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流浪之城 >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三种可能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三种可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过了许久,空气才似乎有力气重新流动起来。殷老板退让了,向骆有成解释起给人们植入生物芯片的理由:

    “能活着到我这里寻求庇护的人都是利己主义者。你能想象利己主义者在失去希望时的感受吗?他们极度缺乏安全感,一旦感受到威胁,就会变得歇斯底里。

    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为了争夺食物,他们哪个没杀过人?有道遇到我时只有十二岁,你可以问问他那时手上有几条命!不束缚他们,他们就会无法无天,和外面的人一样,死绝!”

    殷老板晃动着脑袋:

    “我要管理他们,要做研究,要救人,还要和像你一样的人谈生意。我真的很忙,没时间去慢慢树立威信。”

    “或许某一天,我会解除芯片。”他轻轻吐了口气,继续说道:“哦,我要纠正你一个观点,芯片并没有控制他们,只是为他们种下了一颗忠诚的种子。”

    愚忠难道不是控制吗?殷老板现在在气头上,骆有成没打算再刺激他。

    殷老板不算好人,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无论他是出于哪种考虑,在保护幸存者这方面,他比鬼窟的股东大佬们强了百倍。他是可以合作,或者说能求同存异的人。

    骆有成说:“你怎么管理你的人,是你的事。但如果我们要继续合作,核弹、病毒武器及其相关技术,必须销毁。”

    关于大杀器,骆有成不能让步。否则辛辛苦苦繁衍出的新人口,又被核弹被病毒折腾没了,算怎么回事?

    殷老板问:“这是向我们提供生殖药剂的前提条件吗?”

    骆有成说:“人类已经经不起再一次折腾了。”

    殷老板问:“那你们呢?”

    骆有成说:“我们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们甚至没有中远程导弹。我们的武器,以防御为主。”

    殷老板陷入了长考,如思考者雕塑,一动不动。骆有成没有催促,对一个决策者来说,削减军备,不是轻易能做出的决定。

    “我可以答应。”殷老板终于下定了决心,“能和平发展,谁愿意打打杀杀。销毁核弹头你们可以到场监督,我们还可以签订互不侵犯条约。”

    骆有成说:“你曾经说你要做人类的王。”

    殷老板如果铁了心要实现他的雄图霸业,那么,他与书院,与人类共同发展促进会之间必然有一场殊死较量。

    “美洲这块大陆,已经足够大。”

    殷老板表态不会染指美洲以外的其他大陆,也做足了姿态。骆有成没再斤斤计较,说什么必须销毁技术资料之类的话。资料可以拷贝,怎么监督?倒是互不侵犯条约很关键,这个时代的人都非常注重契约精神。

    “求之不得。”骆有成伸出了手。

    殷老板握住骆有成的手,说道:“不要对抗,不求结盟,只求合作共赢。”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此时,意识囚笼却传来一条信息,让骆有成的心猛地收缩。好在他经过多年的历练,养气工夫还不错,没露出破绽。他一边笑,一边用意念与意识囚笼交流。

    ……

    意识囚笼说殷老板有问题。不是这个人有问题,而是有问题的东西在他脑子里。

    骆有成:什么意思?

    意识囚笼:他有贾旦脑子里一样的东西,他被赤蝠(常院长)的合成魂寄生了。这条魂藏得很深,刚才殷有伦和你达成口头协议时,才露出破绽。

    [这里需要说明,意识囚笼是另一个世界的产物,它习惯称呼赤蝠这个本名;骆有成只与常院长打过架,习惯称常院长。他们指的其实是一个人。但实际上,赤蝠与常院长是主魂和分魂的关系。]

    骆有成:殷老板想与我的合作,难道是常院长的授意?

    意识囚笼:合作是殷有伦的本意。他的意志很坚定,很难被控制。合成魂对他影响只能是旁敲侧击式的,比如通过梦境来影响他。

    骆有成:殷老板说过他经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他按照梦的指引去做,都会成真。看来梦是是合成魂搞出来的。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殷老板会派人到橡胶岛抓三妹了。常院长的意识残体引导黑女巫来到橡胶岛,寄生在殷老板脑子里的合成魂再托梦给殷老板,殷老板根据梦境指使野生动物物种鉴定中心的人将黑女巫诱入凯皮璃囚笼囚禁起来。一旦黑女巫来到美洲,就完全在常院长掌控中了。

    意识囚笼:你打算怎么做?

    骆有成:殷老板不算坏,咱们帮他把虫捉出来?

    意识囚笼:不好,北美是赤蝠的主场,可能打草惊蛇。

    骆有成:分魂之间能互相感应,他或许知道我来了。

    意识囚笼:这是合成魂,相当于接收器,按主魂的指令办事,不会主动沟通主魂。

    骆有成:如果殷老板是因为做了梦才邀请我来做客的呢?我的意思是,如果这梦是主魂授意合成魂制造出来的呢?

    意识囚笼:那你在这里或许会有危险。

    骆有成:我问一下殷老板。

    ……

    骆有成的意识回到现实中,他和殷老板闲扯了一会儿,把话题引到梦上,随后问:

    “殷老板,记得你说过你做梦很灵。最近做过什么梦没有?”

    “有啊,七天前,我梦见我们把酒言欢,结果没过两天你就联系我了。你说灵不灵?”

    “真的假的?这也太灵了!也说明我们投缘。”骆有成故作开心地拥抱了殷老板。“不过,你的梦也不是总灵,比如橡胶岛那一次。”

    殷老板假装不高兴地说:“你呀,真的要做情商培训,总提不开心的事做什么?”

    与此同时,骆有成与意识囚笼的交流还在继续。

    ……

    骆有成:合成魂波动了吗?

    意识囚笼:在殷老板说出自己的梦的时候,波动得很厉害。

    骆有成:是常院长引我来,实锤了!但他的目的是什么?我已经来了两天,他为什么不动手?

    意识囚笼过了很久,才给出了两种可能性:其一,或许赤蝠(常院长)占据了骆有成哥哥的身体,骆有成已经无关紧要;其二,或许是赤蝠的分魂不够强大,他在暗中观察,评估骆有成的实力,不敢贸然动手。

    骆有成反驳:常院长的主魂可能非常强大。

    意识囚笼回应:主魂已经占据了你哥哥的身体,想夺舍你,来的只可能是分魂。

    骆有成认为意识囚笼的分析是有道理的。常院长在他手里吃了很大的亏,没有八九分的把握,对方应该不会轻易出击。

    但如果常院长在暗中观察,那么他的主魂或者分魂就在附近。骆有成的意识感知能力早已今非昔比,不至于被意识体窥察而毫无察觉。他接着又想,如果对方有屏蔽感应的手段呢?那可是几千年的老怪物!

    无论如何,都要小心为上。骆有成决定晚上分魂离体,在城堡及附近探查一番。

    这时,意识囚笼又给出了第三种可能性,它认为或许赤蝠只是希望骆有成和殷老板达成一个和平发展协议。

    理由是赤蝠要创造纯意识体王国,现有的人不足以填饱他的胃口,他需要更多的人口。而骆有成能让人口增长变成现实。

    骆有成又一次反驳,等研究出无副作用的药剂,再生孩子,孩子长大,二十几年就过去了,北美充其量能增加几万人口。常院长肯定不会满足于几万人口。他要上百万上千万的人口,那得繁衍多少代,需要多少年?

    意识囚笼:不要小看他的耐心,他为了逃离原来那个世界,蛰伏了七百年,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

    骆有成感慨,不死不灭的老怪物,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啊!如果不能把他的主魂分魂同时剿灭,以他苟的能力,的确能做到永生。苟几百年,又能搅动风云。

    骆有成不知道常院长主魂的实力到底如何,有几个分魂?主动出击肯定不是上策,他只能静观其变。另一方面,他又急切地想见到常院长,他渴望打败占据了哥哥身子的老魔头,将哥哥解救出来。

    理智和情感的交锋,让他一度无所适从。

    ……

    现实中,骆有成一直在和殷老板说着话,他们议定一个月后,正式签订《互不侵犯条约》以及《生殖药剂订购协议》,同时销毁库存核弹头,封闭做病毒研究的P4实验室。

    骆有成还提到了基因生物蛙虫(Jumper跳跃者)。殷老板急忙说那是帮客户代养的牲畜,不属于生物武器。骆有成问为什么婆尼岛上的蛙虫不见了。殷老板说太远了,不方便照顾,已经把它们转移到西印度群岛上了。

    骆有成几乎可以肯定委托饲养Jumper的客户是常院长。因为这种怪物有杀人的利器,有收割灵魂的手段。赤蝠或者常院长再强大,他一个人加几个分魂,收割灵魂能有多高的效率。但如果有Jumper帮助,北美未来增长的人口,可以被它们一波带走。

    碍于殷老板意识中隐藏着合成魂,骆有成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委婉地提醒他,Jumper过于凶残,莫要让它伤人伤己。

    骆有成对殷老板说,他决定明天返程。殷老板也没挽留,他有许多事要做,能抽出两天时间陪客,已是他的极限。

    ……

    晚上,在四进院的餐厅吃过饭后,骆有成一家与殷老板一家互道晚安,返回了三进院的客房。骆有成准备让分魂出去探查。

    骆有成从黑戒中取出一大五小六顶渔夫帽,让柳莹和五个小萝莉戴上。柳莹不乐意,这天气戴帽子多热啊,何况一会儿就要睡觉了。

    “帽子里有屏蔽器,可以防止意识被入侵。”骆有成随即将自己关于常院长的推测同柳莹说了。

    柳莹听到害了自己老公又害了三妹的常院长可能就在黑莓城堡附近,急忙把渔夫帽戴在头上,又让五个小丫头戴上了帽子。接着,她从自己的黑戒中取出一柄长剑,意气风发地说:

    “有成哥,我和你一起去找那个混蛋算账。”

    脾气最火爆的消消火也从小戒指里拿出一副合金拳套戴在手上。削一刀手里多了一把比她个子还高的长刀。小花痴和小跳蚤没有动作,她们的能力不需要武器。小糖豆则不停地把巧克力豆往嘴里塞。

    骆有成的单片镜上还收到了一条鱼人达伽娜发来的信息,问需不需要拉一支军队过来。这个鱼人姑娘这会儿正藏在屋内呢。

    骆有成说:“你们这是干什么?仅仅是猜测,我也只是派分魂外出探查,又不是去打架。意识领域的拼斗,你们也帮不上忙。”

    柳莹和小丫头们默默地把武器收了起来。但她们没去睡觉,而是围在一起玩起了名为“石人阵”的桌游。

    骆有成很满意柳莹的安排,既然有潜在危险,保持清醒是最好的警戒。一晚不睡没问题,大不了明天返程的时候在飞机上睡,就当提前倒时差了。

    骆有成正打算分魂离体,忽然觉得眉心刺痛。

    一条信息出现在他的意识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