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天命神婿 > 第26章 虬角

第26章 虬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怎么可能是假的呢?你看这造型古朴大气,还带有唐代的时代特色,而且开片包浆自然,明显就是开门到代,十足的真品啊!”

    宋林还没说什么,但宋承泽反倒是有些急了。他可是借着这件白釉骆驼,没少去讥讽陆晨,若真是被证明为赝品的话,那岂不就是自己扇自己耳光吗?他怎么能丢这样的脸呢?

    “呵呵!”

    孙盛广呵呵一笑,瞥了面色有些发红的宋承泽,摇头道:“浩轩说的不错,这件唐三彩白釉骆驼,的确是一件赝品无误。”

    “通常情况下,我们鉴定一件唐三彩的真伪,主要分为四点。这第一点是‘釉’,唐三彩真品表面釉层较厚,釉中气泡很少,釉面均匀,光泽柔和,还有特定的‘翘皮纹’。第二点为‘型’,真品唐三彩的马、驼等造型,一般都是头小颈长,膘肥体壮,臀部发达,腿部强劲有力,处处都可透出一种内在雄健的美……”

    “第三点为‘坑’,唐三彩本是随葬品使用,用于殉葬,在地下埋藏了上千年,其胎釉必然会受到‘侵蚀’。通常真三彩在出土后,器釉面有许多如同针尖般大小不一的剥釉点,俗称为‘陨石坑’。而这最后一点,则是‘味’,在地下埋藏了上千年,墓土的味道已经沁入到了唐三彩的胎骨之中,即使出土后存放若干年也能闻到一种老坑的墓土味。”

    “宋先生若是不相信的话,可以按照这四点来对照一番。”

    孙盛广说罢,便又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继续闭目品茶。

    宋林父子听完后,急忙拿起那件白釉骆驼,开始依据孙铭阳的话,对照了起来。

    他们手中的白釉骆驼,釉质仔细观察,泛着一种耀眼的贼光,布满了横七竖八的长纹开片。造型还算不错,但缺少了一种流畅美,至于陨石坑和墓土味,更是一点都没有。

    对照完了后,宋林父子的脸色都极为难看,任谁被坑了三十万,也不会有好脸色的。

    “玛德!我这就去找那个姓马的骗子……”

    宋承泽瞥了一眼面带微笑的陆晨,心中又气又恨,装好白釉骆驼,就准备出门找骗子理论。

    不过还没等他下楼呢,孙铭阳却面露不屑道:“这位小宋先生,我们古玩这一行,向来讲究的就是一锤子买卖,讲究的就是眼力。旁人要是都如您这般,眼力不好,还要找售后,那我们这一行可就没法做了。”

    “承泽,你给我回来。打眼就是打眼了,这个亏我们自己认了。”

    宋林也难得开了口,拉住了儿子,若真是去找了后账,再被传出去的话,以后他还不得成为整个古玩界的笑柄啊?

    陈浩轩呵呵一笑,类似这样的人见多了,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眼力极高,结果通常都是被商家玩弄于鼓掌之中。

    他不再去理会宋林父子,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陆晨,微笑道:“陆先生,能否麻烦你把那座摆件拿出来,给我们三人开开眼呢?”

    一旁正要离开的宋林父子,听到这话,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将目光挪动到了陆晨的身上。

    “没问题。”

    陆晨点了点头,在众人的注视下,将那座翠绿色的仙山雕刻摆件拿了出来。

    陈浩轩靠上前来,观察了一番后,微笑道:“陆先生,实不相瞒,我对您这个摆件很感兴趣,不如我出一万块钱,您将它转让给我可好?”

    “对不起陈老板,我岳父非常喜欢这座摆件,恕我不能装让。”

    陆晨笑着摇了摇头,随便编造了一个藉口。

    孙广胜这会儿也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伸手抹了抹摆件,笑问道:“小陆先生,这摆件你当真不卖吗?”

    “老先生,真的不卖。”

    陆晨格外坚定道。

    “那我要是出十万,你还算不卖?”

    孙广胜的笑容突然变得玩味了起来,再次问道。

    这话一出,叶建文与宋林父子同时大吃一惊,他们三个人可是现场见证者,亲眼看见陆晨花了三千块钱,从马东元手中买下来的。这转眼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三千块钱就翻了三十多倍,变成了十万?

    叶建文随后更是红光满面,与有荣焉,还得意地扫了宋林父子一眼。

    “爷爷、陈叔,您二位就别想捡便宜了,这位陆先生明显是懂行的啊,不然怎么能截您二位的胡呢?”

    孙铭阳瞧见二人吃瘪,哈哈一笑道。

    “看来陆先生是真懂行啊,可惜我当时我只出了两百,要是多出一点,兴许就能拿下了。”

    陈浩轩摇了摇头,一脸苦笑道。

    陆晨哑然失笑,心道那姓马的摊主还真是能忽悠,赝品唐三彩被卖出了三十万的高价,而这摆件呢,陈浩轩明明只出了两百,到了他嘴里却变成了两千。

    “老先生既然买下了这座摆件,想来应该也知道它的来历吧?”

    孙盛广饶有兴趣地看着陆晨,笑着问道。

    “略懂一些。”

    陆晨微微颔首,轻声道:“这座雕刻摆件的材质,非玉非木非石,乃是罕见的虬角?”

    “什么角?”

    叶建文与宋林父子听完,都说一脸茫然之色,根本没听清陆晨所说的是什么。

    “我说的是虬角,虬龙的虬,虬髯客的虬。”

    陆晨简单地解释了一番,而后接着道:“虬角在古玩界中,很多人将之称为‘秋撅’,是一种由海象牙所制作而成的工艺品。相传这虬角本是清时朝廷造办处的一种手艺,是将海象牙染色,制作出翡翠一样的颜色和纹理。这个工艺当然不同于现在的造假染色,它不掉色,而且是非常环保的,并且由于海象牙密度较大,染色后的虬角,触感和翡翠也非常类似。”

    “在清代晚期,由虬角制作的器物,一般也只供宫内人员或皇亲国戚、朝廷大员享用。而在清朝覆灭,造办处解体,不少技艺高超的手艺人流落民间,其中就包括虬角的手艺人,但是也非常稀少。以至于民国时候,如果有人能有一个虬角小烟嘴或小印章,就是相当有身份的象征。”

    “随着时间推移,上一代虬角手艺人相继离世后,这虬角技法也成了不解之谜。而现代技术虽然屡屡尝试,但是无论在外观还是在触感上,都达不到传统虬角的水平。”

    “好!陆先生果然是懂行啊!”

    听完陆晨的讲解,孙盛广与陈浩轩满是赞赏地鼓掌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