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悍媳 > 第560章 不是唯一5

第560章 不是唯一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喜欢就行,回头我看看,能不能把它染色,要能染的话,我再给你多做一套。”余夏儿一脸笑容,暗地里却觉得手疼。

    这玩意既然刀枪不入,做成衣服自然也困难得很。

    她是用金针,加上红莲业火,用了很大的力气,又花了整整七天的时间,才给他做了这么一套衣服。

    还只是简单的缝合,上面一点绣纹都没有。

    “会不会很难做?”司昭问。

    “难,特别的难,所以你要天天穿着,才不枉我这般费劲。”余夏儿一脸认真地点头。

    “好,听你的,我天天穿。”司昭嘴角弯弯,一脸掩不住的笑容。

    看着他的笑,余夏儿神情恍惚了一下,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玉汝于成,光风霁月。

    她好像有点……走肾了。

    “夏儿,饺子好了!”

    楼下传来厨娘的喊声,余夏儿回过神来,对司昭说道:“走,我们去吃饺子。”

    刚说完就顺着阳台跳了下去。

    喊得真及时,余夏儿反手摸了下腰子。

    在呢在呢,幸好。

    吃完饺子守年夜,四人一狗,围着火堆聊天烤红薯。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新年到。

    “来,赏你个红包!”余夏儿拿出一块浓缩异兽精华,朝丑狗弹了过去。

    丑狗张大口,将东西含进了嘴。

    美好的滋味在口腔爆发,丑狗美得眯起了眼睛,它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大黑眼巴巴地看着,也想要。

    余夏儿顿了顿,扭头问司昭:“驴能吃肉吗?”

    司昭被问住了,没见过吃肉的驴。

    “算了,还是别吃了吧,省得吃坏肚子。”余夏儿想了想,又翻了翻挎包。

    从里头拿出来一个瓶子,倒了一颗龙髓丹出来,本是想全给大黑吃的。

    要给的时候又犹豫了,想了想,又把丹药分成两半,一半给了厨娘,另一半才弹进大黑的嘴。

    这玩意能量太多,怕大黑消化不了。

    厨娘:……

    捏着半颗丹药,表情一言难尽。

    “厨娘你快吃,这丹药已经破开,久了药效就流失了。”司昭好收提醒了一下。

    厨娘下意识就张嘴,把丹药丢进嘴里咽下。

    轰!

    一股强大的能量在体内爆发,厨娘面色一变,连忙盘腿打坐。

    而她对面站着的大黑,此刻两眼发直,一动不动地立在那里,浑身的毛发都是竖着的。

    “这龙髓丹能量十足,又不如朱果般温和,大黑它吃了半颗,不会有什么事吧?”司昭有些担忧地看着大黑,可千万别爆体。

    “应该……没事吧?”余夏儿有点不确定。

    呼噜呼噜!

    一旁传来呼噜声,二人扭头看了过去,发现吃了异兽肉精华的丑狗睡着了不说,还打起了呼噜来。

    重要的是,它呼噜声不小。

    二人对视一眼,嘴角微抽,略有些无语。

    对成年人来说,过年是既热闹,又很麻烦的,毕竟事情太多了些。

    余夏儿就觉得挺麻烦的,给这个拜年,给那个拜年,来来往往数不清那么多人。

    好在一年就一回,不然她非得烦死不可。

    送走最后一波客人后,余夏儿才后知后觉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她送了司昭礼物,司昭却什么都没有送给她,心头莫明就有些不爽。

    王八蛋也不知跑哪去了,等回来再找他算账。

    于是乎,晚上司昭刚回来,就被余夏儿壁咚了。

    “二流子,你没什么要说的吗?”余夏儿一脸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司昭的手背在身后,一脸无辜地看着她,“你要我说什么?”

    余夏儿眯眼打量了他一下,觉得自己张口要礼物似乎也不太好,有些气闷地收回手。

    “不说拉倒!”

    司昭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将她拉了回来,与她换了个位置,凑近她耳边轻声说道:“你已经不小了,过年我没什么礼物送给你,把我自己送给你,可好?”

    余夏儿怔了怔,伸手推了推他的脑袋:“痒得很,你离我远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馋我的身子。”

    司昭无奈地笑了笑,将背着的手放到前面来。

    “送你的,看看喜不喜欢。”司昭递给她的,是一个精致首饰盒。

    余夏儿接过来,打开看了下,发现里面装了一整套首饰。

    光看上面的宝石,就知道价值不斐。

    “你这是倾家荡产了?”余夏儿平日里虽不爱戴这些东西,但不爱戴不表示她不喜欢,她挺喜欢收藏这些的。

    余夏儿觉得,只要是个女人,都会喜欢首饰的吧。

    司昭见她喜欢,悄悄松了一口气,这一套首饰是他亲手画的图纸,又用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才打造出来。

    才这么一小盒,就花了他所有积蓄。因此说他倾家荡产,是真的不为过。

    不由得笑道:“对啊,倾家荡产了,以后又得靠你养我了。你是养,还是不养?”

    “养!”

    “既然你都养我了,我也不能让你吃亏,不如我这身子给你吃了?”

    “滚!”

    “别这样,我真的很香,很好吃的,不信你试试。”

    “试你个头,你……你干嘛。”

    司昭用深情的眼神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当着她的面开始慢慢地解着衣裳。

    余夏儿莫名有点方,这家伙前几天还不让她看他换衣服,今天就敢当着她的面脱衣服。

    想干嘛?

    本姑娘不是这样的人。

    咳咳!

    老这么诱惑她,她真的会忍不住的,到时候就真的成了厨娘口中的渣渣。

    “好看吗?”司昭问。

    “一般般吧。”

    余夏儿眼神飘忽,伸手抓住他将要滑落的最后一件上衣,帮他拢了回去,并且系上了衣带,系的是死结。

    司昭眼中闪过失落:“同床共寝那么久,你难道就从未想过要我?”

    余夏儿正弯下身去帮他捡着别的衣裳,闻言停顿了一下。

    好一会儿才直起身来,一边帮他穿衣,一边淡淡说道:“同床共寝又如何?跟我睡过的人又不止你一个。每个都要了的话,我要得过来吗?”

    司昭面色瞬间变得苍白,无半点血色:“除了我,你还跟别人同床共寝过?”

    ------题外话------

    魔族涌入,到处肆虐,各族不畏生死,历经百年才堪堪将魔族逼退。

    但常此下去不是办法,必须再次将魔界封印。

    有人捡到了一颗报废了的界石,猜测封印破裂与这界石有关。

    龙族认出来是曾经是龙笙的东西,又惊又怒,却不知真相,以为是龙笙不小心遗失,才造成此等后果。

    但看在龙笙一家都战死,很是可怜的份上,并没有惩罚龙笙。

    龙笙却痛苦不堪,认定了一切都是她造成的,这么多生灵的死亡,都是她害的。

    然而到了这种程度,龙笙仍旧没有把陌凌容供出来,一龙承担了所有。

    造成这种后果,她甚至不敢去想陌凌容会不会后悔,有没有……爱过她。

    每日重复着杀魔,这是她目前唯一能做的。

    活得生不如死,却不敢去死,因为她要活着赎罪。

    陌凌容在英勇杀魔中,渐渐地积累了极大的威望,同时也变得十分强大,当上了人人敬仰的人皇,封号冰皇。

    冰皇不近女色,后宫空缺。

    但传言冰皇对龙笙痴心一片,做梦都喊着龙笙的名字。

    终于有了封印的办法,但此法需要有一高阶的龙献祭。

    龙笙仿若看到了解脱,毫不犹豫地请求献祭自己,龙族答应了她的请求。

    冰皇得知消息,疯了般阻止,但冰皇打不过龙笙。

    献祭那日,龙笙将疯了似的冰皇打晕,顺利献祭了自己。

    自此魔界再度被封印,世间再无黑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