恨我,对吗?”看着江年,周亦白站着,江年坐着,一高一低,对视着,他的手还僵在那儿,就轻轻地落在江年的脸上,没有收回,可是,江年的气场,却绝对碾压周亦白。

    此刻的他,卑微到泥土里。

    江年看着他,也不拨开他的手,只是和他对视着,淡漠冷洌,低低地笑了,不答反问道,“周总,你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

    看着江年,明明她的眼眶全部都是泪,可是,泪光后的冷漠,却是那么的强烈,丝毫都不加掩饰。

    倏尔,周亦白便扬唇,笑了起来,低低道,“小舅妈,你干嘛一直‘周总’‘周总’的叫我,既然你是长辈,叫我亦白就好了。”

    “出去!”看着周亦白,江年命令的嗓音,又冷了两分。

    周亦白黑眸沉沉,无比灼亮,定定地看着她,却不为所动,僵在那儿的指尖,又再次落下,去拭江年脸上的泪水。

    但下一秒,江年撇开了头,低低警告道,“周总,请自重!”

    周亦白看着她,不但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对着江年那全是泪水的小脸,俯身下去

    “啪!”

    也就在他的脸离江年的脸还有十公分左右的距离,灼热的呼吸都已经喷洒到江年的脸上时,江年毫不迟疑地扬手,利落的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不大的工作室。

    被打了一巴掌,可是,周亦白却仍旧丝毫没有要退缩的意思,他就那样,和江年保持着仅仅十公分的距离,在她的上面,目光灼灼,无比深沉地看着她,和她对视着,他的指腹,还就落在江年的脸上。

    江年坐在那儿,微仰着头,冷冽又凌厉的目光,也看着他,丝毫没有要回避的意思。

    对视着,下一秒,周亦白的头继续压下去,滚烫的薄唇,就落在了江年的额头上。

    江年看着眼前那放大的俊颜,瞳仁猛地一缩,因为身子的椅子是固定的,她想避开都没有任何的机会,只得硬生生看着周亦白的脸迅速地压了下来,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啪!”

    也就在周亦白那滚烫的唇瓣落下的一瞬,江年再次扬手,狠狠一巴掌又甩在了他的脸上,因为两巴掌同时甩在同一个位置,周亦白的那张小白脸上,都浮现出了五个手指印来。

    不过,周亦白却丝毫都不在意,只是闭上双眼,在江年的额头上无比深情又深切地落下重重一吻之后,他才抬起头来。

    “周总,这里有监控。”说着,江年的眼锋,淡淡扫过正前上方的监控,嫣红的唇瓣冷冷一勾,“我可以随时起诉你。”

    “阿年,你在我的生命里失踪了五年,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失踪。”看着江年,周亦白的话,却是完全牛头不对马嘴。

    “呵”看着他,江年却只冷冷又讥诮地笑,“周总,一厢情愿,往往都不会有好结果,如果还是要呆在这里不走,那我只能叫人了。”

    “好,我听你的,现在就走。”像个怕惹怒了家长的小孩子,老老实实的,周亦白站直了身子,退开一步,“阿年,别生气,我现在就走。”

    话落,他这才转身,离开。

    江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眉心微蹙一下,抬手去试刚才被他亲过的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