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假面上司强娶妻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奇怪、不说话。也没打算离开、这样赖坐着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给了她一颗糖吃。又在想方设法的要欺负她了吧?如果直是这样、那他就真的太可恶了!

    冬妍芬皱眉,心里暗自腹诽他。

    好啊,他,,他的,她也来想想看要如何把他杀千刀,到时候看谁厉害,反正她刚刚打也打过了,不差再使一次坏。

    那颗小脑袋想得正开心,忽地,原本垂覆在脸颊侧边的头发突然被人撩拨,她本能的歪头别过视线,居然就看见康晓东的手指停在半空中。

    小动作被人赃俱获,淡定的脸上却不见丝毫毅意,他不知收敛,甚至更大胆的微弯着手指,用手背亲昵的摩擎着她的脸庞……

    瞬间,浑身像是被电到,一股酥麻的电流迅速的流窜过冬妍芬的全身。

    她瞪大眼睛,看着他的手肆无忌惮的抚摸她的脸,看着他渐渐向她靠过来……

    她心跳如擂鼓,脑袭抑不住的胡思乱想。这样不断的靠近她是什么意思?总监大人他、他、他……该不会是想要吻她吧?天啊,他们就坐在**,会不会吻着吻着,一时天雷勾动地火,然后他们就……

    超震撼的想象让冬妍芬整个人红得像是要爆炸,心脏无力承担,就在那致命的瞬间,她想也不想的紧紧闭起眼睛。

    但老半天过去,什么动静都没有。

    咦,怎么没有?现在是什么情况?

    一阵挤眉弄眼,她想偷偷睁开一条缝隙窥看情况,忽地,耳边响起一串令人气恼的挪榆笑声。

    她倏地张开眼睛,果然看见康晓东那张俊脸正笑得非常开心又可恶。

    “可恶!”直觉自己又被戏耍,冬妍芬窘得正要做出反击,那一双铁般的臂膀忽然无预警的一把楼住她。

    她被抱住了?!被总监大人紧紧的抱住了?!天啊,怎么会这样?她瞪大眼睛,心跳卜通卜通得厉害,不争气的脸蛋跟着爆红。

    她不懂,如果说方才抱她是因为她脚抽筋,那现在抱她,又是为什么?

    曲起手肘,她尝试在两人之间拉出距离,可不管她怎么尝试、如何推拒,始终无法撼动康晓东分毫,更逞论在他们之间拉出安全的距离。

    她挫败的瞪着眼前的男人,忍不住握紧粉拳,发泄的朝他胸口打了一下。

    “你、你……放开啦!”她手足无措的瞪着这越来越黑心邪恶的总监大人。

    试问,有哪个正常人会把别人的手机、钱包、悠游卡通通扣住,然后半路将人野放丢包?

    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当然只有黑心邪恶的总监大人做得出来,哼!

    望着她脸上毫不掩饰的情绪,康晓东又笑了。

    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冬妍芬,喜欢她没有心机、傻里傻气的真性情,不管是腼腆的模样、崇拜的眼神、气愤的嘴脸、伤心的眼泪、不信任的质疑……这个女人无时无刻都在吸引着他,令他渴望用更亲密的方式去接近她。

    康晓东敛起稍早的挪榆,黑眸炙热的端详凝视怀里的她,将她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全都巨细靡遗的看在眼里。

    他原本也想象个绅士耐心等待,他努力过了,但结果证明,他克其量也只是一个普通男人,面对他所喜欢、渴望的女人,终究是压抑不住心里最单纯的反应、最真实的贪念,以及……迫不及待想要拥有她的心。

    “冬妍芬,我想做一件可恶的事情。”他嗓音低哑的说。

    可恶的事情?

    她不解,抬起头傻乎乎的问:“什么可恶的事情?”

    性焦好看的薄唇微扬,然后,他低头压向她,在她困惑不解的瞬间,张口衔住了那张嘟嘟、翘翘的小嘴巴。

    冬妍芳愣住了,因落在唇上的湿热触感而愣住,因被落在唇上的男性气息而愣住,因落在唇上缠绵又暖昧的吸吮吻弄而愣住。

    记忆中熟悉、淡雅的古龙水,和身体的体温交揉成一股属于成熟男人才有的好闻味道,正竭尽所能的在晕眩着她岌岌可危的理智,她感觉一阵无力感袭来,理智瞬间变成一沱软趴趴的浆糊。

    片刻,当那张作恶的嘴唇终于展足退开时,她整个人依然呈现呆滞状态,尚未理解方才发生的事情。

    她扬起脸,翘翘的睫毛无助的轻颤着,像只受惊的粉蝶不住地拍着翅膀。

    唇上,还留着成熟男人的阳刚气息,她不自觉的舔抿嘴唇,不带的。

    孰料这看在康晓东眼里,却是一种强烈的极度挑逗。

    眸色陡地浓黯,他霸道的捏住她的下巴,再度低头亲吻她,热烈的吻着这个无时无刻都在吸引他的女人。

    她,初始似是被骇住,一度惊惶的想退却,可在他锲而不舍的缠绵吸吮吻弄之下,好像有什么开关被启动了,她开始怯怯的回应着……

    赫间,四片唇瓣紧紧贴合,密实得连一点空隙都没有,他兴奋而投入的激吻着她,她尽管生涩,却也无法压抑被吸引的真实感觉,跟着他的节奏陶醉其中。

    冬妍芬瘫在他热烫的拥抱里,心激烈的跳动着,呼吸纷乱且急促,整个人恍惚绵软。

    “到我身边来好不好?我想要跟你约会,我想要拥抱你,我想要吻你。我想要跟你分享每一件属于情人之间的事情,好不好?”

    康晓东断断续续的亲吻她,每吻她一次,就用那低哑迷人的性感嗓音**的问一次好不好,每问一次好不好,就用温柔珍惜的方式亲吻她一次。

    她脑袋昏昏沉沉得厉害,可该听见的话,她一句都没有少听。

    他要她到他身边去,他说他想要跟她约会,他说他想要拥抱她,他说他想要吻她,他还说她想要跟她分享每一件属于情人之间的事情……

    这是真的吗?说这些话的男人,真的就是大家口中那个脾气好、笑容好、脑子好、工作能力更是好好好的总监大人吗?

    不对不对,那个总监大人小气又恐怖,弄脏了他的西装不只要赔干洗费,还会被陷害去当他的特别助理,吃太多不只会被他瞪,还会被扔在半路自己走路回家,那个总监大人是宇宙世纪超级大恶魔……

    可她不懂,这样的大恶魔怎么会说出如此温柔的话来?他吻人的方式为什么会这么缠绵得令人无法招架?

    每当她想要试着相信,下一秒她又会推翻自己,不能理解,这么一个令所有女性职员万分垂涎的总监大人,怎么会看上她这只蠢笨又爱吃的小菜鸟?

    她扁着嘴,委屈可怜的瞅着他,“你又想骗我对不对?等我傻乎乎的上当,你就会露出真面目对不对?你到底有几张脸?”

    越想越恼,她伸出手,企图从那张搅乱人心的好看脸蛋找出他作假的证据。

    康晓东一把握住她的手,“我是真的喜欢你。”

    冬妍芬皱眉推开他。“骗人,你怎么可能喜欢我?我只是个不久前被甩,不是脑袋坏掉!像你长得这么好看,工作能力又好,各方面条件都很出色,有那么多、那么多女人喜欢你,怎么可能喜欢我?我这么平凡,不起眼,工作能力一般般,爱吃又胖,连交往好多年的男朋友都劈腿跑了,你怎么可能喜欢我?”

    听她近乎自暴自弃的说着自己,不心疼是骗人的,看来这个小傻瓜被打击得很惨呐。可仔细想想她说的话,康晓东忍不住笑了。

    手指捏了捏她的脸颊,他挪榆的说;“原来你这么肯定我,老实说,你有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偷偷的暗恋着我?”

    冬妍芬气结,真想伸出两根手指头往那双得意的眼睛插下去。

    她使劲的挣扎着,好不容易从他令人堕落的拥抱里逃出生天,顽强的健臂又一把从身后抱住她,将她拖回他的势力范围内。

    “去哪,话还没说完,不许走。”他霸道的箍住她的身体。“说你平凡,不起眼,工作能力一般般,爱吃又胖,连交往好多年的男朋友都劈腿跑了--对,你说的都对,你是。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就是喜欢平凡不起眼工作能力一般般爱吃又胖连交往好多年的男朋友都劈腿跑掉的冬妍芬!”他一口气说完最后一句话。

    “……”呃,这是什么意思?像是听见什么陌生的语言,她一时间无法翻译过来,脑袋里都是问号。

    “就像你喜欢吃咸酥鸡,明知道那都是用劣质的隔夜油炸的,吃多了对身体健康有害,你还不是那么爱吃?同理可证,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平凡不起眼工作一般般爱吃又胖连交往好多年的男朋友都劈腿跑掉的冬妍芬?”

    她一度无法言语。整个人不自觉的屏住呼吸,眼眶微微发热。“……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咸酥鸡?”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他口气无奈中带着挪榆。

    她气恼的曲起手肘想要反击,早有防范的康晓东想也不想的收紧手臂,抱住她的同时,也将攻击一并制伏。

    这天晚上,康晓东走后的小套房里,那些话还不断的在冬妍芬耳边重复播送。

    “这就像你喜欢吃咸酥鸡,明知道那都是用劣质的隔夜抽炸的,吃多了对身体健康有害,你还不是那么爱吃?同理可证,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平凡不起眼工作一般般爱吃又胖连交往好多年的男朋友都劈腿跑掉的冬妍芬?”

    “……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平凡不起眼工作一般般爱吃又胖连交往好多年的男朋友都劈腿跑掉的冬妍芬?”

    洗澡的时候,看见他为她贴上的防水透气OK绷,脑海就自动播一次,摸到被他吻过的嘴唇就播一次,望着他坐过的床沿就又播一次,想起他的时候就再播一次……

    要命的是,整个晚上,她脑袋里除了他还是他,而这些话也就这样没天没地、没完没了的不断重复放送。

    想到他可能真的喜欢她,冬妍芬就忍不住浑身颤栗,觉得绵软无力,躲藏在棉被里的脸庞,偷偷的勾开一扶娇羞的笑容。

    到我身边来好不好?我想要跟你约会,我想要拥抱你,我想要吻你。我想要跟你分享每一件属于情人之间的事情,好不好?

    意识到自己的心意后,她是那么的渴望回答他的问题。

    明天吧,也许明天会有机会告诉他。

    明天是星期天,也许他会打电话给她、他们会出去约会。她应该电话响起的时候就跟他说,还是等他来见她的时候当面说?

    为了这个简单的问题,她失眠了,一整晚都亢奋得睡不着觉,热烈的期待着回答的瞬间,想象着他听见时可能会有的表情……

    她从没预料到自己会这么快就投入一段新的恋情,甚至一度以为遭到男友与好友连手背叛的她,将不再相信所谓的爱情,没想到—发生,不过是转瞬间的事。

    尽管前一晚几乎失眠没睡,第二天冬妍芬还是起了个大早。

    她笑咪咪的将每颗牙都刷得洁白无比,也把脸洗得比平日都还要干净,就连那头原本就“桀骜不驯”的头发,也在她不厌其烦的耐心处理下,被梳得乌黑直顺,闪闪发亮。

    翻了翻衣橱……

    噢!她长叹一声,发现自己的衣橱果真如康晓东所说的那样,贫乏得可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