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丹道宗师 > 第5151章 金石为开,不破不立

第5151章 金石为开,不破不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毕炎落望着那缓缓蔓延的枝丫,却是心头大振。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只想着借助木道的便利,却忽略了天地大道,为何要平白无故造化于我?”

    “想入木道,并非一味祈求蒙荫,而是当先孕育栽培,风将军,受教了!”

    毕炎落大有收获,突然对秦逸尘作揖行礼,算是受教之礼。

    随即,毕炎落又想到什么,从自己眉心取下一缕羽毛,飘向秦逸尘。

    “风将军已入火道,在下这一缕神羽日夜祭炼,其中蕴有我毕方天炎,请风将军收好……”秦逸尘接过神羽,入手便感到一阵炽热灼心,不禁精神大振。

    “好一道毕方天炎!”

    “天下用刀的强者万千,刀道也有无数,火道亦是同理,火道万千。”

    而且,毕炎落或许打不过他,但其毕竟是道尊境巅峰强者,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火道只差一步便可大成。

    而秦逸尘单论火道,是不如毕炎落的,这般论道下来,收获着实不小!秦逸尘和毕炎落对视一眼,突然同时向对方拱拳:“多谢赐教!”

    毕炎落也未急着走下神威台,而是就在天下群英会的旗帜下参悟那朵枝丫,之感慨不虚此行。

    而有强者见到这一幕,不禁惊叹:“风天行赐予了毕炎落木道的机缘,后者以木生火,若是参悟,火道大成不在话下……”“而风天行也得了好处,可谓是双赢互利,皆大欢喜,竟有这般好事!”

    一众强者更为心动,而且秦逸尘真的说到做到,先付出,再索取,表现出十足诚意。

    突然间,又有一位魁梧神人登台。

    那神人宛若一尊小山,不!就好似一尊行走的山岳,气力磅礴,浑身肌肤宛若山脉,道道土褐神纹闪烁,竟见压迫感。

    只是那神人当面,却给秦逸尘一种憨厚翁气的感觉。

    “原来是山神族的道友,请坐!”

    那神人缓缓挠头,身形虽大,可一双眼睛却反而被魁梧的肉身挤压的显小,迟疑道:“风将军客气了,你当真能够与山某论道?”

    “自然。”

    “也可先为我解惑?”

    秦逸尘想了想:“可以。”

    这山神族强者名为山重岳,缓缓坐下之际,令得白观星一阵踉跄,险些不稳。

    “是这样的风将军,我山神族以山为族名,生来亲和土之大道,气宇磅礴,力大惊人。”

    秦逸尘笑道:“看得出来,土者,厚重也,不仅力大惊人,而且防御还十分可怖,风某的刀,怕是奈何不得重岳兄。”

    山重岳倒是极为憨厚:“风将军抬举了。”

    随即,山重岳又面露为难:“只是山某来到天庭,见证各方道友,也与诸位切磋后,发现了自身之弊端。”

    “山某体型庞大,纵是能变化体态,可体沉却变化不了,每每与人切磋,就如风将军所说,依仗着防御,旁人奈何不得山某,但山某的道法却是单一……”山重岳又环顾一圈台下的各方强者,缓缓道:“尤其是到了这般境界,各位都会凌空而战,速度极快,在空中,山某着实占不到便宜。”

    秦逸尘算是听明白了。

    “重岳兄的意思是……自己只挨打了,却打不到别人。”

    山重岳虽然憋屈,但仍旧点头。

    他就是这个意思。

    尽管依仗着防御和肉身,对方想要战胜他也困难,而且山重岳也不傻,对方若是进攻太猛烈,被其抓住机会,一顿碎山破岳的重击之下,必然会知道山神族的强横。

    但山重岳俨然不仅想追求不败,更想要赢!不败和赢之间,还是有极大差距的。

    何况山重岳不是傻子,与之交手的各方帝族也不是傻子,自然会想办法针对。

    秦逸尘揉着下巴沉吟:“所以重岳兄想问什么?

    山神族生来体态磅礴,想要改变种族之优劣,风某可没这个本事。”

    “何况天地造物,万千灵秀于万族,各族各有所长亦有所短,岂有十全十美的种族?”

    山重岳声音雄浑:“这个山某知道,山某也知道种族之桎梏,凭你我之智慧还难以突破。”

    “不过昨日风将军的五行之刃,令山某佩服不已,五行之中,土生金,而金又主攻伐主凌厉,若是山某能参悟金之道威,起码不至于再被动挨打,有了攻敌制胜的手段。”

    秦逸尘思索道:“所以重岳兄想请教如何参悟金之道威?”

    山重岳颔首。

    “那么,重岳兄能赐教我什么?”

    山重岳摊掌,突然一尊漂浮着雄浑道纹的神石飘去。

    “此乃山某的一块本命道石,如炎落兄,可助风将军在土之大道有所精进。”

    “好!”

    秦逸尘颔首:“所谓金之大道,风某乃是先天神刀,神刀为金,参悟起来自然方便。”

    “但依照重岳兄的情况,可就不一样了,风某不敢妄言一定能助阁下参悟金之大道,只敢说一个方法,为重岳兄指一条路。”

    山重岳思索一番:“风将军能参悟出五行,自有不凡之处,山某愿洗耳恭听!”

    既然如此,秦逸尘当即坦承道。

    “重岳兄可听说过金石为开?”

    “土生金,与木生火不同,炎落兄需要栽培孕育自己的木道,但重岳兄大可不必如此。”

    “因为土中自藏金,只是这个开字,便是其中玄妙。”

    秦逸尘郎朗道:“金石为开,土化金石,乃是挖掘重岳兄自身之力量,而并非寻求外物。”

    “这样以来,山化金土化金,重岳兄土之大道有多磅礴,金之大道便可多么凌厉,一旦炼成,金土相伴,实力倍增!”

    “金从石中开,重岳兄的金之道威要从内求,便需开辟自己,炼就一缕金道,金道与土道相融,会形成一种喧宾夺主,反噬本源的道威碰撞。”

    “能否镇压炼化,就要看重岳兄的本事了,正所谓不破不立,自身开金,却要掌握金之道威不让其斩裂自身,又须得两道中和……风某旁说无用,其中凶险,只有岳兄自己面对。”

    “破而后立,破的是重岳兄自己,立的也是重岳兄自己,风某赠予一缕刀意,希望能帮到重岳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