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仙侠小说 > 玄门不正宗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罡气中的躁

第二百一十六章 罡气中的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弃抓住了那一丝空隙,开始了在渺思仙子御剑术之下的反击。

    那御剑术传闻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渺思仙子显然是做不到这么夸张的事情的,但她却也能够因此拥有甚至超越弓箭的攻击范围……在御剑术面前,似乎再强的神射手都没有了用武之地。

    事实上那些军中善射之人尤其包括袁玧在内,看到渺思仙子施展出御剑术的时候就都已经露出了惊骇与不甘的神情。

    但就在他们开始要对自己所学产生怀疑的时候,王弃却又告诉他们一个弓箭手该如何在御剑术之下进行反击……

    躲开御剑术的一轮攻击,然后在行进间于微小的空隙中反制射击。

    当渺思仙子因为要应对那一箭而不得不暂缓对飞剑的御使,就是王弃暴起反击的时机……

    他的双腿之中如同埋藏着炸药,猛然一蹬地,却是将这校场地面的青砖都给一下子踩翻了出来!

    罡气被灌注到了他的双腿之中,令他在短短的瞬间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整个人就如同利箭一般蹿了出去,甚至留下了道道残影……

    好吧,寻常弓箭手学不了这个。

    这前提得是要能练成罡气,然后还得有一副足够强大的身体要支撑得住这短短瞬间的爆发力道。

    渺思仙子才躲过王弃的箭,却见对方以无比凌厉的气势猛冲而来……她有些被吓到了,终究是因为经验不足而产生了错误的判断。

    因为按照她对御剑术的熟练度以及迅捷度,其实是可以在王弃冲至之前就先以御剑术完成反击。

    可是王弃重逢的势头太厉害了,给她带来了很强的心理压力,以至于她没有选择去做她本应该能够做得到的事情,而是选择了求稳。

    只见渺思仙子的身周出现了一个完美的青红色球形区域,直接分隔在王弃的面前。

    而王弃虽然双眼闭着看不见,但却也以另一种视角‘看’到了一片十分质密凝练的罡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此时他的心境是平静中带着极怒,所以做出的应变也显得极为豪迈爽利。

    他直接就以手中铁胎弓身为武器,带着极静与极怒的罡气同样是不甘示弱地甩在了这个球形罡气罩上面。

    “轰!”

    霎时间竟然是有一道不弱的冲击波席卷全场,使得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因为眼前王弃竟然是维持着挥弓斜劈的姿势,与渺思仙子的罡气罩僵持住了!

    “青霞护体神罡罩!”

    很唬人的一个名字从蜀山仙盟那边被喊了出来。

    看得出来这是一门在蜀山修行界十分有名的神功。

    然而现在这门神功,似乎正在与一个对于他们来说名不见经传的朝廷军司马僵持着?

    这些修行者们总爱对偶然冒犯他们的凡人、游侠说一些‘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之类的话抬高自己……但是现在,他们却是仿佛真的有些领悟这句话的意思了。

    当真是不能小觑天下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一向瞧不起也敬而远之的朝廷之中,竟然还存在着这等人物!

    蜀山仙盟中人被震慑住了,因为那‘青霞护体神罡罩’的威名,也因为此时王弃能够硬扛着这门护体神功而不败……

    渺思仙子的额角已经淌下了汗来,她的一个决策失误使得她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这也显示出了一个她的缺陷来,那就是无法同时施展这门顶尖的护体神功的同时再继续施展御剑术……

    不过也是,若是她都能够两者同时施展了,哪里还用得着再出来历练。

    而王弃也是感觉到了对方体内罡气与真气的浑厚程度要远远超过他……这还是对方有近半的罡气与真气都在那柄飞剑上面呢,也就是说他此所僵持住的,只是一半实力的渺思仙子而已。

    真是看不出来,这平时迷迷糊糊的渺思仙子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但是他也不会认输的,此时他的罡气之中蕴含着无穷怒意,虽然不是针对渺思仙子的,也足以令他的罡气变得攻击性极强……竟然是隐隐间开始能够压制那‘青霞护体神罡’。

    这种情形慢慢地也被旁人所发现,这自然又是引起了一番惊叹。

    而渺思仙子则是已经香汗淋漓,看起来她也是在勉力支撑,甚至已经要到极限……

    她猛地一咬牙,竟然是瞬间将面前的罡气罩给炸亮……

    “轰!”

    王弃虽然提前做了准备,也依然被这突然爆发的瞬间力量给击飞了开来。

    而更糟糕的是,他手中的那柄铁胎弓在这一下骤然提升的冲击中已经变成了铁屑散落了下来……这铁胎弓,竟然是已经承受不住双方的压力。

    王弃愣了一下,没有埋怨自己没有趁手的武器,反而是感叹自己现在的罡气恐怕是真的太过偏激了。

    原本他的罡气虽然强硬,但却更中正平和……连一个普通的葫芦都能够承受得起,又如何会造成铁胎弓的过载破碎?

    真实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愤怒使得罡气中充满了躁气……这样的罡气非但不能保护铁胎弓,更是会不断地侵蚀、破坏铁胎弓的内部结构。

    所以这铁胎弓并非是毁于渺思仙子的反击,根本上来说还是损毁于王弃自己。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告诫自己要保持镇定。

    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身的巨大消耗……他闭着眼面对渺思仙子,准备好了接下来的作战。

    却见此时的渺思仙子也在大口的喘气,刚才那一下子的消耗可要比王弃大多了。

    但她还是拉开了空间,然后指决一动……那飞剑就又回到了她的手上。

    握住了飞剑,她的状态明显好了许多,而那剑身上的光芒则是明显的暗淡了下来……她收回了存于剑身中的力量。

    也就是以她此时的状态,还能来一下刚才那样的‘青霞护体神罡罩’?

    王弃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次是真的觉得棘手了。

    他在刚才的那一轮消耗之后,体内的力量只剩下不到三成,而对方则至少还有他的一半多。

    这怎么打?

    王弃纠结了一下,决定开启‘低能耗模式’。

    他深吸一口气,而后抽出了腰间的环首刀……

    “你终于出刀了。”渺思仙子露出了一个已经‘赢一半’的表情,好像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王弃则是有些无奈,他的刀法其实并不适合与人对战。

    ‘往生刀’,其实对付妖邪鬼物更合适一些……这个时候,也是‘被迫营业’了。

    王弃的刀法……

    其实他自己都没有一个太过准确的认知与定位,毕竟他此前砍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没正经砍过人。

    如今和渺思仙子的刀剑对决,倒是他第一次与真人切磋……所以哪怕状态不佳却也充满了兴致。

    这种期待使得他内心的躁火稍稍平息,罡气也因之变得平和了一些。

    他刀法技巧全来自于《飞燕刀典》和《破军斩法》……嗯,可能‘割草刀法’也算。

    但是其中《飞燕刀典》绝对是占据着很大比重,那种对于发力的巧思,以及对于多种小巧刀法的总结令他获益匪浅。

    反倒是他自己领悟的‘往生刀’……那与其说是一种刀法,倒不如说是一种‘刀意’吧,反正他自己都觉得奇奇怪怪的。

    双方又一次战了起来。

    这次又不像是最早先时互相试探那样了,渺思现在的剑锋上也覆盖了一层青蓝的剑罡……这云水剑施展开来,那是剑气纵横又仿佛云霞满盈,一下子‘特效’拉满。

    王弃的刀依然显得平平无奇,但是他的出刀却是伴随着一种十分惊人的刀罡。

    原本渺思仙子也以为当自己用上了剑罡之后就能很快寻到优势……可是她错了,她发现王弃的刀罡竟然在品质上似乎还要超过她的剑罡!

    她这可是青城仙派秘传剑诀练出的剑罡,此时竟然隐隐落入下风……这刀法难道也是一门顶尖传承?

    心中疑惑的可不只是她一人,就连观战之人也是纷纷生出了这个念头。

    但是看那刀法套路却又不像……《飞燕刀典》在王弃眼里是门很好的刀法,但在这些仙盟中人眼里却只是寻常。

    “叮叮叮~”

    刀剑交击之身连成了一片,而剑罡与刀罡也是交触在一起不断地迸发出青蓝色的光辉。

    青蓝色的光……那是渺思仙子剑罡的颜色,两人的交手之间几乎都是这种色彩,也使得不明真相的旁观者们眼中,渺思仙子似乎大占上风。

    小去疾就是看得着急死了,他拽着冉姣的衣袖问:“叔母,叔父这是落到下风了吗?”

    冉姣自信又自傲地答道:“别乱说,你叔父这是占上风啦!”

    “你看到的那些青蓝光彩,非但不是你叔父被压制的表现,反而是那渺思仙子的剑罡正在被不断地击碎、消耗的象征!”

    小去疾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他问:“那叔父是赢定了?”

    冉姣理所当然地点头:“当然。”

    然而就在她们聊着的时候,旁边忽然有人插了一嘴:“只是本官有些好奇,王司马的这门刀法究竟从何处所学,这种刀罡可不一般。”

    冉姣惊愕转头,只见执金吾陈昀不知何时又来到了她们的身边,神态探究,似是好奇。

    不过冉姣知道这种大人物面前可不能心存侥幸,于是很痛快地回答道:“回陈大人,属下曾听王弃说过,他曾陷入一片恶灵围攻之中,只能念诵乾坤正道真人赠送的半篇《度人经》同时不断出刀应战。”

    “就这么着,他渐渐从《度人经》中领悟了一些道理,出刀的时候自然就有所变化……他叫这为‘往生刀’,其实没有固定的刀招套路,只是一种精神层面的领悟。具体如何他自己也解释不清。”

    她说得诚恳,却让陈昀听得郁闷……很好,他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来自天赋层面的碾压。

    人不需要什么高深刀法,修行全靠自悟!

    于是他客套得随口敷衍了两句就又溜达走了……刚才有些扎心了,他需要时间恢复一下。

    ……

    战斗中的王弃则是渐渐地将‘飞燕刀法’中的许多招数架势都在实战中运用了出来……真的是很难再遇到渺思仙子这样的对手了。

    实战中越是使用,他越是觉得得心应手,然后竟然是将这些招法都打乱了全凭心情随意连接……这种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出招,哪怕只是一门刀法,也被他用出了千变万化包罗万象的感觉。

    于是‘飞燕刀法’在众人眼中不再显得那么‘平庸’了,一下子成为了一种充满了灵气而不可捉摸的绝妙刀法。

    体验最真切直观的还是渺思仙子,剑罡损耗方面其实还好,但她却是渐渐被王弃这种完全随心所欲的刀招给折磨得有些心神俱疲。

    她还是能够应对得很好,可是因为王弃的出招完全不可捉摸,所以她必须全神贯注地来应对才行……再加上自己的剑罡强度竟然落于下风,她慢慢地就有种‘精气神’都开始不支的感觉。

    再这样下去,她可是会要落败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王弃却是忽然收刀抽身,连续喘了好几口气说道:“渺思仙子,不如这局我们算打平如何?”

    他也是有些无以为继了,再打下去可就真的要算是拼命了……只是完全犯不着在这种场合拼命啊。

    而他的这个举动也是引起了很多仙盟中人的好感……他们都是懂行的,知道再继续打下去他们的仙子可就要危险了,赢面真不大。

    然后让他们想不明白的是,渺思仙子僵立在那一动也不动,神色急切,却又什么话也不说……

    王弃懵了一下,随后意识到自己打了一场之后有些上头,就没按照‘剧本’来说话……这渺思仙子压根就没安排平局的剧本。

    所以说,这时候要他主动认输彰显一下风度?

    那是不可能的,阿姣姐正看着呢,要是他在这个时候给别的女人彰显风度……嗯,虽然他相信他的阿姣姐肯定不会在乎,但是他却不能让冉姣有任何可能伤心的角度。

    所以他反其道而行,略略有些无赖地问:“那么这局算我赢了?”

    ‘我赢了’这三个字毫无疑问是渺思仙子的‘关键字’……她如释重负地点点头强行回到了‘剧本’……

    “王大人修为通神,贫道自叹不如,也愿赌服输。”

    她双手抱拳一本正经地说道。

    王弃愣了一下,神色迷茫……嗯,他是有些忘词了。

    林触在下面看着都替他着急,干脆直接传音道:“你该说:所谓赌约不过是一句玩笑,渺思不必当真。”

    王弃听着觉得有些怪,但是嘴巴已经不过脑子地跟着说了:“所谓赌约不过是一句玩笑,渺思不必当真。”

    那渺思仙子立刻答道:“愿赌服输,以后渺思听你的便是了……”

    在这一瞬间,王弃感受到了一道危险之极的目光钉在了他的脸上……他猛然间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他应该称呼对方为‘仙子’的,叫‘渺思’显得太亲切了啊!

    要死要死……

    这是一个教训,在女朋友面前,一定不能和别的女孩子用太亲密的称呼。

    …………传送门:推荐票,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