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 第165章 今天这一天有点长

第165章 今天这一天有点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四月五号!

    天气晴朗,淡薄的乌云飘荡在空中。

    昨晚出现做网络论坛里的帖子,已经隐藏不住,彻底在市民间传开。

    所有人都知道有一大批邪物朝着延海市靠近。

    街区一家卖油条的店面前,夫妻档收拾着东西,将一些生活用品搬到面包车上,六岁的儿子蹲在地上玩着机器人。

    恍然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要有玩具玩,甭管天崩地裂,对孩童来说,那都不算是个事情。

    “李哥,你们这是要搬走?”隔壁店门的小青年问道。

    “是啊,有大批邪物朝着延海市过来,我想着带着老婆孩子去外面躲一躲,等以后安全了再回来。”

    李哥搬着纸盒,里面都是儿子的玩具,这小东西不带他玩具走,还不肯离开延海市,年纪小就是不知道危险,跟小命比起来,这些玩具能有什么用。

    “你走不走?”

    小青年摇头道:“我外面也没有亲戚朋友,能去哪里,就在这里待着了,我相信咱们延海市特殊部门可以保护我们的。”

    此时这种情况在延海市并不少见。

    大多数人都整理东西离开,有的更是连东西都没带,就是拎着行李箱,买好机票,直接离开延海市出去度假。

    特殊部门发出的官方公告,没有任何隐瞒,实话实说,同时也建议市民们如果外地有住所,可以先去避避风头。

    因此。

    许多都收拾着东西离开,也有的没有离开,就是相信特殊部门有能力保护他们。

    最为关键的就是,因为邪物的原因,所以在开发住宅区的时候,都会预留地下收容所,如果真的遇到邪物进攻,基本上所有市民都能躲藏在地下。

    直到邪物灾难结束。

    别墅区。

    小宝醒来后就被电话吵醒,是他爸爸的电话。

    “小宝啊,你先离开延海市,等过段时间再回去。”

    “不走,死也不走。”

    啪!

    挂掉电话,随后呼呼大睡。

    不上学的日子真的好棒,他喜欢这样的生活,要好好的睡一觉,然后醒来就去找林凡跟老张,他非常喜欢跟他们在一起玩耍的感觉。

    保护小宝少爷的保镖,接到老爷的电话。

    要求带着小宝少爷离开。

    只是他很为难啊。

    小宝少爷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来办,那情况是很不妙的,因此对于老爷的要求,他只能说尽力而为,不敢保证百分百的能够做到。

    宿舍。

    林凡睁开眼睛,坐在床上,懵懵挠着头,刚睡醒,大脑处于宕机状态,暂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喝饮料。”老张弯着腰,打开床边柜,拿出豆浆,递给林凡,随后看向一旁,好奇怪,昨晚在这里过夜的刘影消失不见了。

    走的真早啊。

    每天刘影醒来的时候,都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老张身边,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很蛋疼的事情,所以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灰溜溜的提前离开。

    就怕他们醒来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一幕。

    林凡跟老张对视着,笑眯眯。

    “可乐!”

    “雪碧!”

    “干杯!”

    邪物公鸡小心翼翼观察着两人,简直有病,就刚刚的行为,很难让人看懂,咋想的。

    算了。

    老老实实的下四枚鸡蛋,将卧底进行下去,低调才是卧底能够走到最后的唯一关键。

    喝完可乐的林凡,蹲在母鸡身边,摸着它的脑袋,捡起四枚鸡蛋,微笑道:

    “真的辛苦你了。”

    随后煮沸开水,残忍的在邪物公鸡面前,将鸡蛋放到里面。

    邪物公鸡心里总有种异样的感觉。

    仿佛是那种将孩子送入到虎口似的。

    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真心搞不懂。

    随后,林凡将煮好的鸡蛋分给老张两枚,来到母鸡面前,递出一枚,微笑道:

    “一直以来都是你将最好的东西给我们,你都没有品尝过,试一试吧?”

    邪物公鸡呆滞了。

    它抬着头,鸡眼迷茫的看着林凡,你是在跟我说笑吗?

    不……

    不像是开玩笑,好像很真诚,没有虚假的成分。

    但它想说……

    愚蠢的人类,你别太过分,真以为我邪物英雄怕你吗?

    随后,它卑微的摇着头,不用,真的不用,我对这些鸡蛋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们慢慢享受就用。

    “真好。”

    林凡摸着母鸡的脑袋,能够有这样的宠物,它很欣慰,永远都将最好的让给朋友,难怪能够成为他跟老张的好朋友,性格都是一样的。

    邪物公鸡忍辱负重。

    将发生的事情铭记在心。

    总有一天,它会高傲的抬着头,告诉所有人,我邪物公鸡是真正的英雄。

    “林凡,等会我们要干什么?”老张问道。

    林凡陷入沉思。

    对啊。

    等会要干什么?

    “我们回家看看吧。”林凡说道。

    “好啊。”

    他们离开特殊部门,在楼下等待永信大师,等了许久,都没有看到对方,看来对方今天没有来。

    “老张,我们走吧。”

    此时,永信大师头疼的看着面前几个家伙,大早上起床,刚准备出去跟那两位继续搞好关系,哪能想到林道明他们竟然出现在他面前。

    只能微笑面对,各位施主找老衲有何事?

    没事就都散了吧。

    “你这老秃驴最近都在干什么?一整天都看不到你的人影。”

    林道明好奇的问道,以前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现在连续好几天都是这样,要说这里面没有问题,那都是假的。

    永信大师双手合十,一本正经道:“专研佛法,苦读佛经。”

    而迎接他的则是六只信你鬼的眼神。

    刘海蟾轻拍着桌子道:“先别废话,此次是有事情要办,独眼龙给我们安排了一件任务,需要你的帮助。”

    永信大师道:“请说。”

    刘海蟾指着林道明,“他准备施展飞鹤术,操控飞鹤查看邪物的情况,只是路程遥远,需要你佛门经文加持,有你的帮助,那事情就好办许多。”

    听闻这番话,他也就知道,都是为邪物而来。

    遇到正事,自然义不容辞。

    很快。

    所有前提工作都准备好,施法台,黄符铺路都应有尽有。

    林道明得意洋洋道:“遇到这种事情,还得你们林大爷出场啊。”

    刘海蟾不想跟林道明争辩,如果是以往,他必然会毫不客气的说,区区小道而已,被你当成个宝,实在是丢人啊。

    黄布扑盖的施法台前,林道明从怀里掏出一张金色符箓,将一支毛笔递给永信,“来,沾点血,撰写经文,此次路程遥远,遇到的危险也很大,所以一定要心诚,千万别随意。”

    “阿弥陀佛。”

    永信大师神色严肃的接过毛笔,口念佛号,挤破指尖,将鲜血滴落在瓷碗里,随后持笔沾血液,一笔落下。

    浩瀚经文从口中飘荡而出,一气呵成。

    “好了。”

    林道明双手捏着金色符箓,快速的叠成仙鹤模样,嘴里念念有词,指尖一点,纸鹤仿佛活了过来似的,挥动着翅膀。

    “去。”

    双指朝着外面指去,纸鹤挥动着翅膀,眨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摆放在一旁的水盆里,宛如镜面似的,浮现出纸鹤看到的画面。

    如刘海蟾说的那样。

    飞鹤术的确是小道。

    但这种路程跟速度,那已经不是小道不小道的问题,而是只有像他这种强者才能施展出来的茅山道术。

    他们围在水盆边,看着水盆里倒映出来的画面。

    “这速度比飞机都要快啊。”永信大师感叹道。

    林道明暗自得意,故意提升速度,就是让他们看看,我还能提升速度,这些算什么。

    刘海蟾假装夸赞道:“如果能再快点就好了。”

    果然。

    飞鹤的速度更加快了。

    林道明就是想证明给刘海蟾看一看,什么叫做能耐,你以为我不能加速,其实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只是对他来说,消耗很大。

    好在医家强者给他蓄力。

    跨江大桥。

    林凡跟老张趴在栏杆上,吹着风,一旁的邪物公鸡恪守本分,老老实实,你们走,我就走,你们停,我就蹲。

    没别的意思。

    就是表现的自己很乖巧,让你们对我松懈下来,身为卧底的它,时刻需要自身的安全。

    江面上一艘艘货船驶过,汽笛声嘟嘟的响着。

    林凡张开双臂,吹拂着江面的风扑面而来,他感受到流淌在空气中的能量粒子,在这种自由自在的时刻,能量粒子慢慢的涌入到他的体内。

    气功修行法一直都很神奇。

    他没有刻意的修行,每次都是自行运转,感受着自然,感受着风,甚至感受到了江河里游动的鱼儿。

    “想吃鱼吗?”林凡问道。

    “想。”

    紧接着,林凡一跃而起,双掌合拢,以极其美丽的身姿跃入到江面里,随后有声音传来。

    “去下面等我,我去捉鱼。”

    老张牵扯一脸懵逼的邪物公鸡,飞奔的朝着桥下跑去。

    对于邪物公鸡来说。

    他想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好端端的说跳就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幸好路过的车辆都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否则绝对惊呼……

    跳江了。

    如果有新闻媒体在这里,都不用询问具体情况,就能写好标题。

    【父子之间的交谈,儿子跳江求死。】

    很快。

    林凡手里抓着两条鱼,湿哒哒的爬到岸边。

    “抓到两条鱼。”

    老张拍手道:“好棒啊。”

    “可是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邪物公鸡看不懂他们的操作。

    都已经吃过两枚鸡蛋。

    还不够吃。

    路过江边就直接跳下去,真心有点可怕,寻常人是绝对做不到的,自从挑选这两位人类后,邪物公鸡就感觉自己的道路越走越不对劲。

    当然。

    它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件事情的。

    林凡低头看着湿哒哒的衣服,微笑着,火焰爆发,衣服干了,就连手里的两条鱼都熟透了。

    “看,好了。”

    老张张着嘴,拍着手道:“好厉害,太厉害了。”

    邪物公鸡惊愣。

    这不是人类能够干出来的事情吧。

    “它绝对不是人。”

    邪物公鸡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

    人类能够浑身冒火?

    那是见鬼的事情。

    可现在它亲眼所见,那只能说对方有问题。

    邪物公鸡将这种情况记在心里,它身为卧底,必须将这些意外情况永远记住,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会有大用。

    随后。

    林凡跟老张一人一条鱼美滋滋的吃着,吃剩下的鱼骨头,就被送到邪物公鸡面前。

    “母鸡,这是我留给你的。”

    他递来鱼骨头,露出的微笑,是那么的友好温馨,就跟对待很好的朋友似的。

    邪物公鸡看着地面,连一点鱼肉都不沾的鱼骨,一时间有种想用鸡嘴,啄瞎对方的狗眼。

    狗贼,残忍。

    面对这种羞辱。

    它忍辱负重,鸡嘴啄着鱼骨,虽说有点硬,味道真的很可以。

    渐渐的。

    林凡跟老张躺在草地上,看着碧蓝的天空。

    “好希望每天都这样开开心心。”老张说道。

    林凡道:“会的,我们永远都会这样开心下去的。”

    他们在精神病院相识,慢慢相交,培养出深厚的友情,在相互帮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相互懂得对方的心情,一个表情,一个眼神,就能明白要干什么。

    这就是默契。

    是许多人一辈子都不曾拥有的感觉。

    此时。

    林道明操控着纸鹤道:“已经看到迁徙的邪物了。”

    等着无聊的众人,围在一起打着三人斗地主,听到声音,急忙围在水盆边,看着投射的画面。

    “数量很多。”

    刘海蟾说道,他神情凝重,如果是这样的数量来攻击延海市的确很麻烦,但以他们的能力,抵挡是没有问题的,但就怕邪物中有厉害的存在,就比如邪物蟑螂魔那样的。

    “先别看数量,看有没有能量层次高的邪物。”林道明催促道。

    纸鹤翱翔在上空,观察着下方迁徙的邪物,任何一位动物学家出现在这里,绝对能够认出这些邪物都像哪些动物。

    只是这些都不是动物。

    而是很恐怖的邪物。

    突然。

    有一头飞禽邪物仿佛得到指令似的,挥动着翅膀,直接朝着纸鹤袭来。

    速度很快,锋利的爪子更是能够将钢板撕裂。

    很快。

    爪子触碰到纸鹤,发出金属般碰撞的声音。

    正在操控纸鹤的林道明惊呼道:“被邪物发现了,我要加速度查看,你们看仔细点。”

    相距这么远的操作,本来就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

    自然不可能跟邪物抗衡。

    还好让永信用经文加持,否则就刚刚那一下,纸鹤绝对会破碎。

    这也算是茅佛两家第一次合作。

    飞禽邪物一击没有毁灭对方,有些暴躁,鸣叫一声,再次快速袭来,明显就是要将这纸鹤搞死。

    在林道明的操作下,纸鹤灵活的转变方向,随后俯冲而下,在密密麻麻的邪物群体中寻找那种最为恐怖的存在。

    慢慢行走在地面的邪物发现空中的情况,都愤怒的咆哮着。

    刹那间。

    就在纸鹤即将落到那些邪物上空时,一道黑色残影一晃而过,好像是某种触手破空而来似的。

    “联络断掉了。”林道明额头密布汗水,随后急忙问道:“刚刚你们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没有?”

    刘海蟾等人都摇着头。

    “没看到,速度太快,只能看到一道黑影,可能是某种生物的触手。”

    “有点麻烦啊,好像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林道明吹胡子瞪眼道:“你们有没有搞错,我辛辛苦苦到现在,你们连个样子都没有看到啊,那不就是说我保持这个动作几个小时,都白费了?”

    “嗯。”

    “嗯。”

    刘海蟾跟永信大师点着头,认同对方说的话,你说的没有错,的确都白费了。

    医家强者道:“也不算白费,刚刚至少看明白了,折叠纸鹤的符箓是金色的,同时还有佛门经文,能够一击破坏,这能耐不弱,告诉独眼龙吧,让他早做准备。”

    “还好总部过来的恒建秋等人没有离开,在抵御邪物方面,也多了些帮手。”

    也许这就是最后告慰吧。

    毕竟那位已经住院。

    听说腿都断了。

    莫非那天坐着轮椅跟邪物开战吗?

    想想就感觉可怕。

    青山精神病院。

    肖启穿着保安服装,躺在椅子上看着手机,他沉迷在网文中不可自拔,战神回归文看的他热血澎湃。

    甚至他很想告诉别人,看什么看,没看到战胜回归首先第一份工作必然是保安吗?

    就跟他的职业一样。

    当然。

    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发现一本小说《战神回归,就你事多》,原以为是一本精彩绝伦的小说,可开篇就将他差点气吐血。

    战神回归当保安,发现女儿住在狗屋,大手一挥召来千万兄弟,看到这里的时候,肖启热血澎湃,浑身血液都跟快要沸腾起来似的。

    激动的都快跳起来。

    他知道巅峰剧情就要到来。

    主角将霸道的告诉欺压女儿的人,你们的行为已经彻底惹怒我,就算天王老子来了,都没有用。

    但……接下来的剧情却让他崩溃,那些召来的兄弟,一人给战神一个大嘴巴子,嘴里骂骂咧咧道:

    一天天的就你事多。

    说实话,肖启差点口吐三升血,狗贼作者,你特么的会不会写啊。

    那是战神,那些都是战友,兄弟情深,喊来镇场子是正常的事情,就算喊的次数有点多,你们也不能这样做。

    都忘记曾经的生死与共,兄弟情深吗?

    就算没兄弟情深。

    那基情总归有点吧。

    他给这本小说打了一分,同时留下一个差评,放下手机,重重的喘口气,需要好好的松缓一下内心。

    看的差点原地爆炸。

    就在此时。

    他看到远方有两道身影走来,很熟悉。

    仔细一看。

    两位精神病患者回来了。

    他心情微微一惊。

    他对两位患者是羡慕的,毕竟是能够认识土豪的存在。

    用小说里的话来说,就是靠山。

    肖启拿起手机,给郝院长打电话过去,通知他现在的情况,在这段时间,他深刻的发现一个问题,没有这两位患者的精神病院充满安全感。

    他都很久没有看到救护车过来了。

    办公室里。

    郝仁看着电脑,网页显示的是网络论坛关于邪物迁徙到延海市的内容。

    “按照这情况来看,情况会很不妙啊。”

    他抽着烟,轻弹着烟灰,露出凝重的神色,别看他好像不在意这些事情,如今关乎到延海市的安危,哪能不放在心上。

    “如果来真的,有必要开启地下室了。”

    青山精神病患的安全措施还是很好的,为的就是预防邪物大面积进攻。

    手机响了。

    接通。

    没过多久。

    他挂掉电话,来到窗前,看着站在大门口的那两道身影。

    如果是以往,他绝对会说,怎么不在医院多待一段时间,现在就送回来有点过分吧。

    而现在。

    他有些怀念,好长时间没有见面,能不想吗?

    郝仁关掉网站,收拾一番,直接去大门口迎接他们。

    大门口。

    林凡跟老张朝着保安室里的肖启挥挥手,露出微笑道:

    “我们回来了。”

    肖启身为精神病院的门卫,经常跟精神病患者打交道,虽然不敢说精通,但至少耳濡目染,小有成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调整好心态。

    “欢迎回来。”

    能够跟精神病患者一问一答,也是一种进步。

    “这有你们的一封信。”

    肖启想到昨天送来的信,他对那位能够跟精神病患者交流的人很是佩服。

    够牛的啊。

    不跟正常人交流,而是选择跟精神病患者,想法比较奇特。

    “谢谢。”

    林凡接过信,他知道是谁寄来的。

    很快。

    郝院长满脸笑容走来,温和道:“最近过的如何?在那里过的开心吗?”

    询问这话的时候,他内心是有些紧张的。

    如果患者说,一点都不开心,我们想回来,以他善良的内心,肯定会同意他们回来。

    同时臭骂一顿独眼男。

    我把人交给你,你就是这样招待的吗?

    “开心。”林凡说道。

    郝院长松口气,开心就好,没有别的意思,没有这两位患者的精神病医院趋于平静,救护车的声音变少了。

    虽说有点不习惯,但看最近护工跟医生的精神面貌,比起以往要好很多。

    随后。

    他发现两位精神病患者好像长胖了。

    显然吃的很不错。

    独眼男很不错,看来以往都是误会他了,能够将两位患者吃胖,的确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带你们回去看看。”郝院长说道。

    “好。”

    林凡跟老张回来的消息传开,一群患者们都跑出来,看望他们。

    林凡朝着大家挥挥手。

    好久没有跟他们见面,很想念。

    这些患者都是有感情的,他们的所作所为被外界不能理解,但同为患者的林凡等人却能够跟他们很好的交流着。

    而感情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一位带着眼镜的患者目光盯着老张手腕上的手表,他就是卖给老张手表的人,在精神病院做着生意,铺的摊子不小,就是客户很少,除却老张外,也就几位客户而已。

    老张来到对方面前,得意的晃动着手腕上的手表。

    “好看吧。”

    眼镜患者想摸一摸,却被老张给拒绝了,就见老张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手表道:“可不能乱摸,要是摸坏了怎么办。”

    这枚手表就是老张的命,很珍贵的。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张都会看着手表很长时间,直到看睡了,足以看出,他是多么喜欢这只手表。

    郝院长询问道:“现在每天都做什么事情啊?”

    他琢磨着一件事情。

    两位患者待在特殊部门,独眼男竟然没有说要将人送回来的话,这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按理说,独眼男肯定会果断的说,人我给你送回来,签的合同我就当做没签过。

    反正甭管什么理由,别再来祸害我。

    而现在这就跟见鬼似的。

    抓破脑袋都想不通啊。

    林凡道:“有意义的事情。”

    “好,真好。”郝院长微笑着,鬼知道对你们来说有意义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他直到独眼男就是好奇。

    因为林凡多次作死,却都死不了,这放在寻常人身上,都不知道要死多少回。

    而老张很神奇,针灸很厉害,扎晕普通不算本事,可独眼男等人都是强者,能够被随随便便的扎晕,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他想过两位患者为什么会这样。

    但一直没有查明白。

    也许独眼男曾经说的不错……

    天赋异禀。

    路过的护工跟医生们看到林凡时,都有些想念他们。

    以前没感觉到。

    直到他们离开后,他们才发现,原来惊吓竟然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幕,突然间,没有了惊吓,都有些不习惯了。

    刚有这种想法。

    他们就感觉一阵后怕。

    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竟然被精神病患者吓出习惯,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666病房。

    郝院长让所有人离开,让他们待在曾经的病房里吧,归来的游子都喜欢闻闻曾经房间的味道,不要打扰他们。

    护工们看着两位患者,也想知道他们在外面都经历了些什么。

    院长让他们离开,他们自然听从。

    别以为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只要从院长嘴里说出来的话,那都是有道理的。

    别管是不是拍马屁。

    只要记住,院长说的永远都是对的。

    病房内。

    “是她来信了嘛?”老张问道。

    “没有错,是我女朋友。”林凡一边拆着信,一边说道。

    老张道:“你以前不是说是老婆吗?”

    林凡疑惑道:“有吗?”

    “好像没有吧。”

    “我也感觉没有的。”

    信封里是一张粉色的信纸,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是香味的味道吗?

    不……那是女人的香味,也是处子的幽香。

    谁说精神病患者就不配拥有笔友的?

    他不仅拥有笔友,还是一位高颜值的笔友,只是之间好像有些小小的误会。

    信内容如下:

    【林医生你好:

    星空图我已经看到了,感触颇深,能够跟林医生成为笔友是我的幸运,林医生是我所有认识中的人最有学问内含的人,诚惶诚恐,每次给你回信,我都害怕我的浅薄认知会让你笑话。

    我的同事都很羡慕我能有像你这样的笔友,曾经我幻想跟你见面,但现在我发现,现在的我并不优秀,如果见面会让你失望,所以在这段时间,我会多看看书,多看看世界,希望能够跟随上你的境界。

    近日延海市并不安全,邪物出没,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林凡跟老张捧着信纸,看了一遍又一遍,随后两人对视着,眼神有些迷茫。

    “不太懂她的意思。”林凡说道。

    老张道:“这次我们送点什么比较好?”

    两人思考着。

    随后目光看向蹲在那里的母鸡。

    邪物公鸡发现这两道目光,有种不安的感觉,随后就看到两位愚蠢的人类朝着它走来,它立马拍打着翅膀。

    该死!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放开英雄。

    邪物英雄是不可羞辱的,你们这群该死的人类。

    它用弱小的身体捍卫着最后的尊严。

    林凡拔下母鸡身上的鸡毛,当做回信,带着老张将信交给护工。

    护工看到久违重逢的两位精神病患者,想拥抱他们,跟他们说,你们怎么才回来,真的好想念你们。

    但曾经的恐惧很难消除。

    想接近,又想退后的那种情感表达的很完美。

    如果这是在电影里的剧情,绝对会惊呼,这表情表达的太棒了,真实流露,能得奖。

    “李昂在吗?”林凡问道。

    别看他是精神病患者,但他永远都将欠钱的事情放在心上,现在他没有钱还给对方,就是想告诉他,我还记得欠你钱,你别害怕,我不是那种欠钱不还的人。

    护工道:“他还在医院。”

    “医院?他怎么会在医院?”林凡问道。

    护工眨着眼。

    为什么在医院的问题问的很好,心里就真的没有一点数吗?

    “感冒了。”护工不敢说实话。

    他是一位拥有丰富经验的护工,绝对不能将任何问题推给精神病患者,否则后果会很严重,如果运气不好,将精神病患者激怒,那他很有可能去跟李昂作伴。

    林凡深感同情道:“如果你见到他,麻烦告诉他,我欠他的钱,我会还的,我一直都记在心上。”

    “好的。”护工微笑应道。

    心里却很害怕。

    可怜的李昂,绝对是被精神病患者威胁的,抢走身上的钱,幸好他是穷光蛋,就算眼前这两位患者想要抢劫他,也没用,没钱能让我怎么办。

    没过多久。

    林凡跟老张准备离开家,他们需要工作,趁着那一点点时间回家看看,已经违反工作的原则,他们心里有些自责。

    “走吧。”

    “嗯。”

    郝院长站在大门口,朝着他们挥挥手,艰难的挤下几滴泪水。

    “有时间就回家看看。”

    他很看好现在的相处模式,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研究这两位患者,他们的确是有精神病,但说直白点,就是思维有点问题而已,不过有问题并不代表真的有病。

    就在郝院长准备回办公室,肖启悄悄来到身边小声道:

    “院长,我要汇报一件情况。”

    “说。”

    “我们有个工作小群,他们在群里讨论着离开延海市,食堂的几位阿姨都准备辞职。”

    郝院长意味深长的看着肖启,拍着他肩膀道:“嗯,很不错,继续隐藏,我会解决这件事情。”

    “是,院长。”肖启说道。

    他感觉自己会被院长器重。

    年纪轻轻的他,习惯悠哉的生活,但希望在这悠哉的生活里更有保障,他倒是不担心工作岗位的问题。

    说句实话。

    精神病院门卫这岗位是一门技术活,必须拥有理智,勇气的人才能任职,说句吹牛的话,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很少。

    他这么做,就是希望得到院长的赏识,稍微涨点工资。

    春天永远都是那么喧嚣的。

    那里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没有钱的日子真的很难受,他希望能够遇到他命中的靠山,比如有点钱就行……

    跨江大桥。

    滴滴!

    一辆辆汽车摁着喇叭,原本畅通无阻的桥现在却堵塞的死死,

    “前面的能不能讲点规矩啊。”

    “别按喇叭,已经堵死了,吵的脑袋都快炸裂了。”

    “靠!跑的人这么多,有点可怕啊。”

    “你是要往里跑?”

    “我去我妈那里躲一躲,兄弟你呢?”

    “我去找我基友。”

    特殊部门公告出来。

    惊的很多人都心神不宁。

    邪物大军朝着延海市迁徙而来,真的很吓人,他们相信特殊部门能够守住,但危险到来时,甭管情况如何,跑肯定是对的。

    只要有几万人要跑路,那必然会造成交通堵塞。

    这座桥是离开延海市的必经途径,只要有一辆车子稍微不遵守交通规则,那必然会发生严重堵塞。

    林凡跟老张走在桥的边缘,看着一辆辆汽车停在那里,询问道:“老张,你说他们在干什么?”

    老张道:“我想他们应该是在看轮船吧,就跟我们一样,也特别喜欢看轮船。”

    “你说的有道理。”

    林凡感觉老张真的很聪明,观察能力好强,都能发现他所发现不了的细节。

    哇儿!哇儿!哇儿!

    熟悉的声音。

    看到一辆白色的救护车被卡在桥中间,驾驶员伸在外面的手臂,无奈的拍着车门,同时扯着嗓门喊道:

    “我这里有患者,能不能给我让让。”

    司机很着急,心态都有些崩溃,回头看着陪伴在患者身边的孩子,安抚道:“马上就好,别急。”

    他都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来的时候好好的,回来时,却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们出城堵路是正常的,可我这是回来的路线,你们都能给我堵死,能不能有点交通规则。

    他现在真不知道如何是好,按照这情况耗下去,后面这位病人到底能不能挺过来,很难说啊。

    “你好。”

    林凡站在车外,朝着里面看去,有些遗憾,还以为是熟人呢。

    司机看着林凡,“你好。”

    林凡见司机紧锁眉头,询问道:“你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嘛?”

    身为青山精神病院最有爱心的患者,最喜欢的就是帮助别人,如果有困难,可以跟我说,我很乐意帮助别人。

    司机抱怨道:“我这后面拉着患者呢,现在这条路堵成这样,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通过。”

    林凡垫着脚跟,看到躺在后面的患者,好像很痛苦似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而守在旁边的孩子,更是急的眼眶通红,不知所措的看着外面。

    “我来帮你,等等我。”

    他朝着前面走去。

    司机看着林凡的背影,嘀咕着,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但就是想不起来。

    他没见过是正常的事情。

    以前开救护车的都是黄冠,而黄冠已经成为李来福得力属下,升职了,以后都不用开救护车,只能换别人过来。

    走到路头。

    林凡知道为什么会堵车了,原来是几辆车从侧方上桥,发生了拥挤。

    他来到堵在前面的那一辆黑色轿车前。

    司机胳膊靠在车窗上,默默的抽着烟,表情有些不耐烦,出城遇到堵车,任谁都不爽,只是他没弄懂,堵车的根本原因就是他造成的。

    “你好,那里有辆救护车需要去医院,你能往后退一退吗?”林凡面带微笑的问道。

    司机抽着烟,瞧了一眼林凡,将烟头扔在地上,摇上车窗,坐在驾驶室里,就跟没有听到似的

    动是不可能动的。

    别做梦。

    站在车外的林凡,挠着头,感觉现在的人都好难沟通。

    随后,灵光一闪。

    他想到办法了。

    车内,司机玩着手机,给朋友发着语音。

    “刚刚有个沙雕,让我倒车让路,就我这不能吃亏的脾气,还能听他的,直接理都没理,你就说我霸不霸道。”

    他管什么救护不救护车的,又不是我躺在里面,关我屁事。

    就在此时。

    他感觉到车身都在晃动着,眼前的视线陡然提高。

    “靠!”

    “什么情况。”

    他立马摇下车窗,发现车轱辘离开地面,咆哮着。

    “谁特么的干的。”

    林凡双手将汽车举起来,非常的开心,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聪明,然后来到空地,将汽车慢慢的放下。

    只是当他回到原地时。

    却不知何时。

    刚刚才空出来的位置,又被后面一辆车给顶上来了。

    林凡歪着脑袋,拖着下巴,仔细的思考着。

    随后。

    他双手一拍,想到好办法。

    占领刚刚挪开位置的车子是一辆豪车,透过车玻璃能够看到是一位女司机,而这位女司机捧着化妆镜,涂抹着口红,至于刚刚的事情的确给她造成很大的动静。

    只是能怎么样。

    那些车子就不能先让我们走嘛。

    啪嗒!

    就在此时。

    女司机感觉到车子有晃动的声音,慌乱的放下化妆镜,就看到一位年轻人双手放在车前,她想下车训斥几句。

    拿开你的手,你知不知道我的车子多贵,摸坏了你赔得起吗?

    她还没有下车。

    就发现汽车在后退。

    林凡推着汽车,轰隆,轰隆,一辆辆汽车相互碰撞,随后都慢慢的后退,而那些碰撞的汽车,车尾跟车头都受到不相同的损伤。

    “林凡,你好棒。”老张拍手叫好。

    林凡微笑着。

    刚刚被林凡抬走的那辆汽车司机,已经下车,从后备箱取出铁棍,准备好好教训这小子,只是看到眼前的一幕,他吓的浑身颤抖。

    双腿都在打颤。

    哐当!

    手里的铁棍滑落掉在地上。

    林凡撇过头,微笑的看着他。

    笑容让他不寒而栗。

    “对不起。”

    他急忙捡起地上的铁棍,飞奔逃离,至于教训对方的想法瞬间荡然无存,一点点想法都没有。

    太可怕。

    徒手推着一辆车,连带着后面几十辆车都被推动,这力气得恐怖到什么程度。

    道路被打开。

    一辆辆汽车路过。

    很快,那一辆救护车成功通过,司机看着林凡伸出大拇指,点赞。

    林凡微笑着,能够帮到别人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老张,我们走吧。”林凡说道。

    老张来到林凡身边,“刚刚你真棒,那些车子都被你给推走了。”

    “还好吧。”

    被老张夸赞,林凡笑着,都被夸赞的有些不好意思呢。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

    一道尖酸的声音传来。

    “给老娘站住。”

    这位女司机浓妆艳抹,涂着深色的口红,踩着高跟鞋,指着林凡就是一顿怒骂。

    “你坏了我们的车子就想走,这天底下还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她这辆汽车是她求了很久,才得到的。

    刚开出来没几天。

    现在车头都瘪下去,能不气吗?

    紧接着。

    后面那些司机都查看车子情况,看到车子损坏的这么严重,都露出心疼的神色,随后都围聚过来,讨要一个说法。

    林凡看着女子露出微笑。

    女子不依不饶道:“赔钱,给我赔钱。”

    林凡摸着口袋道:“我没钱。”

    “没钱谁让你弄坏我的车子。”

    女子性格比较泼辣,指甲很长,感觉骂着不解恨,直接伸出手朝着林凡脸上抓来,如果被这么长的指甲划到,肯定是要破一大块皮。

    清脆的声音响起。

    指甲就跟抓在铁板上似的。

    指甲断裂,撕扯破指甲肉。

    鲜血溢出。

    “啊!好疼。”

    “你怎么能打我。”

    女子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抬着血淋淋的手指,彻底化身为泼妇,叫喊着。

    刚刚围过来的人,看到这情况,都有些懵。

    说实话。

    他们没看懂。

    林凡跟老张挠着头,眨着眼,很疑惑。

    我们都没有动。

    紧接着。

    他们想到一件恐怖的事情。

    她不会有病吧。

    他们最害怕的就是遇到有病的人,如果病人对他们做出暴力的事情,我们真的能挡住吗?

    “老张,你别怕,如果遇到危险,我会保护你的。”

    林凡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