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穿越小说 > 神厨狂后 > 正文 第1786章 威胁王爷

第1786章 威胁王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凤浅端着“白玉盅”来到司空圣杰的房间时,轩辕彻已经将围着的下人们前遣去,自己独自一人守着师弟。

    已经服下百草液的司空圣杰此刻神思稍微清醒一些了,在凤浅端着菜进门的那一刻,他已经闻到了香味。

    “小凤儿,辛苦了。”

    凤浅强行微笑着,将菜捧到司空圣杰面前,他正要抬起手拿筷子时,凤浅道:“我来吧!”

    她夹起一块被苦瓜包着的肉,小心喂给司空圣杰,若是换做往常,看到浅浅亲手喂东西给司空圣杰,轩辕彻心里的醋坛子早就翻了八百回了。

    可眼下,看着师弟被病痛折磨到如此地步,他也实在是于心不忍。

    “味道怎么样?”

    司空圣杰笑道:“小凤儿的厨艺真棒,只可惜我以后可能吃不到……”凤浅赶紧打断:“你胡说什么呢!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你知道我为何想吃‘白玉盅’吗?”

    凤浅摇头。

    “我小时候因受病痛折磨,不得不日日服用汤药,第一次吃苦瓜时,我觉得它的味道实在难以下咽,就跟我喝的汤药一般,可当吃下去后,口中却偏偏会生出回甘甜的滋味。

    在王后,我不但不讨厌吃苦瓜,甚至还有些喜欢吃了,你可知道为何?”

    “不……不知……”司空圣杰又尝了一块苦瓜,苦笑道:“尝尽世间之苦后,便是吃这着这苦瓜,也觉得是甜的。”

    此言一出,凤浅和轩辕彻都缄默了。

    初入世时,总是尝不得一点苦的,总要在经过无数风霜苦难后,才会发现,最初尝到的苦,一点算不得苦。

    “阿圣,你先休息,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好,我相信小凤儿。”

    待定司空圣杰歇下后,凤浅和轩辕彻才悄声音走出房间来。

    听说南燕王病重,步镜月帮忙找了许多大夫来,刚到长秋阁门,只见凤浅和轩辕彻站在外面。

    “南燕王情况怎么样?”

    步镜月指着身后许多大夫,“这些都是我南韩有名的医士……”他话还没说完,轩辕彻开口打断道:“师弟刚歇下,多谢太子殿下挂念,等师弟精神好些了再说吧!”

    “怎么好端端一下就变成这样了?”

    这边正说着,外面来人报:云韶府的头牌戏子席云,死了。

    凤浅让步镜月暂时留在长秋阁,这便和轩辕彻往云韶府而去。

    席云的死对外做得很隐蔽,若不是当初司空圣杰和轩辕彻先前在云韶府埋下眼线,恐怕此刻还无法得到这消息。

    “来得真快。”

    云韶府正堂,步玉珩悠闲地饮着茶水,“看来凤姑娘和轩辕公子已经得到消息了。”

    “席云的尸体呢?”

    “已经让人连夜送出城了,如今天气逐渐暖和,可是耽误不得的。”

    轩辕彻沉声问道:“是你做的?”

    步玉珩没想到轩辕彻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把矛头对准自己。

    “轩辕尊者此话何意?”

    “你不满席云将你当年的事戳穿,所以动手杀了他。”

    步玉珩拿着茶杯的手忽然一僵,但他随机沉着回道:“我是不满席云泄露我当年之事,可也没必要杀人吧!”

    “当然有必要!”

    轩辕彻道,“因为动死祭之术的人,就是你。”

    凤浅一脸不解,之前她也是这么猜测的,还换来轩辕彻的一顿“嘲讽”,怎么现在……“阿彻,你不是说……”“我们都陷入一个错误的思路里了。

    当年害得凌云大陆差点覆灭是因为有人擅动邪术,那个时候步玉珩的年纪不过十多岁,确实无法做到。

    可是别忘了,就在大半年前,星云帝国也面临过一次同样的灭顶之灾,而那次就是你步玉珩,擅自请了大祭司开启死祭之术。”

    “笑话,你凭什认为是我?”

    “就凭你杀了席云。

    他说出了你和先王后的渊源,并且他已经察觉到就是你动了邪术,所以来质问你,或者是威胁你,让你想办法帮他和王后远走高飞,所以你才对他动手的,是么?”

    步玉珩没想到轩辕册竟这么聪明,仅仅是一些破碎的线索,竟能让他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将整个事件完善出来。

    凤浅问步玉珩:“宣王,你是想要复活先王后么?”

    步玉珩惊道:“死祭的效果是南韩王室的头等机密,你从何得知的?”

    自然是通过九尾灵狐知道了。

    “杀了席云,王后必定不会放过你,你不怕她为难步镜月了吗?”

    步玉珩叹气道:“如今镜月已得偿所愿,和他最喜欢的女子订了婚,他也该学会自己保护自己了。”

    明明和步镜月是差不多的年纪,可步玉珩行事确实比步镜月成熟老练许多。

    “是我让人杀了席云,也是我寻了大祭司来,请他再次开启死祭。”

    步玉珩索性放弃挣扎,“你们想如何处置我?”

    凤浅倒真没有想过要处置步玉珩,从她第一天到南韩时,就受这位王爷的照拂,如果按九尾灵狐的说法,是因为邪术对原本世界的影响,导致的时空重叠的话,那要不是他擅动邪术,自己说不定就没机来到这个世界了。

    说起来,这位步玉珩王爷才是自己和阿彻的大没媒人啊!“阿彻,你认为呢?”

    轩辕彻眉毛微挑,道:“那个叫席云的戏子之前敢跟我耍心眼,现在他被人解决了,你说我会不会回去将那果子酒启开痛饮三杯?”

    诶?

    这人怎么还这么记仇?

    只听轩辕彻继续说:“宣王殿下,本尊当然不会对你做什么,不过你最好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否则来日事发,本尊可不一定会保你。”

    步玉珩明白轩辕彻拿住自己的把柄,要据此威胁。

    好不容易解决了一个席云,现在又来了个轩辕彻,还真是倒霉到家了!见步玉珩不说话,轩辕彻又问:“怎么?

    难道宣王殿下还想将本尊也除了?”

    “不敢,放眼天下,有几个人能动得轩辕尊者呢?”

    “知道就好。”

    凤浅和轩辕彻回长秋阁时,已经将近傍晚,步镜月领着一行太医守在司空圣杰门口,靠着柱子打瞌睡。

    “浅浅。”

    轩辕彻悄悄拉住凤浅,“宣王的事,暂时不要跟太子殿下说。”

    “嗯,我大哥和宣王感情深,眼下他一心忙着筹备婚礼,若是跟他说,只会让他心里难受。”

    “我正是这个意思。”

    “对了阿彻,你们是什么时候往云韶府安的眼线,这事我都不知道。”

    “你的月份大了,自然不能什么事都拿来打扰你啊!”

    步镜月和那群太医打了半天的瞌睡,也不见一个下人端点茶水来,真是惫懒!凤浅喊道:“人呢?

    都去哪儿了?

    小桃呢?

    这段时间老不见她人影,真是的……”“小桃忙着替我们在云韶府盯梢,自然不见人影。”

    原来……阿圣和阿彻的眼线,是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