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穿越小说 > 我的二货将军 > 正文卷 第四百三十章

第四百三十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想了半天,陌潇最终写下了几个字,“近来可好?”

    “就问这一句话?”陌潇皱了皱眉头,她很想问一问穆奕远是否看到了宫殇的自己亲吻的那一幕?可是该怎么说呢?

    陌潇紧皱眉头。

    半晌,陌潇心烦的趴在了桌子上。

    过了一会儿,陌潇抬起了脑袋,开口道,“不管他知不知道了,我还是都说了吧”

    “哎呀这件事怎么描述啊,万一,万一他因为这件事疏远我了怎么办”陌潇脸上带着悲伤,他心里很纠结,不知道该如何向穆奕远说这件事情。

    信件不知道写了多少次,作废的纸张被揉成一个球球扔在了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陌潇竟然爬在书案上睡着了。

    早上,陌潇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给吵醒了,她整了整惺忪的眼睛,看了看厮守的一片狼藉,随后打开门看向敲门的人。

    外面的下人没想到陌潇会自己来开门,微微愣了愣,开口说道,“庄、庄主,尚先生找您,已经在正厅等候了,说是有急事,是南方蛊毒的事情。”

    陌潇原本不想见的,但是又听到下人如此说,遍野只好撇撇嘴,点了点头。

    “好的,我知道了,”抹胸啊开口说道,“你告诉他我一会儿变过去。”

    “是。”

    下人行了礼连忙离开了,陌潇则转身洗漱收拾衣衫,然后穿戴整齐之后去了正厅。

    到了正厅,见到宫殇正坐在位子上平淡的饮茶,见到陌潇来了之后微微一笑。

    陌潇忍不住嘴角一抽,没好气的说道,“南方出了什么事?”

    “南方蛊毒越快来越严重,我们需要去一趟南方。”宫殇开口说道。

    “山庄里的事情尚未解决,我可没有空取关男方的事情。”陌潇开口道,意思很明显,不想跟着宫殇去。

    “山庄里的病人只剩下十几位,现在更是处在稳定期内,”宫殇开口道,“只要今天一天的时间,那些病人我们就会完全的治好,只是现在南方的情况十分的而不好,若是在任其发展下去的话,不出十天,南方必然引发又一次的动乱。”

    “什么?十天?”抹胸啊愣住了,“你确定?”

    “你还不信信我吗?”宫殇开口说道。

    “可是这件事,奕远着呢么沈萼梅也没有告诉我?”陌潇皱眉,心里有些不解。

    “你现在还响着穆奕远吗?”宫殇闻言,淡淡一笑,开口道,“她现在可是忙的很,想必是没有时间给你说这些事情的。”

    “等治好了山庄里的病人,我要先去一趟皇宫,”抹胸啊开口道,“否则我是不会去南方的。”

    “去见穆奕远吗?”宫殇嘴角忽然一笑,开口道,“他现在恐怕正在忙着那妃子的事情。”

    “什么?”抹胸啊愣住了,看向工商,一脸不可置信的问懂啊,“你在胡说什么啊,什么纳妃,不可能的。”

    “皇上这么长时间里没有妃嫔,现在皇上还是更加没有子嗣,这种事情自然是要加紧了。”宫殇开口说道,“他没有告诉你吗?唉这种事情,应该告诉你的。”

    陌潇现在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起身就要往外面走。

    “你干什么去?”身后的宫殇开口问道。

    “我要去找他。,”。陌潇开口说道,“我要找他问清楚”

    “难道你不管山竹u昂立的病人了吗?”宫殇开口问道,声音低沉而有力。

    陌潇闻言脚下一顿,她的心里十分的矛盾,如今南北宫殇这么喊住了,心底又开始了犹豫。

    那些病人必须进行及时的治疗,否则无异于是要死节奏。

    陌潇咬了咬牙,最后说道,“过来,跟我去一直那些病人。”

    “你别走那么快,”宫殇跟上了陌潇的步伐,忍不住抱怨道,“你即便走的再快,也得先医治完病人直呼才能走。”

    “说实话,我不想让你走,”宫殇开口道,“你去了也只能受苦。”

    陌潇只顾着走路,没有搭理旁边的宫殇。

    工商见陌潇还是不说话,便有开口说道,“你知道穆奕远的,他做事情十分的而冷静,如今我得到了这个消息,自然女士穆奕远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而决定,你去了只怕也不能改变什么,选举妃嫔,这一定是朝中大臣的提议,现在皇上的后宫闲置,没有一品一飞,正是他们的女儿侍候皇上,在后宫扎根的好机会。”

    他之前说过的,要许她做皇后,一生一世

    陌潇的心口忽然呢有些隐隐作痛,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你不要再说了,”陌潇吸了吸鼻子,稳住情绪,开口道,“我相信奕远,他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闻言,工商遍野不在说话。

    只是眼中的眸色有些深沉。

    陌潇很快就到到了后院的病房里里面,之间剩下的十几位病人正被细心地照顾着。

    “庄主。”病房内的人见到陌潇走了进来,纷纷行礼。

    陌潇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你们今天感觉如何?”

    “我们现在好多了。”其中一个病人开口说道,“至少现在意识是清醒的,但有的时候却不是。”

    “陌潇没有过得寒暄,就开始了。

    宫殇就在陌潇的旁边,伸手握着陌潇的手,而陌潇则是将手搭在了病人的手腕上。

    果然,一刻钟左右的功夫,病人的而起色就好了很多,体内的毒素也被彻底儿清楚了下来。

    抹胸啊没有过多的停留,她的心里十分的着急实际上,可是道最后几个的时候,陌潇却忽然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晕。”你怎么样?“工商开口问道,“别太着急,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

    陌潇闻言摆摆手,开口道,“我没事”

    “还说你没事?”宫殇伸手擦去了陌潇额头上的汗珠子,开口道,“你的额头上可全是汗。”

    陌潇皱眉,“我之前也没有这样的情况”

    “你太累了,”宫殇开口说道,“向阳花的承受能力也是达到了极限,得等它消化之后,才能继续。”

    “你是不是在耍我?”陌潇看向宫殇,开口问道。

    “自然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宫殇拿起手中的向阳花,果然,那朵向阳花现在已经有点失去了光泽,明显看上去憔悴了好多。

    陌潇不由得皱了皱眉。

    无奈之下,他只好先停下来机组治疗的动作,可能是自己实在太心急了。

    “即便你这么想去,但是他这纳妃也不是一瞬间的事情,在等个一两天过去应该也不会爱找什么事情吧?”宫殇开口道。

    虽然宫殇如此说了,但是陌潇的心理还是很不踏实。

    还有五个病人了,只要这五个病人好了,她就立刻赶过去。

    陌潇倒是的确有些疲惫了,于是去找了附近的房间睡了一觉。

    看着睡过去的陌潇,宫殇的雅眸为沉了沉。

    他自然知道陌潇若是真的赶过去了,那将会有很大的程度上组织那些事情的呃发生,但是他不允许,绝对允许不陌潇会和穆奕远在此和好起来。

    “别怪我,陌潇。我这是对你好”宫殇淡淡说道,“只要你远离了木易呀u呢,你将会过的很好”

    说着,宫殇不知道给陌潇围巾去了一个什么东西,然后便离开了这个房间。

    剩下的五个病人都是症状最轻的,虽然中了蛊毒,但是好在不深,再加上之前陌潇等人的医治,现在只有残留的一点余毒没有清理掉。

    不过这却并不影响他们的生命。

    此时的南方。

    周国。

    “皇上,皇上!不好了!他们杀进来了!”一个下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开口说道。

    洲国的皇帝听了史蒂芬的震惊,那双眼睛里里早已经戴上了绝望,“怎么办周国要亡了那个宫研!说好的有保护洲国的方法呢?五了这么久都没有看到人,我就不该相信她!”

    “护驾,护驾!”忽然一个声音从门外跑了进来,慌慌张张的儿说道。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冲进来一堆士兵,将这里团团围住,周国的皇帝一下子就瘫软在了地上。

    重重包围之下,墨凉淡淡的走路了进来。

    见着墨凉,周国的皇帝已经万念俱灰。

    他见这势头已经不可挽回,不由得悲痛万分,老泪纵横。

    “朕!愧对先祖!”皇帝悲痛万分的看向这群包围着他们的人,“既然已经大势已去,朕姿势要走得体面!”

    说罢,他起身拔剑自刎。

    墨凉的二眼眸微微一挑,见到这个洲国的皇帝竟然如此的干脆,当真是不错

    墨凉导师没有组织这个中国皇帝“体面的”去死,不过,墨凉是绝对不会让他活着的。

    “皇上!!”

    一时之间,哭喊声整天,随着周国皇帝的倒下,周国算是彻彻底底的覆灭了。

    赶到这里的宫研听到里面的哭喊声不哟的顿住了脚步。

    他只觉得浑身僵硬,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怎么会”宫研满脸诧异的看着不远处的变化,随后整个人就像是被冻住了一样,站在原地。

    “完了彻底的完了”

    别人听到公演的话,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是宫研自己却是知道的。

    墨凉的命格特殊,因此宫研之前证实有你想要和墨凉地汲取月的意向,到那时墨凉现在实在是太强大了,姿势不肯和她缔结契约的,周国是他唯一的筹码了,但是却被墨凉一举拿下了,拿她还有什么筹码来和墨凉谈条件?

    想到这,宫研的手攥得紧紧的。

    周国被齐国吞并了,这个消息换的十分的二块,也不知道是墨凉故意派人传播的,还是这的消息就是这么屌二十分劲爆。

    “周国没有了?”陌灵微微一愣,开口问道。

    “是的,”楚暮开口说道,“刚才有人来说的,现在是人尽皆知。”

    陌灵哄了哄刚说照的孩子,开口说道,“现在是齐国水患的时候,他呢现在能够巩固下周国,实在是及时。”

    楚暮倒是没有说什么。

    “对了,潇儿浑水了几日了?郎中看过没有?”陌灵开口问道。

    陌潇已经两日没有醒过来了,若不是她还有着呼吸,在加上顾之风呢过说没有什么大碍,她真的要着急了。

    “潇儿是救治病人体力透支,现在正是能量补充的时候,”楚暮开口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听到楚暮的话,陌灵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这些日子,楚暮一直都挺心情低落的,虽然没有真会玩那样悲痛欲绝的样子,但是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也十分的让人担心,感觉他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一般。

    “你看宝宝,”陌灵轻声说道,“他睡的多香。”

    见到孩子,楚暮的脸上这才有淡淡的一丝笑容。

    皇宫。

    穆奕远一直在等,等着陌潇的而出现。

    可是他却迟迟没有等到陌潇来。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穆奕远不由得紧皱了眉头。

    “皇上,楚大人求见。”外面的下人轻声说道。

    、穆奕远回过神,摆摆手,开口道,

    “说我现在不舒服,不相见。”穆奕远开口说道。

    “这”这个下人面色有些犹豫,凯酷道吗,“楚大人说了,您若是今日不见他,会后悔的”

    听到这个话,穆奕远看了一眼这个吓人,半晌,才开口道,“那就让他进来吧。”

    “是。”

    下人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楚大人积极茫茫的走了进来。

    “你哟什么事?”模具亿元开口问道,“若孩纸之前选秀的事,我是不会就这么同意的。”

    “皇上,您不是一直在等陌庄主回来吗?”楚大人开口说道,“我派人去打听了一下,她之所以迟迟未来,是因为这两日她一直昏迷着。”

    “昏迷?”穆奕远能听到陌潇昏迷了,连忙开口问道,“怎么回事?为何会昏迷?”

    “说是之前因为治疗太多的病人而导致的体力消耗过度,现在需要休息。”楚大人开口说道。

    “怎么会这样?”穆奕远皱起了眉头。

    “皇上,”楚大人看了看皇上,开口建议道,“不如,皇上您去看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