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假面上司强娶妻 > 第五章

第五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入座,李达夫马上又皱眉数落,“到这种地方来怎么也不打扮打扮?”

    从公司赶过来的冬妍芬,低头看看自己平日上班的穿着,很干净、很整齐也很正式,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再说,他自己不也穿着在房仲公司上班时的标准打扮吗?

    见她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蠢样,李达夫懒得再跟她废话,“预购的电影票呢?先拿给我,免得待会忘了,还得再碰一次面。”

    冬妍芬歪头想了想,说不出哪里古怪。怎么他的口吻听起来好像对于跟她碰面这件事很不耐烦似的,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吗?

    压下心口的不舒服。她低头打开包包,拿出电影票交给他。

    他理所当然的收下电影票,放进外套口袋,冬妍芬看了看他,发现他没有要把钱给她的意思,似是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了,她也没多说什么,默默接过侍者递来的Menu。

    打开绒布菜单封面,镶着金边的纸张闪耀着贵气,几乎炫花了她的眼睛,好不容易定睛一看--

    “啥,一客牛排套餐居然要这么贵?!”她当场发出惊呼,发现自己似乎嚷得太大声了,他掩饰的摸摸头发,半捂着嘴,凑上前小声的问:“我们一定要在这里吃晚餐吗?不能去吃贵族世家吗?”

    这里随便一份单人餐点,就要花掉一个月的房租,她怎么吃得下去?

    “不要这么欧巴桑好不好,是因为你生日,我才想说带你来吃大餐的耶。”

    “可是……”真的好贵!台湾还有很多小朋友生活困难到连营养午餐都没得吃了,她居然花了好几张大洋来吃一块牛肉,真是太令人感到内疚了。

    李达夫当场脸一沉,“别人听到我带你来这里吃晚餐,都羡慕得不得了,你不要太不知好歹。”

    她不敢再多言,只好硬着头皮闭起眼睛,随手指了最便宜的餐点。

    “月底有场演唱会,帮我订四张票,要最好的位置。”

    光是听到“最好的位置”这五个字,她的胃就一阵猛抽,因为那也代表着是最昂贵的票价。

    达夫没什么金钱观念,以至于常常月底就要来找她资助东、资助西的,问他钱都花到哪里去,十之都是吃喝玩乐,而且近来费用有逐月看涨的态势,她觉得不能再这样放任下去,犹豫片刻,她鼓起勇气说:“达夫,你是不是应该要好好的为未来打算了?钱不能这样乱花,我昨天刚缴两万多块的保险费,恐怕--”

    “可以先刷卡啊!”李达夫直按打断她的话,一脸理所当然的说。

    “刷卡之后还不是得付钱?”她的信用卡又不是为了供他娱乐而存在的。

    “我有说不给你钱吗?我是那种占女朋友便宜的人吗?”

    以往,要是他说到这里,心软的她就会摸摸鼻子乖乖闭嘴,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她就是不想那样做,而且还小叛逆的吐槽了一下他--

    “你每次都说会给我钱,但每次都忘了给。”刚刚的电影票就是铁证。

    “好好好,不要帮,都不要帮好了!亏我还想说今天是你生日,兴高采烈的订了餐厅帮你庆生,我对你这么慷慨,你却跟我斤斤计较,算我多事、算我笨、算我蠢、算我自作多情……”李达夫“见笑转生气”,气呼呼的直嚷嚷,越讲越激动,只差没拿头去撞桌子。

    冬妍芬完全插不上嘴,她从来就不是个会跟人吵架的咖,每吵必输,而李达夫就是吃定她这一点,完全霸住发言权,非要闹到她让步为止。

    “我又没那样说,只是不希望你乱花钱……好,不说了,东西来了快吃吧。”她叹了口气,让侍者把他们的餐点摆上桌。

    得逞的李达夫很会给自己我台阶下,笑得像个佞臣,“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饿肚子。妍芬,我是爱你的,你要相信我的努力都是为了你。”他讨好的模摸她的脸后,径自拿起餐具,“我知道你怕晚餐吃太多会胖,我来帮你解决。”说着就伸手将她面前的牛排切下三分之二块,喜孜孜的摆自己盘子里,接着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瞧,这时候倒是很体贴,她不禁苦笑。

    她是喝水都会胖的易胖体质,为了不让身材变气球,她只好跟自己的口福过不去,狠心的抛弃她最爱的汽水甜点蛋糕零食盐酥鸡比萨……唔,还是别想了,肚子好饿,快来尝尝这价值不菲的牛排到底有多鲜美。

    “我还有点饿,再给我一点。”没等她说话,李达夫又火速从剩下的三分之一再度截走一半,转眼间,她的牛排就只剩下六分之一小块。

    好脾气的冬妍芬没说什么,默默吃着这六分之一,边小口小口的尝着美味边忍受饥饿。

    其实吃什么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的心意是否相通,望着眼前的男友,她不知怎的心口涌上些许怅然……

    自从出了社会后,达夫就像是变了个人,食衣住行都讲究行头、排场,虽然有工作,但赚的钱永远不够他花用,以前他们常常谈心,现在别说谈心了,连目光的交集都少得可怜。

    她突然好怀念以前和达夫为了省钱共吃一碗泡面的学生时代,多单纯、多快乐……可惜,回不去了。

    冬妍芬小口小口的吃着鲜嫩的牛肉,陷入天人交战,很想放纵的大吃特吃,可是又要恐吓自己有瘦肉精,借以逼退自己旺盛的食欲,她时而眼睛发亮,时而皱眉抵制,跟欲望拉扯的滑稽模样,完全落入另一头的康晓东幽深的黑眸里。

    “康总监?康总监?”

    听见呼唤,康晓东回过神,黑眸迎上了前方陈秘书娇美的笑容--

    他,被雷斯蔚设计了。原本以为今天晚上纯粹就是两个男人的晚餐,没料到居然意外多出个陈秘书。

    身为总裁秘书,陈秘书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除了工作能力好,也很懂得装扮自己突显优点,最重要的是,她对他很有兴趣。

    这对恨不得将他打包送到某个女人**的雷斯蔚而言,当然更乐得巴不得把他们两人凑在一起,徜若能成就一段良缘,就离抱得美人归的那一天就不远了。

    他知道雷大少打的如意算盘,只是不知道他会这么积极……算了,反正付钱的是老大,就算他想找一百个人来吃晚餐,他也没意见。

    一行三人同车来到这家位干精华地段的高档餐厅,才刚进餐厅,椅子都还没坐热,有备而来的雷斯蔚马上神奇的接到一通重要电话,瞧他眉头深锁、语气凝重,挂了电话后,很是歉疚说临时要代替身体微恙的父亲,赶赴某位商界长辈的寿宴,不得不留下他们孤男寡女两个人后,便明正言顺的离开餐厅。

    就这样,三个人的晚餐再度回归为两人,只是从雷斯蔚换成了眼前的陈秘书,寻常的一顿晚餐顿时成为透着不寻常况味的相亲宴。

    就在他觉得啼笑皆非之际,更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他居然在这里看见了不久前才在电梯里巧遇的冬妍芬。

    这次,她身边还多了个名为男朋友的雄性生物。

    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脑中反复思量这个名词所代表的涵义的同时,康晓东的食指也不自觉的轻轻敲起节奏。

    原来,她有男朋友了……

    有着一双乌黑圆亮眼睛的冬妍芬,已经名花有主了。

    这不在意料之中的发现,居然远比雷斯蔚的相亲安排还令他讶异且不是滋味,那颗在左胸房,向来平静无波的心,难得的有了起伏,速度之快倒有几分像是坐云霄飞车的滋味,从乍见的喜悦之巅,转眼坠入失落的低谷。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就是……很不舒服。

    他微皱了眉,似是对这样陌生的自己感到无法理解。

    “康总监,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陈秘书笑咪咪的提醒,浑然不因他的闪神而气恼。

    敛住心神,康晓东勾起温雅浅笑,“抱歉,我刚刚闪神了,错过你的问题,可以麻烦你再问我一次吗?”他为自己的失态诚恳致歉。

    陈秘书摇摇头、表示不在意,开口又把问题说了一次,“一直称呼你康总监,总觉得很生疏,好像还没下班,我可以喊你晓东吗?”

    不过是一个名字罢了。“当然可以。”

    回答之后,一张瞠瞪着眼睛,慎重喊着总监大人的圆圆脸庞,莫名从脑海中跳了出来,然后出于本能的,他又不自觉的往不远处的方向瞥去,看她吃着所剩无几的食物,一脸逆来顺受的宿命样,他没由来的突感一阵烦躁。

    “……那也请你喊我淑惠就好,陈秘书太严肃了。”她又是嫣然一笑。

    他没有说话,只是温柔的笑着,算是应允了。

    虽然陈淑惠表现得落落大方,但他知道,他今晚实在对人家很失礼。

    他感到抱歉,但也无可奈何,因为他真的对她没有瞧觉,哪怕是一丁点的坪然心动都没有。人跟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不可预测的东西,明知道摆在面前的是个不错的对象,偏就是擦不出火花,但是想要擦出火花的那个人,却--

    思绪愕然停住。他在想什么?他想要跟谁擦出火花?难道是……

    从眼角余光,他看见冬妍芬站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而去。他追看了须臾才转回视线,努力把她对面的男人看得更清楚些,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可以拥有这样的幸运。

    他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当初,他也是这样严格审视雷斯蔚的资格。

    因为太专注于此,康晓东完全没发现,他的反常举动早被陈淑惠看在眼里。

    她顺着他的视线回头看,“那两位是你的朋友吗?”

    陈淑惠的发问让他意外的一阵心虚,回避目光摇摇头,“不是。”

    他和冬妍芬也不是朋友,他们是同事,是上司和下属关系,就这样而已。

    点点头,她接受了他的答案。“虽然很不礼貌,但我刚刚还是忍不住偷听了一下他们的对话。”

    “应该不只有你听到,餐厅里很多人都听到了。”也包括他。

    “那男人--不好。”陈淑惠突然说。

    康晓东有些诧异的望着她。她不像是会恣意批判的碎嘴之人。

    “基本上,会嚷着『我是那种占女朋友便宜的人吗』的男人,十个有十一个就是会占女朋友便宜的人。”

    她一针见血的言论让康晓东忍不住笑了出来,很想马上按一万个赞。可笑意的背后,他是生气的,气那个被鬼遮了眼的小傻蛋。

    突然觉得陈小香骂得很对,因为他也很想问--冬妍芬,你是笨蛋吗?

    “你有一双好眼力。”

    “所以我看上的男人绝对是极品。”她一语双关的看着他。

    康晓东尚在斟酌着该如何接话,李达夫的大嗓门无预警的又传了过来。

    不能说他吵闹,实在是因为餐厅里的客人都太安静了,是以突显了他的音量,从他的对话内容可得知,他正在和另一个女人,且两人早已关系匪浅。

    讽刺的是,身为正牌女友的冬妍芬一分钟前才刚从他面前的座位离开。

    陈淑惠论定的说:“典型的劈腿。又一个女孩得要伤心倒霉了,可惜我不是男人,无法英雄救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