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仙侠小说 > 这个武林有问题 > 072跑错片场了(求收藏求推荐票)

072跑错片场了(求收藏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刚刚走到洞口,白信余光就看到了一道雪亮如匹练般的光横空飞来。

    危险!

    敏锐的感知早已第一时间发出预警。

    白信闪身,瞬间拉开丈余距离。

    然而——

    那道光芒在空气中一转,笔直的形状瞬间软化,延长,在黑暗中拉出一道长长的金色光带。金色光焰明亮闪烁,华美庄严。

    “我去,这样也行!”

    白信十分诧异。

    他不知道这金色光带是什么东西,但肯定不是单纯为了好看。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这光带中蕴含着某种极为强大锋锐的力量,脑海里的感知力更是从一开始就疯狂的提醒他,千万不要被金色光带扫到。

    刹那间,他一退再退,远远避开金色光带。

    只见那金色光带在空中游走蹿行,宛如一条毒蛇在游走,速度快若闪电,曲折蜿蜒的身躯时不时碰触到周边的山壁。

    只见金色光带瞬间没入岩石,身躯一张,顿时把接触到的无数岩石全部切碎,肆意伸张飞舞,竟是比刀切豆腐都要来的容易!

    白信看的直心惊肉跳。

    这到光带的锋锐程度已经超出了他对兵器的认知,别说是他之前那柄五十炼的汉剑,就是真正的百炼钢打磨而成的宝剑,只怕也挡不住它一下!

    幸亏我闪得快,不然被碰到,可就不是缺胳膊少腿那么简单了!

    白信心里暗叫侥幸,凝目看向操纵光带的凶手。

    山洞口,一个魁梧的身影伫立。

    “你、你、你、你嗑药了,怎么肿成这样了?”

    看清楚对方的长相,白信一下子受到了惊吓。

    这人正是被他一剑斩杀的庙祝!

    之前的她瘦骨嶙峋,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妪,而现在的她,体魄雄壮,身体拔高了近乎一倍,周身肌肉高高鼓起,浑身充斥着一种威猛的力量感。

    可是很违和!很违和!很违和!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看到她前后之间的变化,无异于看到粉粉嫩嫩的小孩子陡然间变成肌肉壮汉,还他妈顶着原来的脑袋,这谁受得了。

    “想不到你这个臭小子,居然能从神君使者手下活下来,不过也好,你要是没活着走出来,我被杀的仇找谁去报!”

    老妪婆狞笑着,手腕一抖,漫天飞舞的金色光带飞速缩短,在她手里很快恢复成一柄长剑的形态,有四尺多长,剑身金色光华耀眼,剑刃尖利锋锐,单是看上一眼,就有种会被刺伤的感觉。

    斩魄刀!这他妈是斩魄刀吧!能变成光带,又能变成锋锐的剑,不是始解就是卍解……白信真心很想对她来上一句,你他妈跑错片场了吧!

    见白信特别注意自己手上的剑,显然十分忌惮,老妪婆登时得意极了,哈哈大笑,手里挥舞着剑,挥动之际,金色的剑刃在漆黑的夜色中留下道道炫目的圆弧。

    “你怕了吗?哈哈哈,你当然会怕!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知道我为什么死了又会复活吗?告诉你,这就是神君对我的恩赐。”

    老妪婆语带癫狂的大声道:“我可是被神君大人相中,亲自授予神术护体的人,死而复生根本不算什么,这柄神剑,是神君赐给我斩除妖魔鬼怪的神器,专杀你这种对神无敬无畏的混蛋!”

    “臭小子,你不仅不敬畏神君,还敢出手杀我,已经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大罪,还不乖乖的跪在地上,把脖子伸出来!”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定我的罪!”白信冷笑着讥讽道,“我能杀得了你一次,就能再杀你第二次,你口中的神君可护不住你的狗命!”

    “臭小子,你该死!”

    老妪婆只气的脸色红一阵青一阵,怒吼一声,纵深扑上。

    本应老迈的身躯,此刻却壮硕的不像话,合身前冲,速度骤然提升,直接冲到白信身前还不停,手里的剑高高的扬起,然后狠狠的劈下。

    白信瞬间躲开,脚下一踢,一颗石子破空飞起,噗地一声正中老妪婆的胸口。

    可下一秒,一抹金光在她身上闪过,石子瞬间碎成齑粉,随风飘洒。

    “臭小子,别白费力气了,有神君赐下的神术护身,你伤害不了我的!乖乖受死吧!”

    老妪婆厉喝着,锋锐的金色长剑飞舞出道道残影,无论上两边的山壁,还是脚下的岩石,都应剑撕裂,一点杂音都没有。

    老妪破仗着剑的长度,挥舞的越飞越快,眨眼间已经变成一个滚动的金色巨轮。

    威严剑光过处,风断、石裂,劲力激荡。

    老妪破尽情挥洒着强壮身躯带来的力量和破坏力,颇有种任你千军万马我只一身挡之的气概,至于战果吗——

    每当她手里的剑劈下的刹那,白信却轻飘飘的踏出一步,身如清风,轻飘飘的避开了长剑笼罩的区域,让她做了无用功。

    就这么僵持了一阵,老妪破渐渐没了心气,动作越来越缓慢,可力量和速度并没有降下来,防护自身的金光更是不见半点衰弱。

    白信也有些惊讶,对方这种诡异的状态,明显是外力加持的结果,剑的奇特效果也肯定是要有所消耗的,可老妪婆全力施展了这么久,剑身上的金色光华不见半点减弱,体力也没有衰减。

    看她那副生龙活虎的样子,似乎还能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也许是消耗太小的缘故……

    白信觉得剑变化成金色光带的形态,所需的消耗肯定比目前剧烈,毕竟金色光带时的杀伤力、有效距离等等都有显著提升。

    “你手里的剑是不错。”白信游刃有余的避开老妪婆一记斩击,开口说话。

    他年纪不大,说话时的口气和神态却是带着轻蔑的淡淡然,有种老气横秋的感觉,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

    “可惜,你根本不懂剑法!”白信跟着又来了一句。

    以他如今在剑术上的造诣,起目光堪称毒辣老练,一眼就看出老妪婆对剑法一无所知,更不了解厮杀搏斗的诀窍,只是仗着“神术”护身,用蛮力发挥剑的无匹锋锐而已。

    末了,白信又补充一句:“好好的绝世神兵,落到你的手里真是明珠暗投!把它赐给你的神君,肯定也是有眼无珠之辈!”

    见白信语气轻蔑,不仅看不起自己,还胆敢出言侮辱神君,老妪婆气的三尸神暴跳,七窍喷烟,变缓的动作瞬间变得疾劲有力,

    金色长剑一剑比一剑凶猛,疾斩的剑光连绵成一片,组成一张剑网,陡然间,剑光一长,剑身化作柔软曲折的光带,张牙舞爪的暴然冲出,务必要在最短时间内斩杀白信。

    可她到底不是正经练武之人,没有半点厮杀搏斗的经验,组成的杀网看似凌厉无匹,可漏洞却比比皆是,白信在金色光带中游走,每每看似间不容发的危机,他却轻易脱身,胜似闲庭信步。

    “臭小子,有种的别逃。”老妪婆厉声喝道。

    她追着白信,不住的挥舞着剑柄,操纵着金色光带追杀白信,可始终差了一步。

    白信的身法太快,人移动时迅若鬼魅,进退转折间飘忽难测,神出鬼没。

    要是换个宽敞点地方,任她使尽吃奶的力气,也休想碰触到白信的影子。

    “她的速度开始变慢了……”

    …………

    不知远近之乡。

    不知高低之所。

    灰色雾气弥天盖地。

    混混沌沌之中,有一所仿若孤寂了千万年的古老神庙。

    神庙四周古木幽深,青石台阶蜿蜒曲折,自神庙铺设下来。

    嗒——嗒——嗒——

    仿佛千万年不曾有人踩过的青石台阶,今日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一个瘦小、邋遢的身影,跌跌撞撞的,拾阶而上。

    如果白信现在在这里,定能一眼认出,这个邋遢的身影正是那日闹事的乞儿。

    沙——沙——沙——

    台阶两边的幽深树林,漂浮着的灰色雾气里,响起了一阵阵轻微的摩擦声。

    不知何时,树林里身影重重,一道道诡谲难言、无法看清的身影出现,它们盯着这个身影,忌惮、畏惧、害怕、蔑视、仇恨、愤怒……各种各样的目光在雾气中漂浮。

    但是,没有一个身影冲出来,站到台阶上。

    乞儿一路跌跌撞撞的向上攀登,仿佛对两侧的目光毫无所觉。

    片刻功夫后。

    他登上最高层的青石台阶,隐藏在台阶两侧有森古木中的身影,出现了明显的骚乱,细细碎碎的呓语在雾气里时隐时现,似乎是在传达某种不满的情绪。

    “哈哈哈,既然不敢出来见我,又何必在背后狂吠!”

    乞儿哈哈一笑,伸臂一挥。

    刹那间。

    雾气散开,惊慌之声嘈杂纷起,须臾,声音尽去,重现一株株幽深古木。

    在雾气重新涌来的刹那,幽深古木下赫然是无数枯骨尸骸。

    乞儿转身就走,直入神庙。

    庙内是世俗间极常见的神庙大殿,有供桌、有幔布、有神像。

    神像有丈余高,男性,面容狰狞,须发皆张,有六支手臂,各拿不同法器。

    气势雄壮刚猛,神色无情狂怒,宛如佛陀发怒,金刚灭世。

    “汉阴生,你越界了。”

    雄壮浑厚的声音从大殿的四面八方响起,夹杂着无数的重音,细听起来,那重音分明是无数人在一同说话,每一道音色都不同。

    祂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怒火。

    “我做了什么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被叫做“汉阴生”的乞儿面露不解之色,“我哪里做错了,说来听听。”

    轰!

    庙内的空气瞬间变得无比沉重,重力数值以倍数飙升,一眨眼的功夫,庙内的气压已经去到惊人的地步,便是一柄百炼钢放到这里,也会在须臾间被压碎断裂。

    “有话好好说嘛,动不动就发脾气生气,很容易伤身的。”汉阴生满脸我为你好的表情,“来,跟着我做,深呼吸……”

    “够了,你来这里不是为了和本座胡扯的吧。说吧,你的来意为何?”

    雄壮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伴随着的,是庞大的重力瞬间消失,一股股清风出现在殿内,把凝重的气氛一扫而空。

    “来意?诶?不是你找我过来的么?我还以为你是发了善心,要施舍些东西给小乞丐我呢?”汉阴生满是诧异的说。

    “我说,够了!”

    声音里的怒意增强了,整座神庙都摇动起来,空气波荡,摇摇欲坠。

    “好啦好啦,你这人真不经逗,动不动就升气……哦,对了,我忘了你不是人。”

    汉阴生自说自话,察觉到对方洋溢在空气中的怒意越来越强,他终于满意的住了口,脸色猛地无比正经,几句诗一字一句道:

    “我是受人之托,给你带句话:‘不许你打他的注意!否则,超度了你!’”

    “嗯!是谁?是谁敢这么无视本座!”

    雄壮的声音勃然大怒,但空气中并没有丝毫的异样。

    “祂不许我提名字,只让我过来给你带这么一句话。”

    汉阴生说完,拱火似的说道,“说实话,我也觉得祂挺狂的,你好歹也是一位神仙,祂居然这么无视你!换我是你,现在就出了庙门,带着一帮手下打过去,把祂从莲台上掀下来,看祂还神气什么!”

    “哼,你既然这么义愤填膺,怎么不说出祂的身份,和本座一起打上山门?”

    “呃……我这人生性胆小,怕血,认生,要我帮你摇旗助威还行,上阵杀敌,可太难为我了!”

    “是么?那太遗憾了。”

    话虽如此,祂声音里却毫无遗憾,接着说道:“你带来的话,本座已经收到,你可以离开了。”

    “那好,我告辞了。”

    汉阴生嘻嘻一笑,转身就走,“临走赠你一句话,别动不该动的心思,要不然,你纵然能神通无量,也逃不过寂灭的下场。好了,要说的就这么多,你好自为之,再见喽。”

    转身的乞儿身影,一步迈出,瞬间没了踪迹。不仅如此,代表着他来过的气息全部消弭,好似从来不曾来过这里。

    神庙里,陷入了寂静。

    一道目光陡然穿破不可计数的距离,刺破重重空间,落到世间。

    在那里,有一道早已掀起的狂潮,正要席卷天下,淹没人间。

    “天机已至,乾坤逆转,就凭你一句话,也想阻止本座么……”

    渐渐隐去的语音里,祂陡然若有所感,垂下目光,意味深长的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