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假面上司强娶妻 > 第十章

第十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关系,待会回去前,她一定要去夜市买一堆炸鱿鱼脚回家吃到饱,哼!

    怕自己心软,康晓东不看她受伤的脸,默默的吃着自己的食物。

    他不是歧视胖子,如果不影响健康,胖没有不好,就像他刚刚说的,肥胖有两种,一种是失恋胖,一种是幸福肥。

    他何尝不希望她是幸福肥,因为那代表她吃东西的时候是开心的、幸福的。

    偏偏她现在是失恋胖,脑子里完全没有选择食物的理智,摆明跟自己的健康过不去,要他放纵她,办不到!再说那个混蛋前男友根本不值得她这样!

    康晓东越想越闷,也恨恨的吃着主厨色拉。

    而不远处的服务人员很不安。今天的主厨色拉有这么难吃吗?为什么那两位客人都吃得杀气腾腾?

    没错,周休二日就是拿来堕落用的!

    午餐刚磕了半个比萨的冬妍芬,此刻正以贵妃之姿的侧躺在小套房的地板上,一边看着租来的喜剧电影,一边抓着网购买来的人气爆米花往嘴里塞,不远处还摆着一大杯透心凉的冬瓜茶。

    她半看半睡,悠悠哉哉的,什么劈腿李达夫、横刀夺爱林美丽、歇斯底里陈小香,还有那个世纪大魔头、伪好人、变脸高手康晓东--通通给她闪边去,她要尽情享受她的周休假期。

    焦糖口味的香气特别迷人,令她欲罢不能,电影才刚开演不久,一大桶的爆来花转眼间只剩不到一半。

    此时电话铃声蓦然响起。

    迷糊中,冬妍芬被吓了一跳,托着脑袋的手跟着一滑,差点打翻爆米花,她没好气的坐起身,捞来电话。

    “喂,哪位?”嘴巴塞满爆米花的她,口齿不清的问。

    “那个……是我啦。”

    听见李达夫的声音,她瞠大眼,嘴里的爆米花顿时卡在喉咙,一时间吐不出来也吞不下去。

    血液在血管里爆冲,以为已经遗忘的心痛再度卷土重来,冬妍芬抓来冬瓜茶狠灌了一大口,将卡住的爆米花吞下肚子里后,僵着声音冷冷问;“有事吗?”她努力让自己表现出乎静、冷静。

    “冬妍芬,你心情还没整理好喔,唉,你也不要想太多,毕竟相识一场,就算当不成情人,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当朋友啊!”他放低身段的释出善意。

    哼,谁想要跟你当朋友?她暗自腹诽,不想听他虚假造作的花言巧语,“说完了?再见--”

    “唉唉唉,等一下啦……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李达夫急忙大叫的阻止。

    “说。”她连多吐出一个字都不愿意。

    踌躇须臾,他开口,“你可不可以把我送你的那台无扇叶的风扇还给我?”

    冬妍芬顿时觉得脑门像是被什么东西巴了一下。

    良心这种东西,果然是不存在李达夫的身上,她感到无限悲哀的同时,胸口更像是有一把火在烧。

    “抱歉,电风扇是我买的。”根本不是他送的。

    “是我买的,你只是跟着我去了趟百货公司,你忘了吗?你说原本的电风扇坏了,房间很热,非缠着我亲自带你去百货公司不可。”李达夫理直气壮的说道。

    她没忘,但打开钱包的人是她。“是我刷卡买的。”她冷冷的提醒。

    “是用我办给你的附卡刷卡买的。”他不甘示弱。

    “但是,所有卡费都是我、缴、的!”包括正卡!她态度难得强硬起来。

    李达夫虽然是信用卡持卡人,但从来不缴卡费,还常常把卡刷爆,刚开始她担心会影响他的信用,总会急急忙忙的帮他缴清款项,后来发现他根本是吃定她了,她不想再继续纵容他,于是拒绝帮他缴卡费,他最后才不得不剪掉那张万恶的信用卡。

    不只如此,他很多吃喝玩乐的费用,也都是她帮他买单的,别说还是男女朋友的时候,就连他劈腿背叛她至今,她也没向他讨过一毛钱。

    明明是他对不起她在先,现在居然还有脸来跟她索讨电风扇,真的是……真的是……欺人太甚!

    李达夫一时气弱。但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何况他自认口才很好,怎么可能讲输冬妍芬。

    他厚着脸皮继续说;“但是如果没有我,你哪知道什么无扇叶电风扇?所以是因为我,你才有那台电风扇的。”

    冬妍芬气到不行。就算她每天只知道像个傻瓜一样上班赚钱,三天两头帮他支付卡费、姐乐费,对于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乃至于现在最新鲜、最夯的商品,也一点概念都没有,但那又怎样?知道不代表消费得起,她也知道豪宅帝宝啊,她买得起吗?

    “好了啦妍芬,不要闹脾气了,你房间又不是没冷气,刚好我的电风扇坏了、你就干脆一点,把它还给我。”突地想起什么,李达夫故作惊诧,“你该不会是还想留着电风扇缅怀我们的感情吧?唉,一定是,我就知道是这样。妍芬,你就想开一点嘛,我们……真的回不去了。”他以一种“谢谢你爱我,可是我不爱你”的无奈口吻道。

    饶是冬妍芬脾气再好,听到这话也要发狂。

    见鬼啦!说的是什么可恶的鬼话!最好她会想要缅怀他这个没天良的劈腿男!她气坏了,浑身不住的发抖。

    而李达夫还在电话那头巴拉巴拉的说个没完没了。

    摇摇头,她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一股浓烈的悲哀涌上,不懂爱情的终点怎么会这般丑陋。

    冬妍芬深深的吸了口气,坚定的说;“够了,电风扇我可以给你,但是以后绝对永远都不要再打电话给我。”

    李达夫心喜,“那我现在就……”

    她立刻抢白,“我会叫快递送去给你,快递费你自己付。”说完,不再让他开口茶毒她的听力,她用力的挂掉电话。

    她的身子还是在发抖,因为太生气了,又或者是觉得太可悲了……

    快!快吃点东西,吃东西就会觉得好过多了!她抓起爆米花不断的往嘴巴塞。

    电话又再度响起,她不想接,不想再被李达夫的厚颜无耻气到吐血。

    “都说会快递送过去给你了,是有那么急吗?难不成连那一丁点的快递费也想要讨价还价?”冬妍芬气得便咽。

    不接,她就是不接。她铁了心肠的不接电话,但是因为太吵了,她索性把手机关机,把室内电话线拔掉。

    瞧,这不是宁静了吗?天下太平。

    正要躺回去继续当她的贵妃,但这回换门铃响起来了。

    冬妍芬抓过抱枕努力压住自己的耳朵,却挡不住那锲而不舍的魔音,怒极了,她丢掉抱枕,火着一张忍无可忍的脸,唰的打开太门,隔着铁门怒吼,“李达夫,你有完没完,我都说会叫快……”当场噎住。

    站在门外的哪里是什么李达夫,是、是、是……总监大人啊!

    昨天夜里没睡好,像被困在梦境里无法挣脱,迷迷糊糊得厉害,可尽管迷糊,有一张脸孔却清晰且执拗的盘旋不去。

    是冬妍芬。梦里的她,眼眶泛红,近乎泄恨似的吃着色拉,模样很是委屈,乌黑圆亮的眼睛每每瞅着他,就像是一次对他的无声控诉。

    一股烦躁感迫使他醒来,尽管浑身疲累不堪,却也不想再睡。

    康晓东讨厌赖床,讨厌无所事事浪费生命,更讨厌发呆,因为那会让他的脑袋又不自觉的想起……冬妍芬,然后搞得自己越来越烦躁。所以,他决定去健身房报到,反正又没人规定昨天去了,今天就不能去。

    他热爱运动,除了可以维持健康体态,他认为运动也可以沉淀纷乱的思绪,锻炼一个人的心智与耐力。

    他总是下班后过来,一个礼拜来个三、四次是常有的,假日若没有其他计划,在这里磨上一整天也不是不可能,痛快淋漓的流汗,会让他更有精神。

    换上了运动服,康晓东拎着毛巾和水壶,帅气地走向一台无人的跑步机,从一开始的慢走,接着快走,感觉身子暖了起来后,他又调整速度,先是慢跑,接着加快速度,想象自己正迎着风自由的奔驰在翁郁的森林里,跑得健步如飞。

    心无旁骛的奔跑,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连思绪也跟着一起放松。

    然而兴许是太放松了,蓦然,冬妍芬眼眠泛红,近乎泄恨似的吃着色拉的委屈模样又一次无预警的从脑海中跳了出来,令康晓东心口一紧,像是突然被人用力一把掐住似的疼了起来,逼得他忍不住想--

    对待感情遭受背叛的她,他的手段是否太严苛了?但是,心软放纵就是对她好吗?

    一瞬间的失神,让他没能跟上机器的速度,步伐一个踉跄,差点从跑步机上摔下,多亏平日锻炼有素,反射神经尚你灵敏,他及时稳住身子,并调降跑步机的速度恢复慢走,直到缓下呼吸后,也没了继续运动的兴致,索性离开。

    简单冲澡后,康晓东换上干净的衣服,离去前恰巧遇到也来运动的雷斯蔚,便相约一起到楼下的美食餐厅享用早午餐。

    “你该不会真要转行当运动员了吧?”雷斯蔚调侃着他对运动的热中,“要我说嘛,这应该就是单身男子的后遗症,听我的话,赶快去交个女朋友,两个人一起幸福了,就没那闲工夫泡在健身房啦!”说得一语双关,自己也很乐。

    “还真是感谢。”康晓东嘴角微微一抽,没好气的说。

    看了看餐厅四周,他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他跟冬妍芬也是坐在这个位置,下一秒,搅乱他心情的画面跟着又跳出脑海,令他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你的新助理怎样?”趁着等待餐点的时候,雷斯蔚将手肘撑在桌上,身子略微前倾,一脸兴味盎然的问。

    康晓东魅起眼睛,淡淡的横了他一眼,道:“我怎么觉得你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他义正词严的反驳,“呃,我是那种坏心的人吗?我是关心你,再怎么说,我们也是自己人。”不忘挤出假笑攀交情。

    看着雷斯蔚的模样,康晓东直觉想起在那顿相亲宴上,陈秘书说过的话--

    会嚷着“我是那种占女朋友便宜的人吗”的男人,十个有十一个就是那种会占女朋友便宜的人。

    顿时觉得一阵莞尔,他揉揉鼻子,别过头去不看雷斯蔚,免得自己笑出来。

    餐点上桌,他拿着餐具默默的进食,脑中却不住想,不知道冬妍芬今天在做什么?该不会又窝在自己的巢穴里,恣意放纵自己吧?

    突然,一股想要把她揪出巢穴的冲动,满满的充塞住他的胸口……

    “那个新的韩食品牌弄得怎样了?”雷斯蔚忽然换个话题。

    康晓东收敛心神,淡定回答,“一切都按照进度执行。下午我会去拜访张董,也许可以谈谈是不是把进货价格再降一些。”他一直对原物料的进货价格不是很满意,总觉得还有调降的空间。

    “需要我一起去吗?反正我下午没事。”雷斯蔚无聊得发慌,宝贝女友在法国进修甜点课程,落单的他就像是无主孤魂。

    他的提议,让康晓东脑中霎时闪过一个主意。

    在生意场上,张董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但众所皆知,他是个超疼爱妻子的好丈夫,他曾见过张夫人几次,她是个极为传统婉约的妇人,听说当年为了帮张董生下一个继承人,意外伤了身子,之后便一直无法再受孕,这让一直渴望有个女儿的张夫人很是失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