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假面上司强娶妻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谁教总监大人连泡面都不让她吃,还把她家用来摆放食物的置物箱整个扛走,就算她晚上想要偷偷吃个泡面都不行,好惨呐!

    兴许是老天爷听见她饥饿的心声,这天,当冬妍芬又一次从几乎要了她小命的跑步机延残喘的走下来,康晓东果然又赏了她一盘绿油油的生菜色拉。

    哞──真的觉得自己快变成牛了。

    忽地,康晓东的移动电话响了--

    原来他还有会打电话给他的朋友啊,她怀疑好几次,他的社交圈该不会只有她一个人,才会无聊到每天打着健康的旗帜,盯着她运动、盯着她吃草。

    冬妍芬一边啃草,不忘好奇的竖起耳朵偷听……

    原来,他的朋友找他出去聚聚,而他似乎是打算带着她一起去。哎唷,千万不要,带着她一起去多不好玩,更别说,这可是她难得可以脱离魔掌大解放的机会,错过多可惜。听,巷口的咸酥鸡都在呼唤她了啦!

    片刻,康晓东结束电话,冬妍芬立刻佯装随口问起,“你朋友找你喔?”

    “他刚从美国回来,想说找大家出去喝个东西,待会我们一起去。”

    “你想带我去?”她歪头笑问。

    “怎么,你不想去吗?累了?”

    灵机一动,她装模作样的捶打肩膀,“对呀,跑得好累唷,我看待会吃完色拉就先回家休息好了,而且,你朋友搞不好想要找Men’stalk,我去了,你朋友很多话就不好意思说啦!下次我再跟你一起去吧。”怕自己表现得太明显,她收敛表情,低头乖乖吃着色拉。

    他沉吟须臾,“那好吧,待会我送你去搭捷运。”

    Yes!就是这样!冬妍芬兴奋得都快得内伤,脑中想着待会的解放汗画,面前这盘绿油油的生菜色拉,突然变得美味不少。她吃,开心的吃吃吃。

    不久后,康晓东果然依言送她到捷运站,“回到家传个讯息给我。”

    冬妍芬眉开眼笑,用力的点头,“没问题!”她捧着他的脸庞,往那张好看的嘴巴瞅了一下,旋即头也不回的下车狂奔进捷运站。

    好期待!待会应该先吃咸酥鸡,还是该先来两串碳烤臭豆腐?冬妍芬一路上都好兴奋,好不容易可以逃过康晓东的严格监控,下了捷运,尽管不久前才在跑步机上跑得半死,此刻她的速度竟只能用健步如飞来形容,快乐的奔向住家附近的夜市。

    还没走近,迷人的食物香气已经飘了过来,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熟悉的味道好呐,她加快脚步来到摊位前,熟练的拿起篮子和来子,不断的往里头来东西。

    “老板,不要辣,我待会过来拿。”

    她还要去买特大杯的珍珠奶茶,要把握时间,充分利用每分每秒。

    就当冬妍芬拎着珍珠奶茶准备杀回成酥鸡摊位前,却听到了一道熟悉得令她难以置信的声音--

    “冬妍芬?”

    背脊一僵,所有的快乐都在这一瞬间被秒杀。该死,怎么就那么巧?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表情冷漠的转过身去。

    “看吧,我就说是冬妍芬,她那么爱吃,在这里遇到她一点都不意外。”林美丽得意的对着身旁的李达夫说。

    “你……最近伙食不错。”他恶意的上下打量着分手后圆了不少的冬妍芬。

    林美丽笑得花枝乱颤,“你很坏,怎么这样对妍芬说话啦!”

    看着他们毫无羞愧的在她面前一搭一唱,她感到愤怒,那种被背叛的成觉再次刺痛她的心。

    其实最痛的不是感情受创,是信任瓦解,他们给她上的那一课叫信任瓦解。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他们两个,连一秒钟都不想。

    冬妍芬越过紧紧搂着彼此的两人来到摊位前,“老板,多少钱?”她低头掏出皮夹。

    “妍芬,你不会还在生气吧?何必这样呢,大不了以后我帮你介绍男朋友就是了,不过,你可能要……”她上下瞄了下她的身材,“控制一下食量。”

    林美丽和李达夫又相视而笑。

    冬妍芬脸色惨白,拳头握得死紧。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两人真的曾经是她最信任的人。

    “妍芬!不是要你乖乖在家等我?怎么又一个人跑出来了?”一记低沉磁性的男嗓蓦然在他头上响起。

    她愣住,本能的抬头往上看,而旁边的两人也跟着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不管怎么出场、不管在哪里出场,康晓东永远都是那么醒目又帅气逼人,林美丽差点窒息,两只眼睛里全是惊艳。

    李达夫则是目瞪口呆。

    “……女朋友?!”林美丽诧异的在冬妍芬和康晓东之间来回看着。

    怎么可能?这个男人长得又高又帅、质感特优,怎么会跟不高还有点胖的妍芬交往?这让向来自豪自己魅力的她很错愕。

    康晓东亲昵的从身后环着冬妍芬,不忘往她脸上啄了一下,“不是要你别一个人跑出来?外面丧心病狂的坏蛋很多,尤其是那种劈腿的、抢人男友的到处都是,你这么单纯可爱,我不放心,我怕你被别人拐走了。”

    李达夫满脸不自在,林美丽更是脸色难看,谁教他们刚好一个是劈腿的,一个是抢人男友的。

    冬妍芬差点笑出来,有种报仇的快感。“我只是出来买点吃的。”

    “傻瓜,以后要买什么告诉我一声,我帮你出来买就好,干嘛这么辛苦自己走路?走,我们回去。”某位神人级的男友大人从头到尾都把李达夫跟林美丽晾在一旁,临走前还不忘大晒恩爱的对着冬妍芬说:“唉,我果然不能没有你,你一秒钟不在我身边,我发现我好想你。”捧着她的脸就是瞅瞅啾三下。

    李达夫看傻了,一动也不动,让林美丽很不爽,“看够了没?余情未了啊?走啦!”明明她人美身材好,冬妍芬身边那个男人居然看都不看她一眼,什么跟什么啊!

    这厢,冬妍芬被康晓东牵着往回家的方向去,一方面觉得好笑,一方面又很忐忑……死了死了,难得做一次坏事,就被人赃俱获。

    她不断的转头看着他,心虚得连呼吸都小心翼翼,“总监……”

    “很逍遥呴?才几分钟没盯着,又是珍珠奶茶又是咸酥鸡,这么丰盛。很不够意思哩,开派对都不揪一下的呀,女、朋、友。”方才温柔得腻人的男人一秒内变脸,咬牙切齿道。

    冬妍芬浑身发抖,“我我我我……”

    现在下跪道歉可不可以?鸣呜──

    十分钟后,冬妍芬跪在小套房的地板上,嘴巴喝着正宗原味苦瓜汁,眼睛看着康晓东一口珍珠奶茶一口咸酥鸡,好不快活。

    呜──代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是要告诉她,歹路不能行吗?

    清晨,阳光暖暖的洒进房间里,映着一室的金黄耀眼,双人**令人脸红心跳的晨间运动正在发生,画面异常美丽。

    冬妍芬白哲的小腿挂在康晓东的手臂上,随着他强悍的进犯不住的晃动着,快慰在她身体里不断的累积堆栈,好几次忍不住,性感的哼吟就这么脱口而出。

    她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不过就是醒来的时候,笑着对他说了声早安,然后他就……他就冲动了……

    她觉得好羞,大白天的,阳光又这么亮,什么都遮不住、什么都被看个精光,可害羞的同时,内心又觉得无比欢愉。

    她果然沉沦了,她是个坏女孩。

    “嗯……”她难耐的呻吟。

    身上的男子扬起一扶邪气的笑,“喜欢?”他哑着嗓音问,不断加重进犯的力道。

    霎时,她说不出话来,呼吸凌乱,手指揪紧,脸上表情似是快乐又像是痛苦。

    好美……

    含笑的黑眸无声凝望着她脸上的表情,深深被她迷醉的美丽神情给吸引,没有一丝餐肉的躯体尽情取悦她的同时,也不断的索取她的甜美,两人身体如此契合,像完美的共鸣。

    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事实上,他们已经偷跑了好一阵子。

    代表着新关系建立的第一次,发生在一个寻常的周六午后,那天,康晓东客厅里的电视正在热播HBO影集,平日严格的总监大人难得大发慈悲,居然开放她在他的地盘乱吃零食,她简直兴奋死了,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大吃特吃!

    就在她嘟着嘴巴,孩子气的吃着果冻条的时候,他凑过来问了句,“好香,是什么口味?”

    “葡萄,你要吃吗?”她不假思索的把手中的零食凑到他面前,慷慨的想跟他分享。

    但那位总监大人却不感兴趣的横了果冻条一眼,面露鄙夷,“不要,都是人工香料跟色素。”

    是是是,健康魔人不吃不健康的食物,他继续当他的仙吧。冬妍芬耸耸肩,不勉强,她自己吃。

    就在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突然一股力量抓住她,将她整个人往他怀里带,霸道的薄唇不由分说就攻击了她……

    她没有抗拒,被亲是交往后常有的事,再者,她也喜欢他的吻,温柔的时候很温柔,激烈的时候也很激烈,可不管是哪一种,总是能够吻得她怦然心动、双脚发软,忍不住跟着响应他。

    她仰高下巴,乖乖的让他吻着,脸颊不住的发烫泛红,心卜通卜通跳着。

    以往,他总是吻够就收手,那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欲罢不能,就连双手也跟着不安分了起来,哪里还有心思管什么HBO影集。

    情况是越来越失控,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减少,体温却不断的节节攀升……然后,亲密很自然的就发生了。

    以前,她打死认定,这样的事情应该发生在结婚之后,和李达夫交往的时候,她是那么有原则的死踩着底线,可那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应该是说,每次遇到总监大人,她的脑袋就总是派不上用场,常常他都还没对她做什么,她就已经先自乱阵脚的投降了。

    第一次可以说是意外,但接下来的第二次、第三次……乃至于之后的无数次,自然不是意外,是人为,而且是蓄意。

    不得不说,这位总监大人,真的是超级假面男来着,端着一脸斯文尔雅、谦谦君子的模样,其实骨子里住了一头热情的野兽,平日里那头野兽都被关得好好的,可每每只要他们独处的时候,热情的野兽就被野放了,不只极尽所能的对她为所欲为,就连情人间的语言也说得特别甜,像蜜似的。

    他说他喜欢她,特别特别的喜欢她。

    她也是,特别特别的喜欢他,喜欢他对她做的每件事,包括现在……

    他动得益发的快也更用力,方才挂在唇边那扶纯男性的性感邪笑也不再从容,两人的身子都越来越紧绷,她听见自己的哼吟变得高亢拔尖,这更令他兴奋了,更不放过她……

    蓦然,她失控的尖叫,半眯着眼将上半身高高的拱起,全身泛红,她的颤动让他的身体也跟着获得极端的满足,旋即彻底解放。

    他们都没说话,喘息着,品味着后的余韵……

    不知道过了多久,康晓东探长手臂扳过床头的电子钟,冬妍芬睁开迷蒙的眼睛偎过去瞧了一眼--

    倏地瞠瞪,“啊!怎么这么晚了?”她慌慌张张的跳下床去,半遮半掩的奔向浴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