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穿越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247:财团众人:我们大家都支持叶小姐!

247:财团众人:我们大家都支持叶小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司律看来,赵雪吟就是那个可以让他付出一切的人。

    他愿意为赵雪吟做任何事。

    看到司律这样,福叔无奈地叹了口气,“少爷,我知道您还在记恨老爷,但老爷毕竟是您的亲生父亲!他是不会害您的,倘若赵小姐真的值得您为她付出的话,老爷会阻止您吗?”

    司律冷哼一声,“亲生父亲?在他眼底,我是他的亲生儿子吗?”

    司律永远都不会忘记五年前的那一幕。

    “少爷!”

    “福叔,别说了。”司律摆手,“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永远都不会后悔!”

    福叔紧紧皱着眉,“少爷,其实这些年来,老爷也很痛苦!当年他也是被人蒙蔽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您是当时的老爷,您会怎么做?”

    当年的事情太复杂了。

    如今五年的时间过去,福叔本以为司律多多少少会放下一点。

    没想到,司律对晋老爷子的恨依旧这么深刻。

    换位思考?

    闻言,司律的眼底全是讥讽的神色,抬头看向福叔,“换位思考?我会像他那么蠢?被一个女人骗成那样?”

    为了一个女人,当年的晋老爷子连亲生儿子都可以不顾。

    这种人,根本不配为人父!

    福叔再度叹气,“少爷,您有没有想过,现在的你,就是当年的老爷!您自己都看不清楚现状,老爷他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在福叔看来,现在的司律就是当年的晋老爷子。

    一样的执迷不悟。

    不撞南墙不回头。

    司律抬头看向福叔,“我不是他!我不会像他那么蠢!”

    福叔接着道:“少爷,如果赵雪吟心里真的有您的话,会耽误您这么多年吗?”

    司律的神色非常冷,“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评头论足!”

    “少爷!”看到司律这样,福叔特别着急。

    司律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福叔,我不想跟您吵架。您以后不再来找我了,晋如玉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站在您面前的人是司律,司律就只是司律而已,跟晋家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的他,只想过好司律的日子。

    说完这句话,司律转身就走。

    福叔看着司律的背影,眼眶微红。

    像。

    太像了。

    这决绝的背影,简直跟当年的晋老爷子一模一样。

    啪——

    门被关上。

    福叔叹了口气。

    好半晌,福叔才从会议室里走出来。

    十五楼的观景阳台上。

    司律吸完最后一支烟,便来到电梯口处的,摁亮电梯。

    叮——

    电梯门打开。

    里面站着好几个人。

    司律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最里面的叶灼。

    宴会结束,此时的她已经换回了日常的衣着。

    很简单的黑衣白裤。

    外面披着一件酒红色的大衣,头上压着一顶黑色帽子,宽大的帽檐遮掩住了她的五官,周身散发着一股近乎清冽的冷。

    虽然看不清她的脸,却给人一种强烈的鹤立鸡群的既视感。

    司律微微蹙眉。

    不由得想到叶灼吃马卡龙时的样子。

    那是一种对食物的崇敬。

    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崇敬。

    是装不出来的。

    司律突然有些看不懂叶灼。

    叮——

    电梯门合上。

    司律收回思绪。

    电梯的显示屏不断的跳跃着。

    15、14、13——

    砰!

    就在电梯下到10层的时候,整个电梯突然猛的一沉。

    啪!

    电光火石间,电梯内的灯也在此时爆炸。

    “啊!”

    “怎么回事?”

    “电梯出现故障了吗?”

    “我不会要死了吧?”

    “怎么办啊?我不想死!”

    “妈妈快来救我”

    “奶奶!”

    “爸爸!”

    不过转瞬间,电梯里就乱成了一团。

    大家吵得吵得吵,叫的叫,哭的哭。

    黑暗中。

    司律就这么站在哪里。

    浑身都在发抖。

    他有严重的幽闭空间恐惧症。

    一时间,司律的额头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

    “别慌,”就在此时,一道清浅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电梯只是在运行中出现了障碍而已,大家冷静一点,等待救援就行。”

    声音很淡,却掷地有声,如同沾染上了一层魔力,能安稳人心。

    众人纷纷回眸看去。

    只见,原本黑暗的密封空间中,突然亮起一道光。

    如同黎明照进了黑暗。

    “叶小姐,是叶小姐!”

    “太好了!叶小姐我们不会有事的对吧?”

    “对。”叶灼微微点头。

    雪白色的灯光如同在她的脸上镀上一层浅浅的光晕。

    刹那间,大家好像找到了主心骨。

    看到这束光,司律慢慢冷静下来,靠在电梯上,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如同虚脱。

    “大家冷静下来,听叶小姐的,很快就会有救援队来救我们的!”

    一个体型微胖的男人蹲下来,双手抱着头,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没用的,我刚刚已经按过救援按键了,这个按键是坏的!电梯里也没信号,这里是十楼,如果电梯再度失控掉到地下二层的话,那我们就死定了!”

    “怎么会这样?这么高档的酒店,按键居然是个摆设,我要投诉他们!”

    “那现在怎么办?”

    此言一出,原本已经冷静下来的人,瞬间又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没关系,我的手机有信号,很快就有人过来了。”叶灼语调清淡,丝毫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

    淡定到不像一个只有二十岁的小姑娘。

    “叶小姐,你没跟我们开玩笑?你的手机真有信号?”

    “嗯。”叶灼微微点头。

    叶灼的手机看似普通,其实被改装过,无论在哪里,都不会失去信号。

    嘎吱——

    就在这时,电梯箱内突然传来沉重的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在气氛紧张的电梯箱內,显得格外诡异。

    仿佛下一秒,电梯就会承受不住,狠狠地坠落。

    于此同时,电梯也变得摇摇晃晃起来。

    就像荡秋千一样。

    众人抬头朝电梯顶上减去,眼底全是恐惧的神色。

    “怎么办?怎么办?它,它是是不是要掉下去了?”

    “我不想死啊!真的不想死!”

    “妈妈!快来救我!”

    “爸!儿子不孝,不能看您最后一眼了!”

    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纷纷抱成一团,哭得不能自己。

    叶灼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只是电梯遇到故障开启了自我保护模式而已,它不会掉下去的。”

    吱呀——

    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电梯门,突然开启。

    嗤——

    “开了!它开了!”

    “太好了!我们能出去了!”

    看着缓缓开启的电梯门,大家雀跃不已,破涕为笑。

    可下一秒。

    众人脸上的笑容就凝固在了嘴角。

    因为电梯门开启之后,外面不是出口,面对大家的是一堵墙。

    经历过大悲之后,众人又因为电梯门的开启转换成大喜,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大喜又转变成大悲!

    “怎么会这样啊?”

    “啊!”有人忍不住奔溃的大哭起来。

    嗤——

    电梯又往下一沉。

    电梯门往下降了一截。

    好巧不巧,这一截刚好露出半个出口,刚好可以容下一个人,从里面爬出去。

    “我们爬出去吧?”

    “这电梯鬼的很,万一我们在爬出去的时候,电梯门又往下下降了怎么办?”

    “我不敢爬!”

    “我也不敢!”

    生而为人。

    谁不怕死?

    有人跃跃欲试,又再紧要关头缩回了脚。

    万一要是在攀爬的过程中,电梯又发生什么故障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司律捏了捏手指。

    不行。

    不能在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

    司律直接走出去,往上爬过去。

    就在这时,他的手腕被人一把抓住,“小心!”

    司律整个人被一股很大的力量拉下来。

    也是这时。

    轰!

    电梯又是猛地往下一沉。

    面对众人的又是一堵墙。

    看着被叶灼拉下来的司律,众人咽了咽喉咙。

    险!

    真是太险了!

    如果叶灼在慢一步的话,司律整个人就被电梯给腰斩成两半了。

    司律看着关闭上的电梯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好半晌。

    司律转头看向叶灼,“谢谢。”

    一句很真诚的谢谢。

    “客气。”叶灼神色淡淡。

    那样子,淡定极了,仿佛刚刚并没有发生什么一样。

    就在这时。

    外面叶灼的电话响起来。

    “喂。”叶灼接起电话。

    也不知那边说了什么,叶灼接着道:“唔我们现在在8楼。”

    8楼?

    电梯里现在什么都看不到。

    叶灼是怎么看出来是8楼的?

    难道她还会透视眼吗?

    挂了电话之后,有人问道:“叶小姐,你确定这是八楼吗?”

    “是八楼。”叶灼道。

    “你是怎么确定这里是八楼的?”

    “感觉。”叶灼压了压帽檐。

    感觉?

    大家还以为叶灼有什么秘密绝招呢!

    原来只是感觉而已!

    听到这句话,众人大跌眼镜。

    “万一你感觉错了怎么办?”

    一名粉衣女郎道:“我还感觉这里是九楼呢!你说八楼就八楼吗?万一搞错了,这后果谁来承担?”

    “就是就是!人命关天,怎么能用感觉来胡闹呢!”

    面对众人的质疑,叶灼也没有多说些什么,清淡的脸上仿佛裹挟上了一层雪光。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拍门声,“叶小姐!我们是救援队的,叶小姐你在里面吗?”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惊讶。

    是八楼。

    居然真的是八楼!

    叶灼的感觉没出错!

    风衣女郎不甘的眯了眯眼睛。

    叶灼倒是会出风头!

    “在。”叶灼微微抬眸。

    听到叶灼的声音,救援队松了口气,“叶小姐,里面没人受伤吧?”

    “没有。”叶灼红唇轻启。

    “没认受伤就好,”外面的救援队接着道:“叶小姐你们别着急,我们马上就把门撬开来。”

    “速度快点。”叶灼眉眼依旧,“限速器和安全钳只能支撑五分钟了。”

    一旦限速器和安全钳彻底失效,电梯就会快速的坠落下去。

    从八楼坠落到地下二层。

    一共十层楼高!

    一层楼高2米8,十层楼就是28米!

    从28米高空中坠落下去,就算不死,也会粉身碎骨!

    此言一出,众人吓得不行。

    “叶小姐你放心,限速器和安全钳不会失效的!我们已经启动紧急制动了!”

    “只有五分钟,快点!”

    叶灼的声音突然变冷。

    救援队队长吓得脸色一白,赶紧对身边的救援人员道:“动作都给我快点!”

    “收到。”

    嘎吱——

    就在这时,电梯门终于被撬开一条缝。

    缝不大。

    只能容得下一个人通过。

    因为降落的位置有问题,电梯和地面之间还有好几步台阶的距离。

    看到救援人员,大家都松了口气,脸上全是逃出生天的狂喜。

    救援队队长笑着道:“大家在坚持一下,马上就能把电梯门全部打开了。”

    “好的。”

    叶灼抬头看了看电梯顶,细微的声音顺着空气传过来,叶灼的耳根微动,“时间来不及了!大家快出去!让老人走前面!”

    听到这话,大家都拼命的往前挤,哪还顾得上老人。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被挤到后面。

    “说了让来老人先走,没听见吗?”叶灼拉住男人的胳膊,将他狠狠往后一拽,“老人家,快走。”

    老人满脸动容,连谢谢都来不及说了,人老了,动作到底是没有年轻人那么利落,老人家爬了好几次都没有爬出去。

    就在这时,司律托着老人的身体,将她往上面举去。

    地面上立即有人接住老人。

    “小伙子,你和那位小姑娘也快点上来!”

    司律顺势往上一跃。

    他伸手不错,很轻松地跳到了上面。

    还有十秒钟。

    叶灼眯了眯眼睛。

    她前面还有两个人。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真是太好了!终于出来了!我差点以为自己就死在电梯里了!”

    粉衣女郎双手抱胸,看了电梯一眼,眼底都是嘲讽的神色,“刚刚叶小姐不是说时间来不及了吗?怎么我们出来都半天了,电梯还是没事?我看她就是在哗众取宠吧!”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

    其实粉衣女郎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叶灼在里面故弄玄虚,把他们吓得半死,到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生,确实挺让人生气的。

    “叶小姐呢?让她出来给咱们大家解释解释!”

    一个体型微胖的男人从电梯的门缝里爬出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还、还在里面”

    司律赶紧走过去把他拉起来,“没事吧?”

    “没、没事。”

    紧接着,一只白皙的手出现在地面上,五指紧扣。

    这是一只很好看的手。

    骨节分明,莹白如玉。

    就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身影从电梯缝里跳跃上来。

    啪——

    轻松落地。

    有点酷。

    粉衣女郎看向叶灼,阴阳怪气的道:“哟,咱们的救世大英雄上来了!救世大英雄,你刚刚在电梯里可把我们都吓得不轻,说什么时间来不及了,你现在能给我们解释下为什么电梯还没有坠落吗?”

    叶灼轻拍了下身上的灰尘。

    风轻云淡的,好像并没有要解释的样子。

    粉衣女郎更气了,“叶”

    就在这时,站在粉衣女郎边上的老人家突然满脸惊愕的看着电梯门,用手指着电梯门,整个人都在颤抖着。

    那表情,比见了鬼还要难看。

    众人不解的朝电梯门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原本还停在那里的电梯,此时变得空荡荡的一片。

    什么都没有了。

    砰!

    脚底下传来一道剧烈的响声,连带着地面都跟着震动了下。

    这是电梯坠落的声音。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在慢一点的话,哪怕是一点点,也会跟着粉身碎骨。

    这一刻。

    众人脸上已经说不出个什么神色了。

    “呜”

    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没忍住,情绪失控的放声大哭。

    周边其他人神情也跟着被感染,纷纷红了眼眶。

    如果不是叶灼的话,他们这些人现在已经变成肉饼了。

    “叶小姐!叶小姐!叶小姐谢谢你!”

    “叶小姐呢?”

    “刚刚不还在这里吗?”

    众人在去找叶灼时,空气中已经不见了叶灼的身影。

    “叶小姐可真是个好人!”

    “王小姐,你刚刚太过分了!你怎么能那么说我们的救命恩人呢?”

    “你自己是小人,所以把叶小姐也想成跟你是一样的人!我看你就是在嫉妒叶小姐吧!嫉妒叶小姐比你优秀!”

    “王飞倩,你真是太恶心了!”

    一时间,众人对纷纷对粉衣女郎王飞倩指指点点。

    王飞倩不甘的咬唇,想反驳回去,但是能出现在宴会厅的人,非富即贵,她一个都惹不起,当下只好夹紧尾巴,灰溜溜地跑远了。

    司律看着众人,眼底神色复杂。

    不得不说,今天的叶灼让他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叶灼。

    于此同时。

    另一边。

    姜小羽站在楼下大厅等姜老太太。

    等人的时间有些无聊。

    姜小羽拿起手机,开始玩游戏。

    “小羽!小羽!”就在这时,她的手突然被人一把抓住。

    姜小羽低头看去,只见抓着她的手的人正是姜老太太。

    姜老太太满脸泪痕,姜小羽被吓了一跳,“奶奶,您这是怎么了?”

    “小羽啊小羽!我刚刚差点就见不到你了!”姜老太太一把抱住姜小羽。

    “怎么了奶奶,您别着急,好好说!”姜小羽扶着姜老太太来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姜老太太正是电梯里唯一的一个老人,老人家的思绪还算清晰,很完整的将发生在电梯里的事情跟姜小羽说了一遍。

    姜小羽听得心惊胆战的。

    听到是叶灼救了他们之后,姜小羽的眼神变了变,“奶奶,您确定您说的是叶家的后人,叶灼?”

    “当然了!”姜老太太很肯定地点头,“除了这个叶小姐还能有哪个叶小姐!叶小姐长得那么漂亮,我是不会认错人的!就是她!”

    语落,姜老太太抓住姜小羽的手,“小羽,咱们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可得好好谢谢叶小姐。”

    “嗯奶奶,我知道的。”

    看来,叶灼还真跟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另一边。

    周家。

    周婆婆回去之后,就把叶灼给的药方拿给儿媳妇马嘉悦看。

    马嘉悦的父亲是个老中医,从小,她也跟着耳濡目染,学到了不少东西,比正经中医学院出来的研究生还要专业很多。

    “嘉悦你给我看看,这个药方是不是真的能治疗糖尿病?”

    马嘉悦好奇的接过药方,“妈,谁给你的?”

    “今天我不是去参加张老给老叶家外曾孙女举办的接风宴了吗,这个药方就是她给我的!”

    叶灼?

    马嘉悦不悦地蹙眉。

    倒不是叶灼得罪过她。

    而是因为赵雪吟是她的侄女。

    如果不是叶灼的话,这顺羲财团就是赵雪吟的天下。

    赵雪吟是她的娘家侄女,赵雪吟要是顺利接受顺羲财团,让赵家晋升世家的话,她也能跟着沾光不是?

    可这一切,都被叶灼打破了!

    她能对叶灼有好感吗?

    马嘉悦看了眼药方上药材,“人参、生地、熟地、黄芪、黄精奇怪”

    “奇怪?奇怪什么?”周婆婆赶紧问道:“是药方有什么问题吗?”

    马嘉悦摇摇头,“问题倒没什么问题!我就是感觉这个药方挺熟悉的!”

    就在这时,马嘉悦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接着道:“我想起来了!这个药方您去年吃过!我爸不是给您开过吗?但您吃了三个多月,也没什么效果!”

    马嘉悦倒是没说谎,这个药方去年夏时,她的父亲确实给周婆婆开过。

    听到这话,周婆婆非常失望。

    也是她想多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有把握治好糖尿病呢?

    想到这里,周婆婆苦笑着摇摇头,“和去年你爸给我开的一模一样吗?”

    马嘉悦挠了挠脑袋,“倒也不是完全一样,这里面有两味药材是我爸没有用到的,但这两味药材根本就没有治疗糖尿病的功效,只是起到补气活血的作用,中医讲究对症方能下药,可这两味药材根本就不对症,能干什么?”

    很明显,这就是一张毫无作用的药方。

    不但毫无作用,很有可能还会有副作用。

    看到周婆婆满是失望的脸,马嘉悦接着道:“妈,您要是不嫌苦的话,我那里还有另外一个偏方,你要不要试试?”虽然她的药方并不能治疗糖尿病,但至少可以给老太太一个心灵上的慰藉。

    总比这种来历不明的药方要好!

    “算了算了,”周婆婆摇摇手。

    得糖尿病这么长时间,她最怕的就是喝中药。

    苦的很。

    倘若这个马嘉悦给的偏方真的能治好糖尿病的话,忍忍也就过去了,可现在根本就没用,那她为什么要去受这个苦?

    这些年来,她吃过的偏方还少?

    偏方不比正经药方。

    偏方比药方苦多了。

    “嘉悦,我先上楼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周婆婆从椅子上站起来,往楼上走去。

    马嘉悦点点头。

    边上的佣人有些犹豫的开口,“老、老太太。”

    “怎么了?”周婆婆回头。

    佣人索性一鼓作气,接着道:“老太太,我先生他也得糖尿病好多年了,这个药方您要是不用的话,可以让我带回去试试吗?”

    虽然马嘉悦已经说了这个药方没用,可佣人就是想试试。

    万一有用了呢?

    周家在金融界声名显赫,那个叶小姐肯定不会拿一张假药方来糊弄周婆婆。

    这张药方周家人懒得要,在佣人看来,这是他们普通人求之不得的。

    “拿走吧。”周婆婆摆摆手。

    “谢谢老太太!”佣人立即收起药方。

    “等等!”就在这时,马嘉悦突然开口。

    佣人顿住脚步,“夫人,您还有其他事吗?”

    周婆婆也是一脸问号的看着马嘉悦。

    马嘉悦接着道:“王嫂,您要是实在想用这个药方的话,就拿去用吧!但有话我必须要说在前头,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您说。”王嫂看向马嘉悦。

    马嘉悦接着道:“这张药方是顺羲财团的会长叶灼给的,是你自己要拿去吃的,如果吃了之后,出现什么问题的话,这冤有头债有主的,你可不能把脏水往我们身上泼!”

    王嫂点点头,“夫人您放心,这点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话说明白了就行。”马嘉悦接着道:“你先下去吧。”

    王嫂转身往外走去。

    王嫂走后,周婆婆有些不放心的道:“嘉悦,那个药方有什么问题吗?你怎么会突然那么说?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不能让王嫂拿回去了!万一真把人吃坏了怎么办?”

    马嘉悦笑着道:“药方没什么问题,但是,妈您应该听说过这么一句话!是药都有三分毒!万一王嫂家那口子时运不济,吃坏身体的话怎么办?我这么说也是为了杜绝后患!”

    没问题?

    没问题才怪!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

    叶灼给的那张药方里的两味药材,不但毫无作用,反而和里面的其中一味药材相克!

    敢拿这种假药方出来骗人,叶灼就等着收法院的传单吧!

    想到这里,马嘉悦心里非常畅快。

    这人要是走起运来,真是连老天爷都帮忙!

    没想到她就在家里呆着,也能帮赵雪吟这么大的忙。

    听到马嘉悦说药方没什么问题后,周婆婆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宴会厅。

    叶灼跟着张老把所有人都送回去之后,这才开车回叶氏公馆。

    车上。

    小白白有些着急的道:“大灼灼,你能快一点吗?”

    “你着急去干什么?”叶灼回眸。

    小白白道:“人家快没电啦!”

    叶灼微微挑眉,脚下油门一踩,加快速度。

    突如其来的加速让小白白的身体往后仰去。

    小白白坐稳身体,吐槽道:“大灼灼!你突然加速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都吓死人家啦!”

    叶灼双手扶着方向盘,“你不是没电了吗?没电还不快点开启省电模式?”

    “对哦!”小白白这才想起来自己快没电了,“我这就开启省、省”一句话还没说完,小白白就没音了。

    “喵!”喵哥立即从小白白的口袋里钻出来,用爪子毫不客气的扇着小白白的脸。

    边扇边叫。

    前面刚好是红灯,叶灼踩下刹车,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把喵哥抓过来,“好了,小白白没事,就是没电了。”

    喵哥好像听懂了叶灼的话一样,在叶灼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窝着,立马就不叫唤了。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公馆前。

    叶灼开门下车,顺便开启小白白的备用电池。

    滴——

    小白白脑袋上的屏幕瞬间就亮了起来,“大灼灼!”

    叶灼语调清浅,“给你开启了备用电池,废话少说,快点回家充电。”

    “知道啦!”小白白跳下车。

    喵哥也在这个时候跳进小白白的口袋。

    “叶小姐!”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女声。

    叶灼微微回眸,只见来人是姜小羽。

    再次看到叶灼,姜小羽的脸上全是愧疚的神色,“叶小姐,我叫姜小羽!对不起,我可能误会了你,觉得你是一个抢别人东西的坏女孩,所以才在宴会厅上对你那样,请你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说到最后,姜小羽给叶灼鞠了一躬。

    叶灼就这么的站在姜小羽面前,语调淡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今天晚上在宴会上叫我出去,是为了给赵雪吟出气吧?”

    姜小羽愣住了。

    因为怕叶灼记恨赵雪吟,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赵雪吟半个字。

    那么叶灼是怎么知道的?

    叶灼浅浅勾唇,“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

    姜小羽点点头。

    “因为你就是赵雪吟手里的一颗棋子,”叶灼接着道:“替我转告赵雪吟,有种就正面对上,别在背地里使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棋子?

    叶灼说她是叶灼手中的棋子。

    这个棋子是她想象中的意思吗?

    姜小羽从小跟赵雪吟一起长大,虽然中间分开过三年,但一直保持联系,彼此之间亲如姐妹。

    赵雪吟利用她。

    把她当棋子吗?

    姜小羽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好半晌,姜小羽才反应过来,看着叶灼的背影道:“叶小姐!等等!”

    “还有事吗?”叶灼微微回眸。

    姜小羽接着道:“还没有谢谢你救了我奶奶!我奶奶很感激你,特地让我过来找你!她看你在宴会上挺喜欢吃甜品的,所以我就让我买了这个过来,请你一定要收下!”

    叶灼自然不会拒绝一个七十多岁老人的好意,双手接过姜小羽递过来盒子,“替我跟奶奶说声谢谢。”

    “应该是我们谢谢你才对。”

    “大灼灼,人家快没电啦!”小白白突然在这个时候开口。

    姜小羽一愣,眼底全是好奇的神色。

    叶灼道:“自己回去充电。”

    “好的。”

    姜小羽惊讶的道:“哪个是机器人吗?”

    闻言,小白白立即回头卖萌,“对哦对哦!人家就是越宇宙第一聪明、第一可爱的机器人叶白白是也!不过人家现在没电啦!就不跟你聊啦!再见!”

    姜小羽脸上全是惊讶的神色。

    她平时对机器人挺感兴趣的,因此在出国留学的时候,特地选了Z国。

    可是,在科技发达的Z国,她都没见过这么智能的机器人,没想到却在国内看到了!

    此时的姜小羽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

    马上拥有一只一模一样的机器人!

    姜小羽转头看向叶灼,“叶小姐不好意思,我非常喜欢你那个机器人,能问问,它是在哪里买的吗?”

    叶灼接着道:“这个是我自己组装的。”

    自己组装的?

    姜小羽眼底的神色都要变成星星了!

    叶灼也太厉害了吧!

    居然能组装出这么智能的机器人!

    姜小羽捂着嘴,“叶小姐!你真是太厉害了!怪不得电视上说你能建造出航天母舰!”

    “谢谢。”叶灼抬头看了看天,“要进来喝杯茶?”

    “要的要的!谢谢叶小姐!叶小姐你真是太客气了!”

    叶灼:“”她真的只是客气一下,没想到姜小羽居然这么不见外。

    来到屋里。

    只见小白白已经正在角落里充电了。

    姜小羽来到屋里,对着小白白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左摸摸,右摸摸,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模样。

    就在这时,小白白的口袋里的喵哥突然伸出脑袋。

    “喵!”

    面对突如其来的大脑袋,姜小羽吓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拍着心口道:“卧!卧槽!机器人身上长猫了!”

    就在这时,叶灼端着杯子走过来,“晚上喝茶睡不着,来杯可乐吧。”

    “谢谢。”姜小羽双手接过叶灼递过来的杯子。

    喝了口可乐,姜小羽接着道:“叶小姐,那只猫是真的吗?”

    “是真的。”叶灼微微点头。

    “那、那我能摸摸它吗?”姜小羽问道。

    “可以。”

    得到叶灼的许可,姜小羽小心翼翼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喵哥的脑袋。

    “喵!”

    喵哥蹭了蹭姜小羽的手。

    姜小羽兴奋的道:“是真的!这只猫真的是真的!”

    叶灼坐在沙发上喝可乐,顺便把姜小羽带来的甜品打开。

    一块很精致的慕斯冰淇淋蛋糕。

    上面还淋了一层可可粉。

    看上去就很好吃的样子。

    叶灼拿刀切了一块蛋糕,“姜小姐,你要吃一块甜点吗?”

    姜小羽哼哧哼哧的跑过来,“叶小姐,你叫我的名字就行!我叫姜小羽!”

    叶灼微微颔首,“那么你要吃甜品吗?”

    “太晚了,”姜小羽摆手拒绝,“晚上吃东西容易长胖!”

    姜小羽不吃,叶灼只好一个人享受美味。

    看叶灼吃得那么香,姜小羽看得直咽口水。

    等明天白天,她也要像叶灼这么吃!

    吃两大块!

    不!

    三大块!

    对!

    就是三大块。

    为了让自己不的胃不再受折磨,姜小羽接着道:“叶小姐,你忙,我先回去了!”

    “嗯。”叶灼微微点头。

    临走之前,姜小羽还跑过去抱了抱喵哥,然后又拍了拍小白白的肩膀,“我走了,再见。”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

    叶灼照常去财团上班。

    早上是要开早会的。

    叶灼是卡着点进办公室的。

    赵雪吟看了叶灼一眼,“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早会吧,我先来说两句”

    叶灼就这么地坐在椅子。

    坐姿有些随意。

    脸上没什么表情。

    从司律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的侧脸。

    司律的眼神很沉。

    赵雪吟刚好捕捉到这一幕。

    司律居然在看叶灼!

    他为什么要看叶灼?

    赵雪吟怒火中火烧,可面上还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看向叶灼,“叶会长,听说你昨天下午看了一个下午的财务报表,请问你有什么要跟我们大家说的吗?或者,针对财务上的问题,出什么解决方案了吗?”

    据艾丽所说,叶灼不到一小时就看完了。

    她能看出来什么!

    还总结和方案?

    丢人现眼还差不多。

    “这个问题我正要跟大家说,”叶灼微微起身,走到赵雪吟身边,“电脑我用一下。”

    “用吧。”赵雪吟微微一笑,她倒是想看看,叶灼能说出个什么来。

    叶灼将准备好的U盘插进USB接口中,打开PPT。

    下一秒,电脑上的内容,全部呈现在身后的大屏幕上。

    “大家请看大屏幕,”叶灼操控着鼠标,“这里,这里,都是我看财务报表总结出来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财团会在短短十年内,股票下跌的这么厉害”

    叶灼一字一句,深入人心,且条理清晰,让人挑不出半点错误。

    一番话说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从对方眼底看到了震惊。

    厉害!

    真是太厉害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谁也不相信,这个方案和总结是叶灼做出来的。

    这么一对比。

    赵雪吟比叶灼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叶会长说得对,咱们确实应该怎么做。”

    “叶会长,我支持你的方案!”

    “我也支持!”

    转眼间,会议室里三分之二的人都举起了手。

    赵雪吟愣住了。

    她本来是要看叶灼笑话的。

    没想到叶灼居然准备的这么充分。

    这个方案到底是谁给她做的?

    张老?

    赵雪吟捏了捏手指,心里非常不好受。

    须臾,赵雪吟冷静下来,接着道:“各位,这个方案看起来确实不错,但纸上谈兵终究只是纸上谈兵”

    “我不认为这是纸上谈兵!”

    “我也不认为!”

    “赵小姐,这分明一份可行的方案,请你不要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

    赵雪吟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司律,“司理事长,你觉得呢?”

    司律年轻有为在财团很有威望。

    只要司律开口否定,大家一定会支持司律的。

    而且司律那么喜欢她,肯定会支持她的。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