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唐末大军阀 > 654章 再往后的事,已完全脱离原本的轨迹

654章 再往后的事,已完全脱离原本的轨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再问你们一遍,谁可为宁国军之主?”

    “你们都聋了不成!我吴国军政大权到底该由谁来主持!?”

    张颢又接连追问了两次,他也已是愈发恚怒,然而在场众人,却仍没有应声。包括徐温在内,牙署庭院内反而陷入一片死寂,几乎所有吴国朝臣,都冷漠注视着大为光火的张颢睁圆了双眼来回瞪视,却仍是在做无声的抗议,也是在向张颢表态:

    你先是弑杀吴国之主,随即又引兵挟制我等即便眼下不便发作,可是也休要以为我们会受要挟就范,而让你这厮独揽大权。

    如果事态按照原本的轨迹那般进展下去,这时候应该是严可求立刻站出身来,向张颢谏言虽然吴国军政大权非公莫属,可非但四邻没有安定,其他在外领兵屯戎、坐镇一方的先王旧将只怕也不会顺服,所以公当先立幼主,以摄政的名义统掌朝堂,时日一久,其余文臣武将自然是莫敢不从

    然而趁着张颢踌躇寻思之时,严可求则冒险以杨渥之母史太夫人的名义,暗自急了封书信藏于袖中,再公然宣读杨氏创业艰难,而吴王不幸身故,于理因由先王子嗣按次序继位,谕告文臣武将不要辜负使命,竭力辅佐新主仓促的时间内私些诏谕,以先王遗孀的口吻,竟还说得声情并茂,言辞激昂,使得听者无不感动,傻了眼的张颢眼见众意难违,也终究不便再威逼下去

    然而如今严可求却是身为魏帝李天衢的心腹谋臣,受封为西京留后,去与河西诸部周旋没有人出面来打消张颢夺权,甚至篡位的念头,庭院间众臣便也只得一直僵持下去,眼见周围牙兵手持明晃晃的兵刃,似乎又逼近了几步,而心焦气躁的张颢来回瞪视,眼中似乎也流露出几分杀意

    现场的氛围愈发的紧张,似乎又一场杀戮,也将是一触即发。

    如若当年天平军节度使朱瑄的族弟朱瑾按原本的命数,活到南奔吴国性情凶暴桀骜的他,眼见严可求出手使计,暂且打消张颢急于上位的心思,将一场危难化解于无形之中,也会发出“瑾年十六七岁即横戈跃马,冲犯大敌,未尝畏慑,今日对颢,不觉流汗。公面折之如无人,乃知瑾匹夫之勇,不及公远矣”这般的感慨。

    似是由于气急恼怒,双目中已满是血丝的张颢已动了杀心,然而也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做出头鸟,会冒尖跳出来斥责他弑君篡权的逆行,张颢倒便于抓几个典型杀鸡儆猴,以做威慑。

    庭院内一众朝臣的反应,却是出奇的一致。张颢再是气恼,心说也终究不能将宣城当中所有朝臣一股脑杀尽了

    然而杀也不是、放也不是,这却又当如何处置?

    “左牙军听令!把这干人等给我押下去!”

    张颢忽的又厉喝一声,命令麾下左牙亲兵部众扑上前去,要将在场吴国朝臣给尽数控制住。他这般行径,看来也是在向其他臣僚表态:

    不过你们承不承认,宁国军乃至吴国之主,我是做定了!

    人群中这时才响起一阵惊呼斥责声,毕竟张颢既然宣称吴王染疾暴毙,那无缘无故的,又要看押住他们这些属臣作甚?明显他已是急不可耐,觊觎权位的吃相,也不免太难看了些!

    然而锋刃森寒的钢刀长枪逼到面前,毕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庭院内众多臣僚再是愤慨,到底也免不了要受制于人。而当张颢在向与他合谋弑君的徐温望去,就见那边亦有不少右牙军的兵卒疾步上前,擎起军械、持刃相向,每个人脸上也满是警惕之色

    与徐温分别担任左牙军指挥使、右牙军指挥使,彼此还是今夜共谋刺杀吴王杨渥的同伙张颢倒是也打算立刻控制住徐温,然而他也很清楚,今晚对方麾下牙军齐聚,也必定不会任凭他人处置如若左牙军、右牙军现在便立刻翻脸火并,那也无法控制住宁国军宣城内的众多臣僚。

    所以张颢对徐温对视,虽然彼此的目光似也已迸射出火花来然而思前想后一番,张颢终究也只能恶狠狠的威胁道:

    “徐指挥,你且好自为之”

    张颢狠声说罢,旋即断然拂袖,便转身离去了。而徐温注视着张颢离去的背影,他嘴唇微动,但欲言又止,终究也只是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而并没有因为张颢临时变卦的行径采取任何行动

    “岂有此理!张颢那老狗,倒也敢觊觎吴国国主之位!就算要取代杨家宗室,也须是我徐家的!那张颢也配来争?阿爹勿忧,孩儿这就召集亲信,趁夜杀入张颢老贼府邸,砍了他的狗头,转由我徐家控扼住吴国一众臣僚,届时阿爹便可坐上王位,孩儿便为世子,这吴国不还是我徐家的?”

    不久后,徐温府邸当中,忽的有人厉声喝骂道。到底徐温的长子徐知训,平素为人也狂妄惯了。听闻本来与自己父亲合谋的张颢变卦,还要骑在他徐家头上,又如何会善罢甘休?

    毕竟本来按着史载轨迹,徐知训便是仗着自己的老子权势辅政当权,而骄横恣肆,不但凌辱诸将,乃至时常侮弄吴王,分毫不守君臣之礼甚至还会不断的招惹按原本轨迹会投到南吴的朱瑾,索要名马,意欲将其爱妾强行占为己有,还要罢黜兵权最终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也激得朱瑾拼着自己的性命不要,而暴起出手砍了徐知训的脑袋。

    “愚蠢!你还不给我回来!张颢既然胆敢挟制众臣,不顾众意而必要做吴国之主他也必然是早有准备,尚还不知又暗中勾结了那些部众今夜也只得打起精神,督令右牙军严防巡视,切不可给他可乘之机

    而你却要杀入张颢府邸,他又怎会不防备,到头来还要给那张颢向为父兴师问罪的理由!如若右牙、左牙两军斗得个两败俱伤,你以为吴国便还是我徐家的?为父好歹这些年来孤心苦诣,自问识得权谋之道,偏偏怎会有你这么莽撞愚蠢的不肖子!”

    眼见徐知训撸胳膊挽袖的便要往外冲,徐温更是气不到一出来,当即劈头盖脸的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而徐知训虽然是亲生长子,徐温瞧他那副张狂的模样,却不由的想到了就在不久前由自己与张颢合谋杀害的吴王杨渥

    而徐知训再是骄横恣肆,在自己老子面前倒还不敢造次,然而他仍是满脸的不服不忿,当即瞪圆了双眼,又恨恨的说道:

    “可是阿爹!难道我等便任由张颢老狗挟制住臣僚,而自称做吴国之主?再这般下去,那厮到底不还是要压制住我徐家的声势!?”

    徐温闻言,重重的冷哼一声,实则他现在也是心乱如麻,实在没有应对之策而除了自己不成器的长子徐知训之外,徐温的目光一乜,飘过同处于厅堂当中的另一个儿子,眼下看来也是束手无策的徐知询,而又落到另一个人身上,忽的沉声问道:

    “知诰,你平素也很有主见,如今张颢自作主张,反而要迫使我徐家臣服你又怎么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