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穿越小说 > 慕林 > 正文卷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打探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打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慕林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之后,也舒舒服服地吃了一顿略有些迟来的午饭。

    虽然菜色并不丰富,只是简单的汤面加小菜,但她觉得再合自己的口味不过了。

    香桃也重新梳洗过,陪谢慕林吃了午饭,还在那里跟春绘与秋纹感叹:“虽然宫里的饭食也很精致,但感觉不如咱们自家的粗茶淡饭好吃。”

    春绘与秋纹对于她在皇宫里住了一夜这件事早就羡慕妒忌恨到不行了,听到她这么凡尔赛的话,就忍不住手指发痒,很想冲着她那张脸掐上去。只是顾虑到她额头上还有那么明显的伤口包扎印记,她们才没真的下手罢了,只能冲着她恨恨地瞪上几眼出气了。

    春绘倒是很高兴,有人这么快就捡到了谢慕林的簪子并且还了回来,而且在归还之前,还擦得干干净净的,一点灰尘都不沾,替她省了不少事。她都忍不住问香桃了:“究竟是哪位宗室贵人捡到了郡王妃的簪子?竟然还替郡王妃擦得如此干净。我本来以为簪头一定会弄脏的,心里还想着,要是新年里郡王妃要再穿戴冠服,只怕就不能用这一套簪子了,得换哪套才好?大过年的,也不知道上哪里去寻首饰匠人清理簪子去。结果如今全都省了事。那位贵人真是大好人哪!”

    香桃其实也回答不上这个问题。她迟疑地看向谢慕林,谢慕林笑笑说:“算了,宫里发生了那么多事,我的簪子还被人偷走了一根,要是让人知道这些事,还不定会引来什么猜疑呢,没得给好心人添麻烦。你们只当我是把簪子丢在了马车里,昨儿上车时立刻就发现了好了。我欠人家的人情,日后自会偿还,就别替人家惹事了吧。”

    香桃早就接受了这个说法,笑着答应下来。春绘与秋纹虽然是一头雾水,却不会在这种小事上违逆自家主母,同样笑着答应下来。早已被谢慕林用打湿的手帕将血迹擦得干干净净的簪子,被春绘放回了簪盒中,与其他五根同款式的簪子会合成一套,重新锁进首饰柜里。它在这个新年里所经历过的一切,从此彻底成为了只有谢慕林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谢慕林吃过午饭后,稍稍小睡了一会儿,养了养精神,便开始处理这两日里燕王府中积攒的事务。大体上老总管都替她处理得差不多了,只有几件必须要由主人家出面决定的事,才会递到她面前来。她询问过老总管,往年燕王妃通常是如何处理类似问题的,很快就把事情解决了。

    这时候,燕王与朱瑞都还没回来。据老总管打发人去皇宫门前打听到的情况来看,燕王依然还在乾清宫呢,朱瑞倒是出过皇城,往几位重臣家里去了。他离开那些重臣的家以后,那几位重臣也随即坐车进了宫,他们家里还另外有人坐了小车出门,往别的方向走了。

    搞不好是往相熟的人家那儿通风报信去了,内容不用说,必定是跟昨天在宫中发生的那几件大事有关。

    外臣尚且如此,宗室皇亲们更不用提了。

    昨天陪在谢慕林身边经历过“王氏陷害萧琮与永安郡王妃”一事的外命妇们有好几位,但最终留在宫中看到事情后续发展的女眷就很少了。东原郡王妃婆媳俩在谢慕林扶着太子妃从西宫回到慈宁宫前,就不在太后那儿了,多半是出了宫。但她们到底知道了多少消息,谢慕林就不清楚了。

    至于另一位可能也是亲历者的丰林“郡王妃”,听说是叫太后审了几句,就招供了。哪怕她言谈间尽可能地辩解自己并不清楚内情,一切都是听从王湄如之命行事,也无法掩饰她眼中的心虚。她这是参与了谋害宗室女眷与朝臣的行动,乃是明晃晃的罪名。太后心里恼火得不行,又看不上她一向的行事作派,索性让人直接把她送去了宗人府,连丰林郡王府都没回去。

    眼下还是新年期间,宗人府里也没什么官员执勤,就算有几个小吏或仆妇看守着监牢,那环境那条件也是没办法跟郡王府相比的。丰林王妃这回注定要在宗人府大牢里过一个凄凉的春节了。至于年后宗人府官员回来了,等待着她的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呢!别说她这所谓的郡王妃身份保不住,就连她亲生儿子的郡王长子之位,也难说会不会落入他人之手。

    然而一向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无权无势的丰林郡王,却对心爱的女子和儿子眼下的处境束手无措呢!

    他也曾经想过要向宗室里的长辈求助,据说还求到东原郡王妃面前去,请她老人家帮忙说情。然而东原郡王妃是昨日在宫里滞留时间最长的宗室贵妇,哪怕没听到事情的最新发展,也知道那是十分重要的大事。丰林王妃不知轻重地搅和进那种事里,而她所听命的东宫宠妾王氏都已经畏罪自尽了,谁还能替她说情?!只怕连东宫太子都顾不上旁人了吧?东原郡王妃连见都没见丰林郡王一面,只让儿子出来把人打发了,让丰林郡王“自求多福”。

    丰林郡王带着儿子哭哭啼啼地回了家,但其他好奇又不知内情的宗室成员却没有停下打探消息的动作。但凡是昨天离开了武英殿宫宴现场的贵妇们,全都有人上门拜访,探听消息。当中有人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有人是隐约猜到什么,却不敢轻易泄露;还有人是一知半解地,跟人瞎猜瞎想,而且猜什么的都有,即使是前来打探消息的人,都觉得不太靠谱。

    事情才发生没多久,还没来得及发酵,所以各种小道消息暂时还只在宗室皇亲圈子里流传。随即众人看到萧家打出了白幡,摆开架势要办丧事了!一打听果然是萧琮萧少将军横死!便有人借着上门吊唁的机会,想从萧夫人那儿探听些什么。可惜这时候萧夫人完全没办法出来见人,宾客们顶多只能见到萧明德将军和他的几位亲兵或是萧家管家管事等等,连个正经女眷都没露面,他们只好暗暗扼腕,私下里倒是猜测得更起劲了。

    这种时候,传来消息,道是永安郡王妃回了燕王府。人人皆知这位不但是太后的孙媳妇,还亲身经历了昨天的几件大事,定然清楚所有的内情!而且永安郡王妃一向脾气不错,对人也很坦率,倘若找她打听的话,她应该能提供真正可信的消息吧?

    于是,谢慕林才处理完王府里堆积的事务,准备要吃晚饭的时候,便迎来了一波心思各异、打着“关心”的旗号在这种不恰当的时间上门来拜访她的客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